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可惜了
  • 朝花夕食
  • 咖啡里撒盐
  • 2250字
  • 2020-06-08 12:25:31

小女孩没接。

林语安没有勉强,倒是她自己直接咬了一口烤番薯。

软酥酥、甜丝丝的,在大冬天里吃刚烤好的番薯是最适合的了!

那是一种带着温暖的味道!

小女孩见林语安吃得这么香甜,双眼立即亮了,迅速伸出手把另一半拿走,林语安还没反应过来,那半个烤番薯已经在她里了。

林语安想借此机会问问小女孩的名字时,远处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琵琶声。

她疑惑的望了望声音传来的方向。

不料回头时小女孩不见了。

就跟她出现时那样,一点声息都没有。

“姑娘,我…我们不会是遇到什么脏东西了吧?”青禾有些害怕的抓着林语安的手臂。

林语安也怔了怔。

随即想起这个世界是有武功的!

经过这两个月的摸索和打听,还有原主模糊的记忆,林语安发现自己穿到一本曾经看过,架得很空的古言小说里。

但可惜的是…她来早了。

大约早了十年。

这本书里的女主角估计还没出生,剧情还没开展,就算想去蹭下光环都没办法。

而原主是书里没有描述过的人,连炮灰或路人甲都不是,无法预知剧情。

真是前路茫茫!

林语安拍了拍青禾的手臂,“别自己吓自己,估计只是个会武功的人。”

“啊,武功?!她年纪也太小了吧!”

林语安轻轻的叹了口气。

不知能否再见面。

眼看又要开始下雪了,林语安说道:“青禾,把剩下的烤番薯捡起来,我们进屋吃吧,外面太冷了。”

“是。”

第二天,管家风尘仆仆的驾着驴车赶回来了。

不用林语安吩咐,青禾就给管家送上了热巾子,让他擦脸暖手,同时还倒了一杯热水过去。

“何管家,请喝口水暖暖。”

“谢谢青禾姑娘。”

等何管家缓过来后,林语安才问道:“何叔,哥哥的情况怎么样了?”

林若晨现在是她唯一的血亲,不管如何她都应该关心一下。

毕竟在古代孤女是很难生存的。

何管家努力控制着脸上的表情,不想让自家姑娘担心,她年纪还小。

这几个月发生的事,逼迫着原本天真烂漫的姑娘快速成长,现在都不像个孩子了。

真让人心疼!

“少爷摔到腿了,大夫说需要静卧一段时间。”

林语安蹙眉问道:“会影响以后行走吗?”

她在这本里看到过相关设定,如果身体有残疾,是不能参加科举的。

“大夫说不确定,还需要观察。”

青禾忍不住嘀咕着,“什么都不能确定的,一定是个庸医,要是周神医在,一定可以医好少爷的腿的。”

林语安厉声喊道:“青禾!”

看到姑娘生气的样子,青禾立即害怕道歉。

“姑娘,对不起!”

何管家无奈的叹息一声。

这临时买来的人,就是不懂规矩,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的教一教才行。

林语安瞪了青禾一眼,才看向何管家,温柔的说:“何叔,您先休息一下,我们下午启程可好?”

何管家知道自家姑娘归家心切,立马站起来说:“不用休息,我们现在就启程吧。”

“可是您的身体…”

“没事的,有阿恒帮忙赶车,累不着我。”

林语安也想快点回去看看,便说道:“好吧,辛苦何叔了。”

青禾连忙去通知她哥哥收拾东西。

好在林语安他们早就做好离开的准备,所以只拿了很少东西出来用,大部分的行李还是原封不动的放在房间里。

青禾的哥哥阿恒很快就过来了。

他天生力大,没一会就把东西都搬到了驴车上。

林语安准备离开时,何管家提醒道:“姑娘,我们先去太史令府辞行吧。”

虽说只借住了两天,但礼貌上还是要去说一声的。

“好,顺道在城里买点东西。”

进城来到太史令府,何管家立即上前表达来意。

不料门房的人通报回来后,就一脸歉意的说道:“夫人夜里偶感风寒,不方便见客,怕过了病气给侄姑娘。”

青禾气呼呼的瞪着门房。

心里暗暗骂道,什么生病?!这明明是不想像见她们。

夫人病了,不是还有姑娘在吗?

那天她们来的时候,才见过的。

林语安见她脸色不对,马上拉住她的手,还用力的捏了一下。

青禾羞.愧的低下头。

方才在路上,何管家就说过她现在是林家的丫鬟,不再是以前被人欺负的青禾了,做事要三思而后行,否则会给姑娘带来麻烦的。

林语安对门房说:“我明白的,望夫人能早日康复。”随即向着大门行了个礼,才拉着青禾往驴车走去。

等驴车离开后,两个门房叹息着,“没想到这位侄姑娘,小小年纪竟然这么识大体,比起来咱们家的那位……唉。”

“毕竟是云老将军的外孙女,这教养气度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

“可惜了。”

“是啊!”

……

青禾一脸郁闷的说:“姑娘,他们是故意不见我们的,在庄子时就想要赶我们走,好像我们待久一点就会给他们带厄运似的!”

“世人都会趋吉避凶,我们从疫.区回来,他们愿意借庄子给我们住已是冒着风险的了。”

青禾动了动嘴,像是还想说些什么。

林语安拍了拍她的手,让她安静,然后揭开窗帘子打量着外面的情况。

不知是否冬天的原故,这古代的京城比她想像中的要破败。

这时林语安突然想起小说里的内容。

十年前……

不就是大晋朝第三任皇帝晋睿帝病逝前一年吗?

林语安努力回想也许能得到的东西。

由于晋睿帝无子,在他逝世之后,他的侄子登基为帝。

但是这人并不是一位合格的帝皇。

他一直醉心于文学和艺术的创作,很少打理朝政,几乎所有事都扔给宰相去处理。

这导致宰相的地位权势与日俱增,成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臣。

要不是有太后苦苦压制着,估计这大晋朝就要改朝换代了。

加上瘟疫横行、天灾及蛮族对边界的入侵和攻打,百姓们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这个情况直到十年后太子开始上朝,情况才慢慢好转。

……

“这可不太妙了呀。”

俗话说宁为太平犬不做乱世人。

再过一年晋睿帝就要死了,大晋朝将会进入黑暗时期。

要先做点准备才行!

这时前方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

何管家立即车停了下来,“姑娘,老奴去前面看看。”

“好,何叔务必小心!”

“老奴会注意的。”

当何管家离开后,阿恒也走下车警惕的看着四周。

不料就在此时,一道小小的身影,带着血腥味飞快的冲进车里。

青禾先反应过来。

她把林语安拦在身后,想要喊哥哥进来,却被林语安用手捂住了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