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天赋

  • 朝花夕食
  • 咖啡里撒盐
  • 2033字
  • 2020-05-13 12:17:12

林语安检查了一下,被压干的豆腐,每块的大小一致厚薄均匀,都很不错。

“现在把这些豆腐干放在盐水里泡一会。”

钱厨娘很是讶异。

刚才压干了豆腐里的水,又重新泡?

红玲连忙问道:“姑娘,这是为什么?”

“这样豆干会有一层底味。”

“哦。”

云亦珊走进来后,就看到钱厨娘和她的女儿,在小表妹的指挥下,有条不紊的泡着些豆腐块。

“早上的豆腐就做好了?不是说至少要压两个时辰吗?”她好奇的看了一旁的架子,上面还有好几个被压着的木框,似乎并没有减少。

林语安:“这些是昨天的豆腐。”

“啊,昨天的?都是剩下的吗?”云亦珊不解,这豆腐只要稍加烹煮就很好吃了,竟然会有剩下的?

林语安解释着:“我听管家和奶娘说,白事后要准备丧宴。”

云亦珊点了点头。

这是习俗。

“因为爹娘的情况特殊,不能举行太过隆重的仪式,所以我想在摆的流水丧宴上,用这些豆腐来做菜肴,酬谢前来参加葬礼的人。”

云亦珊听完后,立即心疼的抱住林语安。

这都是安安的一番孝心。

其实林语安在听管家和奶娘说这事时,想起了自己的前世。

在前世外祖父和外祖母离开的时候,村里人说要吃豆腐羹饭,用来酬谢参加葬礼的人。

尽管具体的风俗和寓意,她了解不多,但好像跟佛缘有关,能让逝者安息。

既然豆腐已经做出来了,那就帮林家夫妻好好的办一场。

这也是她给原主的一个祝愿。

她用了原主的身体,也代表无法入土为安,所以她一直想要为原主做些什么。

“不能当天再做吗?会不会坏?”

林语安指了指架子上的豆腐,“人手不够,到时还要准备别的素菜,所以提前做些准备,现在天气冷,做成豆腐干可以放很久。”

云亦珊用手摸了摸林语安的头。

“原来这样,安安跟小姑一样,在厨艺方面都很有天赋呢。”

听到这话林语安愣住了。

林母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在她脑海里闪现,影像里林母还不时给小小的原主喂食,问好不好吃。

那是林语安前世从未体验过的温暖。

但她没想到原主的母亲,还有这样的一面,难怪她弄出豆腐后,林若晨和云大夫人他们只有一开始惊讶,后面就觉得理所当然了。

既然有天赋的借口,林语安想着自己是不是可以大胆一点。

看到小表妹这落寞的表情,让云亦珊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

怎么又提起这些伤心事了?!

站在林语安身边的希希,睁着大眼睛瞪云亦珊,仿佛要冲上去打人一样。

小胖墩虽然不太明白发生什么,但他也学着瞪人。

两个小家伙谴责的眼神,让云亦珊更内疚了。

“安安,我……”

“珊表姐,希希,呃……小公子,我们来调五香粉!”回过神来的林语安,笑看着他们。

为了让豆腐干有更好的味道,林语安决定做点调味粉。

云亦珊怔了怔,随即露出笑容,“好!”

两个小家伙也懵懂的点头。

等豆腐干泡得差不多了,林语安便让钱厨娘沥干水分,然后放到特制的竹篾上,用柴火熏制。

“等底下的一面熏至金黄后,就翻面。”

钱厨娘和红玲:“是。”

林语安几人有条不紊的,把烘烤过的香料碾压成粉状。

看到希希那认真的小脸,林语安觉得其实以前吃的那点苦,根本都不算什么。

随后林语安把做好的调味粉交给钱厨娘,让她撒在正在熏制的豆腐干上。

淡淡的香气在空气中飘散开来。

因为林家还在孝期中,菜肴的味道不能太重,所以林语安把原本应该油炸和浸泡调味的豆腐干,简化成这样熏烤。

香气让人不断的咽着口水。

小胖墩悄悄伸出手,想要扯林语安的衣袖求食,却被希希直接拍开。

听到声音的林语安回头,“怎么了?”

“安安姐姐,这个什么时候可以吃?”小胖墩吸了一下口水。

“至少还要熏半…咳,两刻钟。”

还要这么久?

小胖墩和希希的小脸垮了下来。

林语安心立即软了,转头就对钱厨娘说,“钱婶,你夹三块下来,我们都试一试味道。”

“好的。”

看着色泽金黄,还带着一丝烟熏味的豆腐干,云亦珊忍着品尝的冲动问:“不是还要熏两刻钟吗?现在就能吃了?”

“嗯,其实它原本就是熟的,现在的熏制只是为了增加风味,和去掉里面的水份让它能保存久一点。”

林语安一边说,一边用刀把豆腐干切开。

“哦。”

云亦珊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切开的豆腐干内部还是湿润的,口感也很特别。

“来,都试试。”

大家用筷子把豆腐干送到嘴里。

跟绵软的豆腐不同,熏制过的豆腐干有一点嚼劲,是不同的体验。

林语安觉得很可惜。

要是加点辣椒酱的话,会更好吃!

嗯,一点就好。

红玲:“怎么有种在吃肉的感觉?”

她的这一个评价,让众人纷纷点头赞同。

这么小小的半块豆腐干,根本无法满足小家伙们的谷欠.望,希希很直接的扯了扯林语安的衣袖,表达着自己的诉求,“还要!”

小胖墩连忙跟着喊:“还要!”

云亦珊虽然没出声,但她的眼神表露出同样的意思。

林语安:“熏制好之后,会更好吃。”

希希眨了眨大眼睛,就松开手,乖乖的坐在一旁等待。

正在给豆腐干翻面的钱厨娘,看着一样在忙碌着的女儿,眼眶不由得湿润了。

没想到这样一门手艺,姑娘什么都不说,就传给了自己和女儿。

有一门好手艺,女儿以后的生活就有着落了。

林语安看了悄悄抹泪的钱厨娘一眼,想起青禾打探到的消息。

钱厨娘的丈夫是云家的一名家将,但在红玲出生的那一年,不幸战死沙场,她们成了孤儿寡母。

后来因为厨艺不错,就被林母要去当了陪嫁。

林语安深深叹了口气。

战争就是这样残酷。

咦?

战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