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如果是二次元日常世界就好了

雪后的傍晚,正值天气最冷的时候。

工作忙碌了一天的人们都在匆匆忙忙地往家里赶,想回到那个属于自己的小窝,想吃顿热乎乎的饭菜,然后好好休息一下来缓解这一天的疲惫。

毕竟一觉醒来,迎来的又是一天繁琐复杂的工作。好像人生本该如此......

此时一个漂亮妹子却蹲在雪地里委屈流泪,哭的同时还在用两腿乱蹬着地上的积雪。

而她的男朋友,只是在旁边默默地看着却不制止。

路过地行人也只是冷冷地看一眼然后又匆匆离去,没有人上前劝说两句,但却也没有人骂男的渣男。

因为大家都看得出来,这看似吵架,实则虐狗地游戏。

肃同看到这一幕什么都没说,只是默默地关掉了视频,最后看了一眼视频上《一对情侣吵架男生把女孩推倒在雪地上》的标题别过头去静静的看着车窗外景色。

“这些人!把狗骗进来杀!!”

想自己,单身多少年如今就多少岁,只好闭上了眼睛接受这个世界对单身人士满满地恶意。

我叫肃同,出生在一个叫做金城县的普通县城里。

虽然家境并不富裕,但也衣食无忧,家里还有一个兄长跟一个弟弟。

在小时候的记忆里最多的事情就是早晨吃过早饭后去上学,中午在学校吃饭,稍作休息后继续下午的课程。在结束一天的学(xian)习(yu)后,回到家里此时父母早已准备好了饭菜。

然后在边吃饭边聊天中结束这一天.....

这种生活不禁让人想起一个平平无奇,却令人向往的词——踏实...

在家的旁边有一条小河,河很小却是很深。

哪怕是旱季也不曾看到河底,河堤上为了防止水土流失,种了不少的柳树,而每当微风吹过柳枝便会在河摆动,也算是不错的风景。

如果沿着河堤向上游走就会发现一个小道观唤作“东南观”。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叫这么个奇怪的名字,但大家都知道一句口头语“东南观,西南看”。

道观虽小,但在附近的名气却不小,听说是因为全真七子中的一位曾经在这了讲道。

想来当时也曾香客如流过,不过此时道观里只剩一位老道而已,普通人没事也不会到这里来。

但这里却是肃同经常来的地方。没别的理由,只因为这老道会讲故事。

各种稀奇诡异的故事层出不穷不禁令人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这样一来二去也混熟了后来索性认了老道做师傅,学了些强身健的功法平时周日的时候也会来住上一天。

家里人知道了,也没当回事。

老道姓程本名叫程未文,是个游历的道士,后来年纪大了,路过金城县的时候看到东南观里缺少人手便留了下来。

直至后来学业渐渐变重,去道观的时间也变得越来越少,后来家里搬到了其他的地方,就去地更少了。

不过肃同现在并没有心思关心这些,因为他现在有比听故事更重要的事要!高!考!了!

对于肃同这个整个高中都在刷番看小说度过中的人来说,简直是灭顶之灾!!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要考试了,别人都在复习,你却在预习,(当然还有些不自觉的,在织围巾)。

而世界上最残忍的是,不光复习的比你考得好,连没复习的也比你考得好。

但更残忍的的是,就连那些织围巾的都比你考的好。

“说好的大家一起挂成苟,你却偷偷熬出头!!”这世间人与人的信任呢?╥﹏╥...

俗话说的好,世界上没有放弃解决不了的事情,如果有,那我放弃这个观点。

经历了学业失利后的肃同不禁心灰意冷,父母看到孩子被打击到了,但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为好,只是让其多出去散散心。

而肃同也终于想起,自己似乎好久没有去看那便宜师傅了,嗯索性就今天去看看吧。

来到公交车站,投下两枚硬币,接下来就是找到一个舒服的位子坐下静静等待了。

当然,现在很多人已经习惯扫码了毕竟拿手机一扫比投币方便多了,最方便的一点,可能就是不用准备零钱了吧。

这一点不知道让多少车站旁边的小超市或者自动贩卖机的生意一落千丈。

好在做这辆车的人不多,车速也并不慢,在小城市里坐公交车的好处就是司机会观察每个站台是否有人需要上车下车,如果没有就不会停车了,而不是像大城市里按惯例停一下节约了不少时间。

大约过了三十分钟,肃同也下了车。

接下来一段路因为在河堤上必需要用走的才可以,便按着原来的路向上游走去。

但没走多久肃同便是一愣,只见河边的芦苇丛里有什么在挣扎,溅起了不小的水花。

凑近一看,呵!

居然是条草鱼,可能是贪吃岸边的水草才被困在了这浅水中。

肃同看着在浅水里挣扎的草鱼嘿嘿嘿地笑了起来,正好愁着没带什么礼物呢,礼物就自己送上门来了。

这条鱼看起来好像是溺水了,不如我们把它......

又走了约十几分钟,就看到那座小观了。

刚进门,肃同便看到程老道躺在地上,不禁吓了一跳,地上那么凉,万一感冒了怎么办?

急忙上前查看,一番查探下发现这老道皮肤冰冷手脚僵硬这才松了口气。

这老道年轻的时候曾学过些内丹术,但没什么成就,反而被他练成了龟息法。

练功时浑身僵硬,如同死尸,曾今吓到了不少来上香的人,肃同对此也是知道的。

把老道放到椅子上便直径走进厨房,把鱼放到水缸里养起来。一转身,不禁吓了一跳,之间程老道一脸笑嘻嘻地盯着他看。

你这小子怎么想起来到我这来了?”老道问到。

“这话说的,我就不能来了?我可是你徒弟啊!”

“哎呦,亏你还记得是我徒弟啊?都多久没来过了?”

肃同嘿嘿一笑:“我这不是来了吗。”

“那我的好徒弟到我这干嘛来了?”

肃同无奈,只好将自己高考失利的事情说了一遍。

没想到老道听完还蛮高兴。

“考不上就考不上吧,以后你就跟我住庙好了。

别的不说起码吃喝不愁的每天练练功,打打拳,看看经书也算是修身养性了。

偶尔帮人主持几场法事,法金也不会少拿的。”

肃同一听也有道理,自己在家也没事做,还不如来庙里住呢。

再加上这道观是个子孙庙,师徒相承自己以后说不定还能接下来呢,于是便答应了下来。

当天回到家里,就跟父母说了这件事。

一听儿子要去当道士,家里第一反应是不同意的,但是仔细一想却也觉得也没什么便答应了下来。

于是肃同也正式开始了修道生涯.....

……

这天肃同像平常一样正在坐车回家探亲的路上,突然听到一声惊呼,接着就看到一辆货车好像失控一样向公交车冲过来......

(出现了!穿越文必备三神器卡车、流星、电击、)

嘭.....这是肃同听到最后的声音。

“你好,前方即将到站通惠路站,请到通惠路的旅客带好行李准备下车。”

肃同听到广播的声音不禁睁开了眼睛,即使已经来到这个世界三个多月了,仍觉得又一种不现实的感觉。”

我!肃同!也穿越了!

更重要的是,这个世界虽然跟原来的世界又九成相似,但这个世界,有邪祟啊!

┗|`O′|┛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