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腿伤到底是怎么回事?
  • 朝花夕食
  • 咖啡里撒盐
  • 2028字
  • 2020-05-12 00:14:42

林语安顿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安安?”

因妹妹许久不动,林若晨疑惑的喊了声。

“来了。”

林语安连忙跑过去,乖乖的跟在哥哥身边。

林若晨觉察到妹妹心情不好,应该是那个在妹妹身边的小女孩突然走了的原故,他小声的安慰道:“以后还会再见的。”

“嗯。”林语安闷闷的回应着。

虽然有轮椅,但下雪时经常会陷入雪地里,还好有阿恒在,这个就完全不是问题了。

每次陷入到泥水里,阿恒轻轻一抬,林若晨就能轻松摆脱窘境,他不由得感叹,妹妹帮自己找的这个小厮真的非常不错。

不过走在泥水路上的不止他一个人,妹妹每天都要往厨房跑,还有家里的仆人也是。

看来庄里的路该修一修了。

怎么修好呢?

旁边的林语安也在想事。

经过这段时间的休养,林语安发现阿恒的力气好像又大了,总觉得只让他当个小厮有些浪费。

要不再培养点别的?

“少爷。”

这时一个脸色憔悴,身上还带着尘土的少年,站在前厅院子的门前。

看他们后就立即向林若晨抱拳行礼。

林语安对上了脑海里的记忆——何磊。

“阿磊辛苦了,你先去洗漱休息一下。”

何磊:“我不累,少爷我…这位是?”他原本想说少爷现在行动不便,自己要在一旁照顾。

但看到阿恒后就停了下来。

“这是阿恒,你去休息吧,这里有他在就可以了。”

“是。”

何磊没再说什么,就离开了。

几人才刚踏进前厅,就有位四十上下的妇人,带着一个跟青禾差不多大的姑娘走了上前。

林语安“记得”这是原主的大舅母,和表姐云亦珊。

“若晨、安安,大舅母来了,不要怕!”

云大夫人也是一脸的疲惫,只是看到外甥和外甥女后,眼泪就忍不住往下掉。

她伸手抱了抱林若晨,随即转身去抱林语安,手就再也没有放开了。

林语安的身子有些僵硬。

即使有原主的记忆在,但实际上对她来说这些都是陌生人。

也许是觉察到她的不适,云亦珊扯了扯母亲的衣袖,提醒道:“娘,您抱太紧了,快点放开安安,她脸都白了!”

这话吓得云大夫人立马松开手,并仔细打量林语安的情况。

“安安,你没事吧?都是大舅母不好。”

外甥女从小体弱,听说之前还独自在沪申县生活了好些天。

她这身子骨怎么受得了?!

林语安感激的看了云亦珊一眼,得到对方关心的笑脸。

云亦珊劝说道:“娘,这里风大,我们先进去再说吧。”

“对,对,我们先进去。”

云大夫人紧紧拉着林语安的手往里走去。

那只手有些粗糙,但是很暖。

林语安的心也暖了起来。

前世由于家庭的复杂情况,林语安从小就对某些事很敏.感,她可以感受得到亲戚们是真心还是假意。

刚才她感受到大舅母抱着自己的激动,并不是虚假的。

就跟林若晨一样,他们都是真心爱着自己的人。

尽管这份爱是属于原主的,但这也让林语安禁闭的心灵,开始松动了。

大家一回到前厅,孙妈妈就连忙捅了捅火盆,让火烧得旺一些,屋内瞬间暖了起来。

“外祖母她老人家的身体怎么样?”林若晨担忧的问。

白发人送黑发人,世间最痛之事莫过于此。

“她老人家还挺得住,毕竟我们是将门之家,早就……唉,就是担心你们两个,安安还这么小。”

说到这里云大夫人的眼泪,又忍不住下掉了。

小姑是她看着长大和嫁人的,怎么就……

一直默默坐着的林语安,赶忙让青禾去拿布巾。

林语安把布巾塞到表姐和大舅母手里,劝解道:“大舅母,表姐,你们不要哭了,爹爹和娘亲看到也会伤心的。”

“对,我们不哭。”

看到最该伤心的小孩儿忍着泪安慰自己,云大夫人和云亦珊再伤心也忍了下来,并快速的擦去脸上的泪水。

等两人终于平复下来,才开始谈起云大夫人过来原因。

“你们外祖母年纪大了,现在又冰天雪地的,所以我们就拦着不让她前来,但家里没有大人在也不行,你们外祖母便让我过来帮忙主持相关的事,这…下葬的日子定了吗?”

尽管林正南夫妻只剩下骨灰,但现在的人讲究入土为安,最终还是要安葬到墓里的。

林若晨:“已经请先生看过,就在三天后。我行动不便,安安年纪又小,好在有大舅母赶来,谢谢您!”

他由衷的在轮椅上行了个礼。

“别动,快坐好来,这腿伤了最忌讳动……咦?你这腿上绑的是木板吗?”

“这是夹板,安安听一些游商说的治疗方法。”

云亦珊好奇的问:“这个有效吗?”

她们是将门之家,家中的男丁甚至姑娘,都需要练武学骑术,有时不小心就会受伤。

有个好的治疗方法,对大家来说很重要。

虽然话题扯到了自己身上,但林语安还是乖乖的当吃瓜听众。

林若晨:“沐王府的沐大夫说效果很好。”

“沐大夫?”云大夫人回想了一下,“如果他说效果很好,那就真的很好了。”

林语安听着有些奇怪,那位沐大夫很名吗?

云亦珊看小表妹这可爱的模样,轻声给她解释道:“沐大夫是有名的正骨圣手。”

“哦!”

云大夫人又问道:“对了,你这腿伤到底是怎么回事?

何磊那小子总是支支吾吾的,只告诉我们你受伤了但无碍性命,别的情况却一句话都不说,让我们一路上提心吊胆的。”

林若晨脸上尽是歉意。

“请大舅母见谅,其实当时我们也不太清楚情况,为免外祖母担心,所以就不让他多说。”

云亦珊:“那现在弄清楚可以说了吗?”

林语安不由自主的看了她一眼。

这位表姐年纪不大,但说话行事却很有大家风范,而且人挺也成熟的。

糟糕!

古代的人好像很喜欢亲上加亲这一套,大多都是表哥表妹结亲的。

但近亲婚配不是好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