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哪里出问题了?
  • 朝花夕食
  • 咖啡里撒盐
  • 2062字
  • 2020-05-09 12:36:07

青禾瞥了钱厨娘一眼。

钱厨娘非常识趣的说:“姑娘,我出去看看今天收了什么菜。”

等她离开后,青禾立马用恨铁不成钢的眼神凝视着林语安,并压低声音说:“姑娘,这个是秘方,怎么可以告诉外人?!”

林语安怔了怔。

她还真没注意过这个事。

毕竟做为美食阿婆主,她做的就是向粉丝们介绍各种美食的做法,或是推荐好吃的东西。

只是她比较宅,一直以来都是教做美食为主。

在知识共享的时代,无论你想知道什么美食的秘方,大概都能通过某度或某歌搜索出来。

就算不是原配方,也会有很多大神自行研究出类似的口味。

比如说某乐肥宅水。

当然用芹菜来做肥宅水,肯定是用来搞笑的,但确实有不少是接近原口味的配方出现。

“我知道了,以后会注意的。”

林语安微笑着应了,但她没打算一直藏着做豆腐的方法,以后有机会还是要传出去的。

什么都自己做,很累的!

而且她还想着可以吃上腐竹或豆干之类的副产品,这些都是要有专门的作坊。

她记得古代的商人地位不高,而林若晨出孝后是要考科举的,所以家里最好还是不要做太多商业的事。

青禾见自家姑娘终于意识到保密的重要,也开心的笑了,“接下来要怎么做?”

“把醋慢慢倒进豆浆里,一边倒一边搅拌。”

“我来!”

青禾兴奋的把坛子里的醋倒进碗里,然后再往锅里倒。

她这番细心的操作,让林语安刮目相看。

当初何管家去接林语安时,发现家里的下人都没了,为了照顾她,才决定买一个丫鬟。

正好在路边看到插根稻草卖.身的青禾。

知道何管家有买人的意愿后,青禾表示愿意签死契,但哭求把自己病了的哥哥也带上。

看着瘦骨如柴的阿恒,何管家一开始是不愿意的,青禾连忙解释他只是饿的,并不是疫.症或是什么不能治疗的重病。

林语安看到虽然也很瘦,但精神状态还好的青禾有些疑惑。

为什么兄妹俩的身体状况会不一样?

青禾哭着解释,他们的父母早亡,剩下兄妹俩相依为命。

尽管年纪还小,但阿恒力气大,所以还是能找到一些零工,只是时疫的暴发,就没有人需要零工了,本来就吃了上顿没下顿的他们就断了粮。

阿恒把找到的食物都给了妹妹,总是谎称自己已经吃过。

后来才知道,他吃的不是食物,而是树皮和草根。

林语安对阿恒这样爱护妹妹,有种感同身受,便央求何管家把阿恒也带上了。

但没想到,是捡到宝了。

兄妹俩聪明又能干,在路上帮了很多忙。

青禾按林语安说的,搅拌着加了醋的豆浆,可是好一会除了酸味,大锅里没有一点变化。

“姑娘?这样就好了吗?”

舀起一勺看了看,林语安紧紧的皱起了眉,最后无奈的说:“应该是失败了。”

居然连豆花都没有形成,是哪里出问题了?

醋的原因吗?

“啊,失败了?!”

青禾一脸可惜的看着那锅豆浆,这里面可是有半斤豆子的呀!

林语安看她的表情,就猜到她在想什么。

饿过的人,都会格外珍惜食物的。

林语安试喝了一下后说:“虽然味道可能不是很好,但还是可以喝的,你一会把它分给大家吧,剩下的那些豆渣可以加点面粉做成豆渣饼,不会浪费的。”

“好!”

青禾把钱厨娘找回来,就用托盘端着刚才留出来的豆浆,跟在林语安身后。

“哥哥!”

林若晨看到妹妹,原本低落的心情也好了起来,他打起精神微笑着问:“安安起来啦,感觉怎么样?身体还好吗?”

“嗯。”

林语安乖巧的坐在床边,并示意青禾把豆浆端过来。

“这是?”林若晨疑惑的看着碗里乳白色的东西,没有羊乳的膻味,但也不像牛乳。

林语安端起另一只碗,直接喝了一大口,才解释道:“这是豆浆。”

虽然没有加糖,但是原味豆浆还是很香醇的,开始有一点点苦涩,但喝到最后会回甘。

看到妹妹喜欢得眯起了眼,林若晨也端起碗喝了一口。

味道果然很好!

他讶异的问道:“豆浆?是用豆子做的?”

“嗯,把豆子磨成汁加水煮成的。”为了避免问出处,林语安又补充道:“是那些游商说的。”

“果然是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呀!”

林若晨很是感慨。

这时屋外传来一个爽朗的声音,“阿若,你一大早的又在想什么?”

只见沐晨头顶着露水,快步的走了进来。

后面跟着一脸无奈的何管家。

林若晨没好气的说:“你怎么又直接跑进来了?”

看来这不通传就跑进来的事经常发生,林语安好奇的看了一眼沐晨。

没想到他们的关系这么好。

沐晨不是不能随便出京城的吗?

她还有些疑惑,俩人的身份和地位都不一样,是怎么走到一起的?

“嘻嘻,没办法,我从小就走得快,啊,安安也在呀。”

沐晨这才不好意思的跟她打了声招呼。

林语安回了一句,“晨哥哥。”

“真乖。”那软糯的声音让沐晨心都软了,他伸手去摸了摸小姑娘的头,被林若晨瞪了一眼后才收回去。

闻到空气中的香味,他问道:“你们在用早饭吗?什么东西这么香?给我也来一份,正好没吃呢。”

林若晨非常自豪的说道:“这是安安给我做的,叫豆浆。”

“豆浆?”

沐晨期待的看向林语安。

“是豆子做的,不过只剩下这两碗了,其它的都分给大家啦。”

“啊,没了?”

沐晨很是失望。

但当他看到林若晨旁边的碗里还有一些时,就直接伸手抢了过来一口喝尽。

他原本以为味道会跟牛乳或羊乳差不多,但没想到还有些特别。

热乎乎的喝完很舒服,嘴里甚至还留有淡淡的甜味。

“豆子居然能这么好喝?跟煮豆子汤的味道不一样呀?”

以前吃的煮豆,或多或少都会带有一些豆腥味,但这个豆浆倒是没有。

沐晨若有所思的摸着空碗,问道:“这是怎么做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