第44章 托
  • 朝花夕食
  • 咖啡里撒盐
  • 2060字
  • 2020-05-16 01:01:05

在青禾又提着裙子跑去问人时,希希乖巧的站在林语安身旁,只是不时的踢着脚下的石头,看样子是无聊了。

小胖墩则微张着小嘴,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幕。

这里发生的事让他很好奇。

据他所知安王府对封地里的佃农们也不错,但也没见他们主动自发的做些什么。

为什么林家的会不一样?

没过多久,青禾带了一个年轻的庄户回来。

那人过来后拘束的搓了搓手,红着脸行礼,“乡君,何管家。”

林语安轻轻点头回应,随即看向何管家,请他去应对。

“这些都是大家自愿的,林老爷和夫人…”说到这里庄户顿了顿,他快速的看了林语安一眼,见她没有难过,才松了一口气,“对我们很好,大伙一直都很感激。”

说到豆腐配方时,他神情还有些激动,眼里满是对未来的期待。

“反正冬日里大家也是闲着,就是出来遛弯时顺便捡点石头罢了,算不上什么帮忙。”

林语安还是由衷的说道:“谢谢大家!”

接着让林语安感到意外的是,小胖墩竟然主动上前跟这个年轻庄户聊了起来。

俩人说的都是些平常的事,比如家里有几口人,种了多少田,生活如何之类的。

那口吻完全不像一个五岁的小孩。

林语安很怀疑,他只是在复读别人说过的话。

比如他的哥哥旭世子。

不过小胖墩这一本正经的小模样,还挺有趣的。

“阿强!”

这时一位年轻的妇人,提着一个小布袋走了过来。

庄户听到声音后立即回头。

“阿珍,你怎么来了?”

阿珍笑着行了礼,“这是大伙让我带来送给乡君的。”她打开小布袋,里面是一些晒干的菇子。

林语安仔细辨认着,惊呼道:“这是榛蘑?”

前世为了做视频,她曾经买过一袋这种被誉为“东北第四宝”的山珍,味道很不错。

“乡君知道?”阿珍有些讶异。

林语安轻轻点了点头,“嗯,这个是什么价钱,我全收了。”

冬日里能吃的素菜不多,菌菇是很好的食材。

阿珍先是不知所措看了阿强一眼,随后就坚定的摇头,“不,不!这是庄里大伙送给乡君的,是家中小子们玩耍时摘回来的,不值钱。”

林语安无奈的笑了。

布袋里那些干干净净的榛蘑,很明显是经过精心处理的。

如果不值钱怎么可能会这么用心去收拾,但要是她坚持付钱买,就辜负大家的一番心意,也显得生分了。

林语安便让青禾把布袋收了下来。

“谢谢大家。”

果然阿珍和阿强的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笑容,连忙说着乡君不用客气。

希希扯了扯林语安的衣袖,她回头回道:“怎么了?”

“好吃?”

林语安俏皮的笑了笑,“嗯,很好吃的,特别是小鸡…额,就算只是加个鸡蛋炒,味道也很棒。”

唉,差点把小鸡炖蘑菇说了出来。

他们还在丧期,不能吃荤腥。

希希开心得双眼一亮,“回去!”

“好。”

一行人回到庄子时,沐晨正好过来了。

短短几日未见,林语安发现他憔悴了许多,眼底下尽是青色。

“你们这是打哪里回来呀?”沐晨看到希希要下驴车,立马走过去想要抱她下来,但希希却看也不看他一眼,轻松的跳下车。

沐晨尴尬的把手收了回去。

林语安:“到田里看了一下,晨哥哥今天过来有什么事吗?”

“农庄里又有一头生产了的母羊,就想着送过来,我们一起进去吧。”

“嗯。”

自从希希和小胖墩过来住后,旭世子和沐晨就不时送些东西来,比如这产奶的母羊,就已经送了三、四头了。

现在他们每天都能喝上一碗羊奶。

当几人来到前厅的院子时,正好看到林若晨。

他在和两个老人家,围着一堆焦黑的土堆说话。

看样子像是也才刚到。

“哥哥!”

林语安瞧了一眼土堆,上面似乎还飘着白烟。

这应该是她昨天提的烧土肥了!

没想到哥哥的行动力这么快,昨天才提的事,他今天就去做了。

这种被重视的感觉真好!

“阿若,这是什么?”

沐晨一脸好奇的走上前,围着土堆打转,小胖墩兴奋的跟在他身后,像个圆圆的小尾巴。

林语安则带着希希站在林若晨身边。

“张大爷,陈大爷,请帮忙看看这些土如何,可以用在田里吗?”

“请允许老汉先看一看。”

其中一位老人谨慎的回答着。

张大爷?

林语安觉得他的样子,跟刚才在田里见到的张强有些像,估计不是父子也可能是亲戚。

那两位老人家仔细观察后,就在边缘处直接伸手抓了一把黑土,又用手捏一下,发现没成团,而且还很松软。

两人对视一眼,开心的笑着,“林少爷,这个确实是好肥料。”

“肥料?”

听到这个词,沐晨马上后退两步,还差点把小胖墩给撞倒。

希希瞥了他一眼。

沐晨讪讪笑了。

林若晨没有理会他们那边的事,再一次跟老人家确认,“这个可以直接用到田里吗?”

陈大爷:“刚才抓这些土的时候,发现还有些烫,请问林少爷这个土是烧过的吗?”

“对,这是加了土、稻草和猪粪一起烧过的。”

张大爷惊讶的又看了一眼那堆土,“怎么突然想到要烧土了?”

林语安紧张的抓着哥哥的手。

林若晨用另一只手轻轻拍了她一下,这一幕正好被沐晨和小胖墩收进眼里。

“是这样的……”

林若晨把教妹妹念书,然后讲到刀耕火种的事上,“正好安安被封的那些田里,杂草比较多,所以就想着试一试。”

张大爷露出敬佩的眼神。

“读书人就是厉害呀!”

林若晨谦虚的微笑着,“我们不懂农事,也就胡乱试试,只是不知这烧土肥有没有效果?”

陈大爷这时像是想起了什么,用力的拍着自己的大腿,“我想起来了!”

众人被吓了一跳,立马转头向他看去。

陈大爷那浮夸的肢体动作,和生硬的表情,让林语安怀疑他在做戏。

她想起一个字——托!

“陈老哥,你想到什么了?这样一惊一乍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