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狐假虎威
  • 朝花夕食
  • 咖啡里撒盐
  • 2068字
  • 2020-05-14 23:58:14

林江那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像是在说林若晨的做法有多败家似的。

林语安不解。

这些天她通过询问和看书,补充了一些这里的知识点。

太史令虽然只是掌观察天文之事,在大晋朝是个清闲的官员,但也是从五品下。

怎么…怎么会这么市侩?

那边林若晨应对自如的说道:“谢族叔关心,但豆腐并不是小侄一人做出来的,还有周御医也……”

说到这里他苦笑了一下。

林江顿了一顿。

朝中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周御医有时会充当圣上的眼线,所以他知道的事,差不多等于圣上也知道了。

林江压低声音,用手指了指上面,问:“这是…的意思?”

“差不多吧。”

听到这里,林江立马歇了讨要豆干制作方法的心了。

这些事都是被圣上看着的,还是不要去碰的好,不过现在看来,林若晨这是简在帝心了。

林家的事是不能碰的。

看到林江一脸凝重的回到席上,跟他熟悉的人马上凑过去问发生什么事。

消息被飞快的传了出去。

那些想打豆腐或别的主意的人,迅速打消了念头。

林语安抬起小脑袋,暗暗的观察着这一切。

这招狐假虎威用得不错呀!

突然头顶上传来一阵暖意,林语安抬头看去,是林若晨的手。

“安安累了吗?要不先下去歇会?”看着妹妹苍白的小脸,林若晨很心疼。

林语安摇了摇头。

葬礼结束后有几个人特意留下来,找林若晨说话。

林语安站在一旁听着。

不过他们说的不是豆腐的相关产品,而是林若晨坐的轮椅。

“林贤侄,请问这个椅子叫什么名堂?”

“这是轮椅。”

“哦哦,这名字果然贴切!贤侄巧思呀!”一个胖乎乎,长着黑长胡子的俊大叔不住的夸赞着,接着他就直接提出,“不知贤侄这里是否还有轮椅?”

林语安有些惊讶。

原来是在打轮椅的主意。

随后林若晨就与他们商定,过几日会把做好的轮椅送到他们府上。

等众人离开,林语安扯了扯林若晨的衣袖。

对上妹妹好奇的目光,林若晨小声的说道:“他们都是外祖父以前的部下,家里也有不良于行的长辈或家人,所以安安想出来的轮椅,帮到很多人呢!”

林语安立即说:“这是哥哥自己做出来的。”

林若晨怔了怔。

“安安,谢谢你!”

末了,他又轻声道:“安安,也许外祖父很快就可以回来了。”

林语安听得有些懵。

这话题跳得好像有些快,她跟不上。

第二天,温泉别宫。

沐晨悄悄打量着行宫的摆设,这是他第一次到这里来,虽然没有皇宫那般金碧辉煌,但也很气派,“旭哥,圣上一大早的找我们过来,有什么事?”

由于他跟着杨旭办事,晋睿帝特意给了他自由通行京城的令牌。

但那时晋睿帝都没见他。

这次是为了什么?

旭世子脸色凝重的摇了摇头。

“我也不太清楚。”

今天的召见没有任何的征兆,他也是一头雾水。

当两人来到宫殿内,就看到须发皆白的晋睿帝杨哲,正坐在轮椅上,由身后的高公公推着在殿内来回走动。

旭世子和沐晨心上一惊。

这是在干什么?

但两人只能假装什么都没看见,恭敬的作揖行礼,“下臣见过陛下。”

“哦,你们来了。”

晋睿帝挥了挥手,就让高公公停了下来,“听说林正南昨天下葬了?”

旭世子和沐晨对视一眼。

他们都不太清楚晋睿帝为什么这么问,只好以不变应万变,道:“是的。”

晋睿帝摸了摸轮椅的把手,目不转睛的看着下面的两个年轻人。

这些小滑头,连话都不多说几句。

“听说在丧宴上,有一种新的食材叫豆腐,前些日子阿旭呈上来过,是吗?”

旭世子再次应道:“是的,那是用浸泡过的豆子研磨,加水煮过,再用石膏点成絮状,放模具里用石头压成块状的豆腐。”

晋睿帝:“……阿旭对这豆腐的工序还挺熟练的嘛。”

“因为在制作豆腐时,侄孙有在一旁观看。”

由于弄不明白晋睿帝在想什么,旭世子只好打一下亲情牌。

晋睿帝戎马一生,掌握着朝中的上上下下,但却子嗣稀薄,大多子女出生后不到两年就夭折了,只有几位公主还活着。

因此对于皇族中的子辈,晋睿帝一直是疼爱有加。

很多人暗地里说他杀戮太重,伤了天和,才导致子嗣不丰。

旭世子特意自称侄孙,就是想要提醒晋睿帝。

果然,晋睿帝的眼里一下就充满了笑意,“哦,怎么听说是你们和林家的那个小子,一起研究出来的?之前不是说林家的小姑娘捣鼓出来的吗?”

原来是这件事。

旭世子和沐晨悄悄松了一口气。

“回禀圣上,事情是这样的。”旭世子立即解释他们并不是要抢林语安的功劳,而是想要帮她规避风险。

晋睿帝:“怎么说?”

“之前安…林语安从沪申县回来时,在城门外十五里处遇到袭击,要不是阿晨正好跟我有约,陪着他们一起出城,这小姑娘可能就要被人抢走或杀害了。”

“这件事朕记得,你们不是抓到一些人,怎么还没审出结果吗?”

旭世子怔了怔,“那些人被抓后都服毒自尽了,暂时还查不到线索,但相关事项侄孙已上了折子。”

晋睿帝脸色立即变了。

“什么时候呈上来的?”

“四天前。”

“高庆,折子呢?”

高公公立即回答道:“那日陛下身子不适,皇后娘娘见没有急件,便把折子都撤了下去,第二日陛下决定到别宫休养,让宁王殿下代为处理日常朝政,所以折子现在应该在宁王殿下那里。”

“哦?”

晋睿帝双眸低垂,没人可以看出他的情绪,“高庆,派人去把宁王处理过的奏折都带回来。”

“是!”

等高庆离开后,晋睿帝才再次看向旭世子和沐晨,“老实跟朕说说,这件事跟小姑娘研究出豆腐有什么关联?”

旭世子:“回禀陛下,林县令已过世,目前林家没长辈在,阿若的腿又受了伤,侄孙担心有人会对他们不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