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以艾灸病人床四角
  • 朝花夕食
  • 咖啡里撒盐
  • 2068字
  • 2020-06-15 09:47:47

林语安看过相关的记录片。

有血缘关系的双方有太多相似的遗传因子,生出来的后代无法产生变异,有害基因将会直接传递给子孙,那些孩子很多都会夭折或是出现异常。

近亲婚配这种事,绝对不能在林若晨和云亦珊身上发生!

不然以后大家都会伤心的!

林语安来回的盯着两人,在心里暗暗做了个决定,如果他们之间有什么苗头的话,必须想办法扼杀在摇篮中!

“原因大概弄清楚了。”林若晨苦笑了一下,“这次受伤,可能是被殃及池鱼。”

林语安立即看过去。

其实她早就想问是怎么回事了,只是她不知该怎么开口。

云大夫人皱眉,“怎么说?”

“当初爹娘的消息送回庄子时,我还在跟先生游学,等回来后才知道,我想要去接安安回家,但家里没有马,只好去沐王府借。”

但他没想到,这一借就出事了。

云亦珊惊愕的瞪大眼睛,“表哥的意思是有人想害晨哥哥,但因为你借了马,所以受伤的人换成了你?!”

晨哥哥?

林语安愣了一愣。

随即她又想到,云家和沐王府都是将门世家,而云老将军被贬的地方正是南境边城,所以他们互相认识也很正常。

其实之前她就想要吐槽了。

自己竟然跟其它小说里的主角一样,随随便便就遇到世子之类的王公贵族。

但现在仔细想想,以原主的家世来说,其实全是正常的事。

即使云家被贬,之前的人脉还是在的,只是人情冷暖而已。

那边林若晨点点头。

“差不多,可惜当我们发现马有问题时,那个养马的下人却失踪了,不过阿晨在那人的屋里找到了一些端倪。”

后面的话,他没继续说。

云大夫人和云亦珊也没追问。

目前是非常时期,有些事还不宜公开,这个话题也就此打住了。

但不知为何,大家的注意力转到了林语安身上。

“安安回来后,请大夫看过没有?毕竟是从…回来,要是落下什么根子就不好了,她从小就体弱。”

说着说着,云大夫人的眼圈又红了。

她的话虽有些突兀,但林语安可以感觉到里面的关心。

林若晨愣了愣,满脸愧疚的看着妹妹,“是我疏忽了,安安对不起!明天周御医还会再来,我们请他帮忙看看,好好调理一下。”

“嗯。”

林语安乖巧的应了。

但她有些意外,周御医为什么还来?

云亦珊好奇的问:“再来?他之前来过了吗?当时为什么不让他帮忙看看?”

“今天刚来过,不过是来找人的。”

云大夫人皱眉,随即全身紧绷着,“这是怎么一回事,若晨可以仔细说说吗?难道是……想起我们了?”

周御医是圣上的主治大夫,他的行动有时候甚至不是代表他自己,有可能是圣上的意思。

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林若晨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他虽然聪明,但毕竟还年轻阅历也不足,那些弯弯绕绕的事,还了解的不够多。

在得知周御医是来问族弟的消息后,云大夫人稍稍松了口气。

“也许真是那样,以前就听说过他有个医术高明,但放.浪不羁的族弟。”

林语安郁闷的叹了口气。

果然剧情还是往权谋方向奔去了。

原本她并不在意自己的故事是哪种走向,只是顺其自然,所以做事没有想太多,活着就好。

但她遇到了希希,心中开始有了顾忌。

她不希望希希,沾上这些血.腥的破事。

“安安?”

耳边传来云亦珊的呼喊声。

林语安回过神来,一脸疑惑的转过头去。

“嗯?”

“你在想什么?问你话都没反应,是身体不适吗?”云亦珊连忙伸手去探林语安的额头。

“……”

大家见她发呆时,都会条件反.射.的用手探她的额头,怕她生病了闷着不说,估计以前经常发生这样的事吧。

“对不起,请问表姐说了什么?”林语安立即道歉。

由于体温没问题,云亦珊就误会她听了母亲的话,所以在发愁,于是用手轻捏了一下她的小脸。

“你啊,不用想太多,你现在还小,该好好的玩好好的吃,有什么事都有你哥顶着,再不然还有我们呢!”

对这个从小体弱,大多数时间都在病榻上躺着的乖巧小表妹,云府上上下下都是心疼和怜爱的。

毕竟云府的孩子都太皮了!

林语安的小脸都要被捏红了。

“珊妹!”林若晨紧紧的瞪着云亦珊,语气有些严厉。

云亦珊讪讪的笑着把手收回去。

为了转移大家的注意力,她重复了一遍刚才问过的事,“所以是那位周族弟救了安安吗?”

只是话一说出口,她就开始后悔。

这不是在提起林家的伤心事吗?!

刚才他们谈论葬礼的相关事宜时,安安就一直没说话,很可能正在伤心,但又怕他们知道,所以一直在隐忍着。

但还没等云亦珊道歉,林语安就回答了她的问题,“不是他,是艾叶澡和熏艾叶。”

云亦珊奇道:“意思是用艾叶洗澡吗?”

“嗯。”

当林语安醒来接收完原主的记忆后,就留意到房檐下悬挂着的许多干艾草。

在记忆里得知原主身体不好,有大夫建议用艾叶泡脚。

因此林氏夫妻每年夏季都会晒许多的艾叶,准备冬天时给女儿用。

林语安隐约听别人说过,用艾叶烟熏消毒,可以预防瘟疫传染。

她醒过来后就立马爬起来,拿烧着的艾叶在屋里各处转悠。

也是这时新来的官员,突然想起还有她这么个人,就带人来探望。

看到她所做的事后,就立即命人效仿。

毕竟当时林府内就剩她一个活人。

能活下来一定是有原因的!

“在周神医来之前,大家就一直用烧艾的方法,再没新的感染者出现。”

林若晨:“我想起来了!东晋的葛洪大师曾在他的《肘后备急方》中记载过,在瘟疫时“以艾灸病人床四角,各一壮,令不相染”……”

想到这里,林若晨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痛不欲生的用力捶打轮椅的扶手,还大声咆哮。

“为什么?”

“为什么我不早点跟爹爹说这件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