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初见
  • 嘘顾队来了
  • 栾小妖
  • 3405字
  • 2020-08-23 16:48:15

金秋十月,山里早上的空气还是有些泛凉,一阵微风吹过,颤颤巍巍立在枝头的一片枫叶飘飘悠悠的被吹落在地上,脆弱,又凄凉。

笔直宽阔的马路上,被山上飘落的树叶铺成了金黄色,一辆警车呼啸而过,卷起灰尘与落叶,继而消失不见。

“洛洛,醒醒,醒醒,”副驾的青年回手拍了拍后座的女孩,“我们快到了,懒猪,醒醒。”

女孩轻声嘟囔了一句什么,声音软糯,皱了皱秀气的眉毛,纤细的小手一把扯过披在身上衣服,蒙在头顶,动作流畅,毫不拖拉。

小白:“……”

胆子大了些,抻长了胳膊想要去拽外套,拽一点,猫回座椅后面藏一会儿,周而复始,乐此不疲。

韩晨旭虽在开车,却始终留意着这两个小家伙,就在小白想要再一次动作时,好心的提醒道;“小白,注意安全,皮一会儿得了,小心一会儿玩脱了。”

“哎呀,韩哥我对你的车技可是很有信心的。”

毫不意外的成功收获白眼一枚,“好啦,最后一次,最后一次。”小白嬉皮赖脸的说。

“洛洛啊,起来啦,再不起真成小猪啦!”

一边说一边用手指头勾着沈洛的手指,“起来啦,再不起来......”

“啊!”

“祖宗!疼!”男人想要收回自己的手,却又发现自己的手指被死死地拽住,用力的往手背处掰,“疼!”

“错了没?”

“错了,错了......”

沈洛眯着眼睛,放松了一点力道,小白趁机抽回手指,抱着自己的手欲哭无泪。

“这么野蛮,小心以后没人要!”

后座的小人儿忽的爬起,白嫩的小手毫不犹豫的拍向前排的男人的后脑。

“你再说一遍!?”

车厢里再次响起惨绝人寰的叫喊。

驾驶座上的男人忍不住嘴角微微翘起,用他那一双好看的桃花眼从后视镜看了沈洛一眼。

女孩刚刚睡醒,吹弹可破的脸蛋泛着微微的红,小嘴不满的撅着,都快挂油瓶了,一双杏眼睁得大大的,由一开始的迷茫无措变得灵动有神,“韩哥?”

察觉到一道炙热的目光始终盯着自己,沈洛抬起头,白嫩的小手胡乱收拾了下自己的长发,不知是心急还是怎么的,只是有些微微凌乱的乌黑秀发反而被弄成一个鸡窝。

韩晨旭彻底忍不住了,收回视线手握成拳,低低的咳了两声。

小白本就没有韩晨旭沉稳,这下更是,想要放声大笑却又不敢,憋得一张脸通红。

”怎么了?”沈洛看着前排两个人古怪的神情,凑上前去,“你俩这是……”

等等,后视镜里的那个女鬼是谁?!

“啊!”

“小白!”

车子终于缓缓停下,看着拉起的警戒线和忙忙碌碌的同事,车内还本算欢乐的气氛一下子凝固,“怎么回事?”小白挠挠头,“不是说来协助的嘛,这是闹哪样啊?”

沈洛的目光一下子变得正经起来,目光投向韩晨旭,“下去看看?”

韩晨旭眉头紧锁,“嗯,”随后打开车门,长腿一迈,向现场走去。

还未等走近,空气中淡淡的血腥味让几人的表情更加凝重。

三人出示证件后被当地民警引领着,边走边跟他们介绍情况,“一起灭门案,死者身份已经确认了,一家四口,三个都死了,剩下的那一个也不见了……”

案发现场是一个老旧的二层小楼,外观还算干净整洁。

门口站着一个长相清秀,身形瘦削的大男孩,穿着一身白色棒球服和深色牛仔裤,看到三人迅速跑了过来,脸上的小梨涡若隐若现,“是g市的警方吧,你们好,我叫唐一鸣,b市刑警队的。”

b市?

仿佛看出了他们的疑惑,唐一鸣不好意思挠挠头,“因为这个小镇子为处于两市中间,报案人打的是你们市的报警电话,但按程序应该是我们来调查,这不......”

他伸出一根手指,指了一下天上,无奈地耸耸肩,“上面就让我们一起调查了。”

众人:“......”

几人说着话,一路走到了现场,刚一踏进门就看到了两市警方各司其职,人群中一个高大的身影异常显眼,颇有种鹤立鸡群的架势。

“师父,我把人带回来了。”唐一鸣冲那男人喊道。

唐一鸣这一嗓子直接把沈洛三人喊懵了,师父?

一脸吃瓜群众的表情。

男人听到动静,漫不经心的回身,锐利深邃的眼睛扫过每一个人,强大的气场让人不容忽视。

这是一个很英俊的男人。

他很高,穿着一身的黑色衬衣,袖口向上挽起,露出结实的小臂,使他看上去异常的凌厉冷酷,鼻梁高挺,剑眉入鬓,如刀刻般锋利的侧脸,一双丹凤眼微微眯着,黝黑深沉的黑眸如无尽的深渊一样,危险又带有浓浓的侵略性。

似是发觉有人在看自己,目光毫不掩饰的投向沈洛的位置。

完蛋了,被人家发现了。

虽然心里不停的嘀咕,但沈洛面上毫不改色,直愣愣的跟男人对视,到底是抵不过男人的强大气场,准备移开眼时,一道玩世不恭又略带熟悉的声音传入耳朵。

“小糖糖把人接回来了?”

未等话落,一个身影从屋内走出,闯入大家的视线。

“怎么是你?”

“怎么是你?”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

叶谦愣了愣,又不可置信的眨眨眼睛,嘴角扬起一抹邪气的笑,用他一贯充满痞气的腔调说:“小洛洛,真是你啊!”

韩晨旭和小白齐刷刷的看向沈洛,眼中的疑问不言而喻,沈洛看着这边,看看那边,大眼睛滴溜溜打着转,突然觉得自己脑袋都大了,语气里满是无奈。

“叶狗你还是这么招人烦啊。”

“叶、叶狗?”唐一鸣瞪大了眼睛,谦哥什么时候有了个这么,呃,别致的名字?

“小洛洛,叫哥,没大没小的。”叶谦走到沈洛身边,长臂一挥就搭在了沈洛肩膀,“呦,这几位是?”

沈洛叹了口气,皮笑肉不笑的说:“介绍一下,这是我发小,叶谦。”

说着甚至还光明正大的用手肘给了他一杵子。

叶谦:“……”

“这两位是我的同事,韩晨旭和小白。”

“你好,叶谦,洛洛的发小,b市刑警队法医。”叶谦迅速调整好自己的面部表情,与二人握手,笑着抬抬下巴,“给你们介绍一下吧,刚才带你们进来的小孩,唐一鸣,认识了吧?”

“然后,那个,就是那个,黑色衣服看上去很不好惹的那个,唐一鸣师父,我们队长,顾然宇。”

叫顾然宇的男人冷冷看了他一眼,叶谦也不怕,嚣张的对着他挑了挑眉,男人没在意,对着沈洛几人的方向点了点头,薄唇轻启,声音低沉又富有磁性,“进去吧。”

刚一进屋,血腥气毫不客气的入侵着人们的感官,椅子被人扔到了一旁,桌子上的桌布歪歪扭扭的挂在上面,电视旁边的观赏花也倒在了地上,花盆里的土弄得到处都是,一把沾了血的菜刀被随意丢在一边,血迹凌乱。

“先去次卧,”顾然宇对韩晨旭和小白说道,转身面对沈洛时,“至于你......”

先是上下将她打量了一遍,微不可见的皱了下眉,“叶谦,唐一鸣,你们一起去主卧。”

沈洛:“......”

看着那个高大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沈洛转过身,委屈巴巴的,“我这是被他嫌弃了吗?”

唐一鸣看着沈洛这么一副梨花带雨,我见犹怜的姿态,顿时觉得自己师父好过分,在脑海里迅速搜索安慰的话。

还未等组织好语言,就看叶谦抱着双臂,“演,接着演。”

“无趣。”沈洛迅速收起刚才的那副样子,冲他吐了吐舌头,一溜烟进了卧室。

唐一鸣:“???”

一进屋,就看到一个男子,上半身俯趴在床上,下半身跪在地板上,床单被染红了不少,地板上血也流了一地,“这是这家的业主,叫宋强,今年33岁,是个医生。”

叶谦走到尸体旁,“腹部、背部有多处损伤,创口为梭形,创腔深,边缘伴有擦挫伤,但并不致命,凶器找到了,就是丢在地上的那把菜刀。”

“致命伤呢?”

“致命伤在这里,”叶谦弯下腰,用手拨开死者的头发,赫然出现一道血淋淋的伤痕,隐隐可以看见白色的头骨,“头部血管破裂,颅骨损伤。”

沈洛看的头皮发麻,忍不住摇摇头,“这是有深仇大恨啊,这么多刀,发泄的意图太明显了点。”

转身来到窗前,向外看去,可以清楚地看到山上的美景,但这个时候好像没有这个心思看风景。

“你别告诉我是熟人作案。”

唐一鸣在一旁收集指纹,一听这话乐了,“别说,你,呃……”

看出他的窘状,沈洛“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眨了眨她的大眼睛,灵动又俏皮,“我今年24,应该比你大,不过看你长得好看,你就跟叶谦一起叫我洛洛就好了。”

唐一鸣被她这么一笑,白皙的脸登时染上了一层粉红,羞的。

“我还是叫你洛姐吧。不过真的看不出来你比我大......”

“啊,对了,门窗没有被破坏的痕迹,初步判断是熟人作案。”

沈洛看向卧室门口,“咦?”蹲下身,指着地上的血迹问:“这是喷溅状血迹,应该不是他的吧?”

“喷溅状血迹?”唐一鸣凑了过来。

“你看,血滴比较大,方向一致,是人的动脉被割裂后,血管内的血液因为血压的作用从血管破裂口喷涌而出,”沈洛顿了顿,“喷溅状血液多为死者受伤初期所在地的位置,如果我没猜错,另一位受害者应该是听到动静前来查看,在门口被凶手伤害,”

抬起头,目光顺着血迹看去,“那是次卧吧?”

“是次卧,”叶谦拍了拍她的肩膀,怀疑的目光投向她,“你能行吗?不行就赶紧出去待着,”

“省的一会被吓得哭鼻子,我可不哄你。”

沈洛受宠若惊的表情还没来得及收回,就听见后面这么一句。

很好,狗子还是以前的那个狗子。

瞪了他一眼,抬脚就往次卧走,还不忘了避开血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