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把秘方公布出去

  • 朝花夕食
  • 咖啡里撒盐
  • 2073字
  • 2020-05-14 23:44:38

林语安看着礼单,上面的东西确实都是她想要的,想着青禾是从前厅过来,便问:“哥哥知道了吗?”

“是少爷让婢子拿过来的。”

这代表林若晨同意收下了。

林语安开心的笑得见牙不见眼,“快!这些香料先收进库房,要仔细收好,不能漏风了。

还有小石磨放磨房里,好好清洗,以后专门拿来磨豆浆。”

青禾:“是”

希希趁机放下手中的笔,很认真的看着林语安。

“喜欢?”

“喜欢,谢谢你们!”林语安抱了抱希希,然后心情大好的拿起碳眉笔,开始画制作图。

虽然暂时不能拿出来用,但图还是要好好画才行!

到了下午,得知希希已经住在林家庄这边,小胖墩也背着自己的小包袱跑了过来,嚷嚷着要住下。

旭世子正好有事要忙,就顺势把人托付给了林若晨。

看着这一幕的林语安在心里吐槽:这是大晋朝未来的太子呀!就这样让他住在别人家里,家长们的心是不是太大了?

不过由此看来,哥哥跟旭世子或沐晨的关系还不错。

很快就到了葬礼当天。

穿着孝服,头戴小白花的林语安往灵堂走去,原本希希也要跟着的,但被她留在了屋里。

林语安听到一些隐隐约约的梵音木和鱼声。

“青禾,那是什么声音?”

由于整件事都是云大夫人和林若晨安排的,林语安只是被通知要做什么事,其他的事都不太清楚。

青禾眼睛红红的说:“是旭世子和沐公子请来的大师在念经,是大觉寺的师傅们。”

林语安停下脚步,怔怔的看着灵堂的方向。

“小姐?”

好一会,林语安才说:“走吧。”

听着梵音,闻着从前方飘过来的檀香,林语安仿佛又回到了前世。

当她到达后,林若晨推着轮椅过来接人。

灵堂内已摆好蒲团,被请来的和尚们分两侧坐定,梵音和木鱼声不断传来。

由于林若晨的腿伤问题,只能让林语安跪于灵堂之上。

不断有人过来吊唁。

看到前来的人,云大夫人和林若晨其实都有些意外。

虽然帖子送到相关人士的府上,但林家与云家的关系在,他们以为这些人家派管家过来就已经很客气了,但没想到每一个来的都是家主。

那些人安慰着林若晨,还劝慰他要养好身体,等孝期过了就要参加科举。

林若晨眼底闪过一抹异色,不动声色的回应着。

时辰到了之后,林语安和林若晨捧着父母的骨灰,往选好的墓地走去。

那些被请来的大师也一路跟随,梵音和木鱼声远远的飘散开去,沿路有不少民众在自发的烧着纸钱,送林氏夫妻上路。

把骨灰盒放到挖好的墓地后,林语安从怀里拿出一个小木盒,里面装的是原主的玉簪。

那根玉簪是林氏夫妻,准备让女儿在及笄礼上戴的。

在记忆里林正南找到一块上好的玉石,找匠人打磨出来一套玉石首饰送给自家夫人,多出来的一根玉簪就送给了女儿。

林语安这么做,是想让玉簪代替原主去陪伴她的父母。

让他们可以团聚。

在知道自己穿到看过的书里时,林语安一开始是用无所谓的心态度过的,因为对她来说生活在哪里都一样。

要不是答应了妹妹要代替她好好活下去,林语安可能早早就……去陪妹妹了。

但是见到希希后,一切都改变了。

现在林语安想要好好活着,让希希也好好的活着,让林家和云家的人也好好活着!

经过这几天的思索,她大概想到几种情况,导致沐晨等人性格的改变,以及小说里云家为何只存在别人的话语中,没有出现过林家的消息。

其中最大的可能,就是林、云两家没了。

但具体是什么时候,还有发生什么事,就无法判断了。

唯一能确定的,就是事情是在这十年间的发生的。

被林若晨和云大夫人、云亦珊呵护着的林语安,对他们也产生了感情。

林语安定定的看着,渐渐被土掩盖起来的墓地。

她在心中呢喃着,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去改变林家和云家的命运。

等仪式结束后,大家回到林家开始举办丧宴,虽然都是些素菜,但食材却是他们没有见过的。

雪白如琼脂入口却绵软嫩滑的豆腐,让大家非常震撼,于是唤来一旁的仆从询问是何物。

被特意挑选出来的仆众们,已事先得到何管家的吩咐,在客人们问起时,绘声绘色的把少爷和旭世子、沐公子看了《淮南子》后,如何按照记载的内容做出豆腐的事一一说了出来。

他们之所以这么做,还是林若晨和林语安商量过的。

毕竟不管是林家还是云家目前都不好出风头,但拉上旭世子和沐晨就不一样了。

对此林语安是举双手赞成的。

其中也因为希希哥哥的那张纸条提醒。

果然大家听说有那两位贵公子参与后,注意力都集中在他们俩的身上。

得知豆腐是用豆子做的时候,所有人都非常的惊讶。

有些人听完后,眼珠子一直在打转。

谁也没想到平时不怎么起眼,要不是为了绿田都不会种的豆子,居然能做出这么美味的豆腐。

了解到那些有嚼劲,吃完后口齿回香的豆干也是用豆腐做的,一些人已按捺不住去问制作方法了。

林若晨把事先准备好的制作图拿出来,让仆众分给客人,其中还特意给了大觉寺的大师们好几份。

制作图里面记载了详细的制作过程,和各种材料的使用比例,也说了这些只是基本的比例,大家可以自行改进,找出最合适的。

但豆干的制作方法并没拿出来。

这时太史令林江走了进来,林若晨连忙抬手跟他打招呼,“林大人。”

“这里不是朝堂,喊我族叔即可。”

林若晨从善如流的轻呼了一声“族叔”。

林语安抬头看了他一眼,又迅速的把头低下去。

来人是她之前借住过的那间庄子的主人——太史令。

“贤侄呀,你那个豆腐的吃食真的妙,但怎么可以这么随便就把秘方公布出去?用豆子这种东西就能做出来,要是转手卖出去,其中的利润是不可小觑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