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诸葛先生的四轮车
  • 朝花夕食
  • 咖啡里撒盐
  • 2080字
  • 2020-05-11 00:18:09

“有什么都可以跟哥哥说,不要怕,哥哥一定会护着你的!”

林若晨暗暗叹了口气。

妹妹跟着爹爹和娘亲去上任时才三岁,自己一直留在这里备考,几年来只在过年时见上一面,兄妹之间还是生疏了。

遥想当年,小小的还不怎么会走路的安安,每次看到他都会笑眯着眼,跌跌撞撞往自己跑来,然后软软糯糯的喊着哥哥。

可是现在……

唉,孩子大了!

林语安偷瞧了一眼莫名沮丧的林若晨,心中很是疑惑。

林若晨眼神坚定的说:“虽然哥哥现在行动不便,但不管发生什么事,哥哥都会陪着你,即使你长大或嫁人了,哥哥也会一直在的。”

但一想到妹妹嫁人的画面,就让林若晨觉得心口有些抽痛,很不舒服。

不,安安还小!

才七岁呢!

想到这里,他的呼吸才稍稍顺畅了些。

林语安看着他不断变幻的表情,将心比心后大概了解他异常的原由。

原本相亲相爱的妹妹忽然变得客气和陌生,要是换成她自己也会很心塞的。

她自我调节了一下。

随即眨巴眨巴眼睛,装作“天真无邪”的问:“哥哥需要书童吗?”

林若晨怔了怔。

没想到妹妹想问的会是这个,“怎么这么问?”

“磊子哥哥不在,哥哥做什么都不方便,何叔又忙,奶娘…有些事也不好帮忙。”

林若晨睁大了眼睛。

原来妹妹并未跟自己生疏,还在关心着他!!

他感动的用手摸着妹妹的头,解释着:“我让磊子给外祖母送信去了,爹爹和娘亲不在的事,不管如何都应该通知她们的。”

白发人送黑发人是何等的悲凉。

希望外祖母能挺住,想到这里林若晨的眼圈又红了,幼年失怙和失恃的他们不也悲痛不已。

但妹妹的声音很快把他拉了回来。

“外祖母?”

林语安皱眉,不是说云家的人都被贬到南境了吗?

林若晨苦笑了一下。

“安安那时还小可能不记得了,当初……”说到这里他像是陷入了回忆中,好一会才继续说道:“幸得皇后娘娘陈情保下云家的女眷及幼童,让他们得以留下。

但外祖母担心继续留在京城会惹圣上不快,就带着大家回老家安顿。”

他之所以这么努力的准备科举,不跟父母上任,就是为了考个好的名次,到时找机会面见圣上,为云家求情。

只是…现在至少要三年后才能继续实行这个计划。

但豆浆的事又给了他一个希望,如果能在圣上心中留下好的印象,以后行事也容易得多。

林语安想的却是他口中的皇后娘娘,那不是书里写的何太后吗?!

林若晨没发现妹妹的异常,继续说道:“过几天磊子就会回来,安安为什么突然提起书童的事?”

林语安:“阿恒力气大,哥哥要是在屋里待腻了,也可以让他帮忙。”

青禾听完之后欣喜若狂的看着自家小姐,眼眶里充盈着感激的泪水。

能给少爷当书童,当然比在庄里做打杂的小厮有前途得多了,说不定还能学到几个字!

昨晚林若晨就听何管家仔细说过,阿恒兄妹的事。

对于阿恒爱护妹妹的事也很认同,没多想就直接答应了,“好,那就让他过来吧。”

“我让他去买东西了,回来后就马上去找哥哥。”林语安不知道阿恒去买石膏要多久,只好模糊的说了一下。

林若晨又摸了摸妹妹的头,心里很是开心。

其实妹妹还是关心他的!

既然已经说开,林语安就直接把轮椅的事也一并说了。

但她不敢说得太详细,只是简单讲了讲要是有个像小车带轮子的椅子,哥哥出门就方便多了。

腿上绑了夹板,也不怕腿因为移动而出现二次伤害。

林若晨惊讶的看着妹妹。

这让林语安有些不安。

她回想着自己是不是表现太过,所以引起怀疑了?懊恼的情绪顿时充斥着她的心头。

“安安也知道诸葛先生的四轮车吗?我怎么没想到这个?!太好了,我一会就找人把它做出来。”

四轮车?

诸葛先生?

林语安脑海里立即浮现出,以前看过的关于三国的电视剧,不过首先出现的却是那个“如此厚颜无耻之人”的名场面。

毕竟这一段制成了表情包,被各大阿婆主使用得淋漓尽致。

咦?

那位诸葛先生当时坐的车?!好像就是他说的四轮车!

看到哥哥炙热的眼神,林语安不得不又摆出“懵懂”的神态,好奇的问道:“诸葛先生是谁?之前听别人说书,有人坐在带轮子的椅子上打仗!”

“你听的应该是三国里那个著名军师的故事。”

“军师?”

“有空哥哥说给你听。”现在林若晨的心思全都被四轮车给占据了。

林语安乖巧的应着:“嗯!”

其实她悄悄松了一口气,如果已经有类似的东西在,那她的提议就不算突兀了。

回到自己的院子后,青禾突然跪了下来,甚至还用力的磕着头。

“青禾,你干什么?快点起来。”

林语安被吓到了,连忙把人扶起来。

青禾抬起头,双眼通红的看着她,“姑娘,我代哥哥谢谢您,帮他寻了这么好的前程。”

呃……

原来是为了这件事。

林语安只是觉得应该物尽其用,人尽其才,不想让阿恒这么好的苗子就这么浪费了而已。

但她嘴上说的却是,“你知道就好,告诉阿恒以后好好跟着哥哥。”

她很清楚有时候只有恩情是不够的,需要恩威并施才行。

毕竟人心是最不可控的!

“我一定会的!”

到了中午,阿恒就带着石膏回来了。

看着黄白色块状的石膏,一股淡淡的石灰气味窜入鼻子中。

林语安吩咐着旁边已急不可耐,不停看向阿恒的小丫鬟,“青禾,你和阿恒去把这些石膏捣成细粉,越细越好,之后阿恒就去找哥哥吧。”

“是!”

青禾眼里闪着亮光,激动的把石膏装好,又拉着阿恒往外走。

在他们离开后,林语安隐约听到阿恒让妹妹沉稳一些,不要一惊一乍的。

随后青禾语速飞快的说着给少爷当书童的事。

等他们离开后,林语安就闭上双眼,仔细回想着用石膏点豆腐的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