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开门红是什么
  • 保险进行时
  • 赵杰森
  • 2502字
  • 2022-06-11 16:16:38

所谓开门红,就是一种促销手段,苏杰所在的是虢国保险,世界五百强,200年历史,说出来吓死人。现在已经是十一月底,入司八个月,公司每三个月考核一次,业绩要求是2500的佣金,两件保单,可是,他的客户在哪里还不知道呢!

但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有一天回到家里,突然发现女儿还发烧了。

第二天,他还是选择了上班,因为,他的老婆付莹,在家里照看孩子,感觉还是可以的,所以就去上班了。

他的老婆付莹,原来是虢国保险公司的内勤高管,但是自从认识了苏杰,很快就辞职了,两人卖了BJ的房子。

他在回家的路上,到了虹桥火车站,接到老婆发来的微信。

付莹:你在哪?

苏杰:我在虹桥火车站。

苏杰感到心里有不好的预告。

接着,付莹打开了一张图片,是用体温枪测的温度,39.5度。苏杰感到心中不由得一阵紧张,连忙给老婆发了一条微信:等我回家。

手里在安慰着老婆不安的心,心里其实比自己的老婆还要不安的很。但是,没办法,他还要坐半个小时的火车,才能回到孔雀城的家里。

路上,他一直很紧张。为什么?因为他的主管陈欣凌告诉他,一定要逢人就讲保险,至少每天加到6个人的微信才行。

他喜欢买坐在靠近过道的座位,因为这样可以方便上厕所,他刚坐在座位上,就有一个人走过来,说想跟他换一个位置,因为他还有另一个人同行。苏杰听了这话,心里很恼火,为什么我在外边被人拒绝了一天,发了一天名片,都没有一个人在我这里买保险,要看都已经走在破产的边缘,你们这些人还要跟我换座位,真是太过分,太霸道了,心里愤愤不平的,于是想也没想就一口回绝了。

坐在座位上,把椅子放倒,车子缓缓开动起来。

苏杰感觉到有人进到自己的右边座位,也不知道和那个人说什么,于是一直闭着眼睛,想着家里孩子的病情,不由得内心一阵一阵的酸楚。

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今天的一日六个微信名单还没有完成,内心越来越扭曲。于是,强迫自己睁开眼睛,开始打量起身边刚坐进来的人。看着没那么凶,年龄也不属于很年轻的那种,于是把手伸向右边的口袋,掏出了一张名片,面向旁边的人,说:“你好,我是做保险的,认识一下可以吗?”

谁知旁边的人根本就没有露出吃惊的表情,接过名片,“哦,原来是虢国保险公司,不错。”

“现在保险不好做吧!”

“是啊,我刚做了8个月,没什么客户,所以冒昧地打扰到您。”

“没事的。”

“请问您是做什么行业的呢?”

听到这里,邻座的人拿出了自己的名片,上面写着东方控股李华军,联合董事,顾问等头衔,看起来不是一般人,苏杰不由得为自己今天买了一张一等座感到高兴。但是后来一看地址是苏州的,心里不由得又一阵低落,感觉加了这个微信,也没什么用。

“过去这一年,很多行业其实都很艰难。就比如电力,山东的用电量就没有增长,多可怕。”

苏杰点头称是,接下去也没什么可以聊下去的,于是直接起身离开,上了厕所,然后就准备下车回家了。因为,本来就是萍水相逢,也不可能在几分钟之内聊出什么,更不可能签单了。

到了嘉善南站,取了他的东风标致3008,踏上了回家的路。

他打开CD,传来的是朴树苍凉的歌声,他把窗体都摇下来,声音放得很大,似乎要让全世界都知道,过了一会,又把窗户关上,声音也关小了一些,跟着朴树一起唱,还想一起哭,但是哭不出来,心里堵得慌。

但是,有什么办法?

回到家里,迎接他的是老婆热情的声音,甜美而浪漫。他同样感觉到的是一阵阵的难受。是的,每天回到家里的那一瞬间,是一天之中最难受的一刻,因为,自己明明努力了一天,却没有任何成果,感觉只想找一个地缝钻起来。问题是,以后怎么办?每次回到家里,都要问自己这样一个问题,甚至只想把自己掐死,一了百了。

“爸爸,你回来啦!我好想你!”

听到女儿的在呼唤自己,苏杰感到自己突然一下子心都要化了,仿佛一道光,照到他的心里,心里又一下子变得光亮起来。

女儿叫小曼,今年三岁半,已经上了幼儿园。苏杰赶紧把女儿抱起来,立刻就感觉到女儿的体温还是挺热的,他紧紧抓住女儿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又用自己的额头来触碰女儿的额头,女儿的额头很热,小手也很热。

于是又把女儿放下来,女儿坐在她红色的米妮沙发上,静静地看着手里的iPAD,完全不像头几天欢蹦乱跳的模样,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

付莹问:“你说要不要上医院?”

苏杰心里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总感觉不能随随便便去医院,于是说了自己的想法,“要不再观察一下?”

老婆也同意了。

苏杰和老婆简单吃过了晚饭,女儿也没怎么吃东西,于是一家人就早早地上床睡觉了。

躺在床上,苏杰脑子里想的还是关于明天的计划,他在想,明天可以去那个修车场,因为这样可以尽可能长地和做过调查问卷的人呆在一起,有事没事聊两句,增加客户的粘性。

床那边传来老婆声音,“苏杰,苏杰?”

苏杰说“怎么了?”

“你说,小曼的发烧会好起来吧?”

“肯定会的。”

但是,这时候,他还是很放心不下女儿的病情,不知道到底是应该去继续展业,为未来的收入创造一种可能性,还是应该休息一下,不过还是后者占了上风。

“要不,明天我也请假吧。”

“好呀,要不,我自己在家里,看着孩子,我也挺难受的,不知道是不是我把孩子的病情给耽误了。”

苏杰抓住付莹的手,还想把她紧紧搂在怀里,但是放弃了,因为中间躺的是小曼,仿佛隔着一条河,一条奔腾不息的河。

付莹一会又起来,在苏杰的耳边说,“要不,我们去隔壁屋吧!”

他们家一共三个卧室,一个书房,但平时睡觉就在主卧了,两人亲热一下,只能到隔壁屋。苏杰挣扎着起来,外面冷的很,到隔壁屋。

付莹说:“哎,我的胸好疼,感觉闷得慌,你说我们能顶过去吗?我们会不会到最后分文全无,带着孩子露宿街头啊?”

苏杰把老婆的衣服脱光,两个人没有遮拦地抱在一起,手在老婆后背上轻轻地按着,“不会的,我会用自己的努力,让我们过上富裕无忧无虑的生活!”

“其实,我就想要过上普通人的生活就行了,普通人的生活,你知道吗?”

“我知道!可是我又有什么办法?我在天征公司的时候,收入赶不上支出,所以我只能选择离职,去保险公司试一试。”

“我就怕,到最后我们连孩子都养不起!孩子一直跟着我们颠沛流离的,居无定所的!”

“别怕!因为,怕也没用!我相信,通过勤奋的拜访,一定会有好结果!”

把老婆按的舒舒服服的,爱情就这样滋养着两个人的干枯的心灵,苏杰一会就搂着真皮睡着了,就像一直要睡下去一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