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那还能吃吗?
  • 朝花夕食
  • 咖啡里撒盐
  • 2092字
  • 2020-05-09 12:19:54

只是做点吃的,如果不传出去的话,应该不会引人注目的……吧。

林语安不太确定。

有很多人穿越后,是靠美食发家致富的,不都没事吗?

一想到刚才的晚膳,她就心有戚戚焉,满目悲伤。

什么都可以将就,但是吃的不可以!

要知道,她还要茹素一年呢!

青禾眨眨眼睛,一脸好奇的问:“怎么做?”

“等会你去洗一斤,不,半斤豆子,先用清水泡一个晚上。”林语安喝完羊奶,把碗递给她。

“婢子这就去!”

第二天,早早被冻醒的林语安,也不想睡回笼觉了,她穿好衣服洗漱后就拉着青禾往厨房跑去。

昨天回来时天色已晚,没来得及观察。

现在出来后,林语安才看到屋里屋外都挂着白花白幡,庄子里气氛有些压抑的。

仆人们的脸上都隐隐约约的,挂着哀伤的表情,应该是在悼念原主的父母。

林语安放慢脚步,收敛着脸上的情绪,一边走一边看。

到了厨房看到木盆里的黄豆已泡得差不多了,她才松了一口气。

昨晚泡完脚准备睡觉时,她才想起一件事,古代的人好像会把圆形的不管黑豆、黄豆、菜豆等都统称为豆子。

虽然那些也能做豆浆,但是豆腐的话林语安就不确定了。

只是都要睡了,她就不好再折腾。

好在青禾泡的是黄豆。

青禾看了眼木盆,觉得除了泡涨了一些,好像豆子并没有什么变化,“姑娘,接下来怎么做?”

“先拿去磨成汁。”

“好!”

青禾蹲下去,准备把木盆抱去石磨那边。

尽管木盆里只有半斤的黄豆,但是里面加了水也挺重的,林语安喊道:“先把水倒了,不然太重。”说完她就找了个干净的小木桶,等会装磨好的豆汁。

钱厨娘看着她们两个在那里折腾,连忙问道:“姑娘,要不让我来吧?”

她很好奇,姑娘想要做些什么?

“不用,你去做早饭吧。”

“是。”

不知是否错觉,林语安觉得钱厨娘好像有些失望。

林语安和青禾来到放石磨的地方,就立即皱起眉,这磨太大了,就她们两个的小身板可能推不动。

“我去找哥哥来!”

青禾把木盆放下就跑开了。

林语安踮脚看了看石磨,上面还有些灰,就想着打桶水清洗一下。

只是来到井边,看着跟她差不多高的井身后,才想起自己现在是个七岁小豆丁的事,心里满是深深的忧伤。

刚才看到石磨都没这么难受。

“姑娘,不要站在那里,危险!”

青禾找到阿恒,回来就看到林语安站在井边,就快速的冲上前把她拉开,“以前我们村里有小孩在井边玩,然后掉了进去,这很危险的!”

“……”都够不着。

林语安无奈的指着石磨,“有些脏,要先洗一下。”

“我来。”

阿恒动作利索的打了一桶水,又按林语安的要求仔细清洗着石磨。

也许是三人的动作太大,不一会,手头上没活的仆人都围了过来,好奇的看着他们。

有人自告奋勇想要上前帮忙,但都被林语安拒绝了。

青禾开始很疑惑,但很快就想明白了个中缘由。

姑娘这是在保密呀!

由于阿恒很能干,石磨一下就清洗好了。

林语安拿起勺子准备把黄豆放到石磨中,但即使抬手踮脚她也够不着。

青禾抢过勺子,“姑娘,您说,我来做就好了。”

“……好。”

青禾按她说的步骤,不时往石磨里加黄豆和清水,阿恒推着石磨转了一圈又一圈。

很快磨好的乳白色豆汁,就顺着磨槽流到小木桶里。

豆子不多,很快就磨完了。

“姑娘,我们接下来怎么做?”青禾有些兴奋的看着那桶豆汁,但因为现在是丧期,所以她又努力的压下了翘.起的嘴角。

“倒回去再磨一遍。”

林语安看到有些豆子还剩下半颗没磨到。

这样是不行的。

最后一共磨了三次才结束,阿恒轻松的提起木桶往厨房走去,他的力气很大走得稳,木桶里的豆汁一滴都没有洒出来。

林语安心想,有这样的天赋,只让他当个小厮太浪费了。

不过让他做什么好呢?

回到厨房跟钱厨娘要了干净的纱布,阿恒和青禾合作过滤好豆汁,接着就倒进锅里加水开始煮。

才煮了一小会,锅里就出现大量的白色泡沫,青禾立即提醒在发呆的林语安,“姑娘,已经煮好了!”

还在想如何安排阿恒的林语安,回过神来看向大锅。

“还没好,这个是假沸。”

“假沸?”

青禾讶异的看着那些翻滚着的泡沫。

林语安解释着:“这时的豆浆其实并没熟,里面还有一些不好的东西,如果直接喝会引起恶心呕吐,甚至是腹泻。”

这些都是她在科普频道里看到的。

“啊?!”青禾有些慌,“那,那还能吃吗?”

“能,只要用小火再煮三分……”林语安差点说漏嘴,只是三分钟在古代要怎么表达?!

她紧紧的皱起了眉。

青禾想要问三分什么,但被阿恒拉住了。

好一会林语安才说道:“出现假沸后,改用小火,一边搅拌避免糊底,一边在心里默数三百个数就可以了。”

每个人数数的速度不一样,煮少了不好,但三百下肯定够三分钟了。

“还要数数?”

旁边的钱厨娘紧蹙着眉,她不会数数,要数三百下可能不到一半就会弄错。

“呃……”经过九年义务教育的林语安,没想过不会数数的问题。

她又想了想才说:“也可以通过泡沫完全消失来判断,只是不能煮太久,不然营养就没了。”

青禾指着大锅,“姑娘,那些泡沫已经没了。”

空气中飘荡着香浓的味道。

林语安转头问钱厨娘,“有醋吗?”

她在录制豆腐菜的视频时,曾经教过粉丝在豆浆里加白醋,这样没有盐卤或石膏的时候,也能做出细嫩的豆腐。

“有!”

钱厨娘连忙拿出一个坛子。

林语安紧紧的皱起了眉,坛子里是有些酸酸的味道,但并不是她想像中的白醋。

这个能用吗?

唉,先试试吧。

林语安吩咐青禾先装了一大盆豆浆出来,万一点豆腐失败了,至少还可以喝上豆浆。

当林语安说要怎么做时,被青禾拦住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