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末灵。
  • 金陵月
  • 茶佛人生
  • 2519字
  • 2020-07-18 14:52:39

第一章 末灵。

林雨烟一蹦一跳地随着奶妈拐过了新街口的大街,往玄武湖方向缓步而来。

今天是金陵入冬的第一场雪。

因为小孩子顽皮,吵着闹着要出去撒野。

林雨烟妈妈忙着收拾店铺,没有闲工夫理会她。

可是小孩子心性,哪里会顾及你大人忙里忙外的辛苦啊!死活要出去玩雪。

林雨烟妈妈耐不住女儿的一哭二闹三上吊,只好叫奶妈带她出去溜溜,省得做生意都做得不安生。

踏着大街上地毯般的白雪,冒着严寒,主仆两兴冲冲地冲进了铺天盖地的雪白世界。

受小孩子爱雪如狂的热乎劲鼓噪,奶妈也不免小跑着只管乐。

一边跑一边不停地叫着:“小姑奶奶!你悠着点。小心别摔倒了。”

林雨烟一边跑,一边不停地回头叫唤:“大妈妈,你快点。”

奶妈跟在林雨烟后面。跑得气喘吁吁地。

自从回到金陵,跟着主人里里外外地忙活,奶妈都很少外出活动了。店里的生意太忙了。

也不知这些人为什么这么喜欢摆弄石头,不就是些五颜六色的石头吗!至于跟个宝似的一个劲地抢新媳妇似的那么来劲吗?

每次打洋后回到林家大院,伺候完老少主子们歇下,独自回到自己的小单间,奶妈都不免唉声叹气一番。

林雨烟可不管奶妈跟不跟得上自己,在樱花般烂漫的漫天冰雪里可劲地撒着欢。

小女孩天真的目子里尽是可人的欢情。

是的。在岭南可没有这般烂漫的雪花呢!

林雨烟家世代经营翡翠玉石金银生意,在华中华东都是首屈一指的。

估计是天意吧。林雨烟出生时抓周,不抓笔墨,不抓银元,不抓书本书包,偏偏就去抓了一把雨花石,你说奇怪不奇怪。

那时候林雨烟家还没有开店呢,不过是林雨烟他妈妈的一个姐妹送了他们家一些鸡血石啊,雨花石啊之类的好看的石头。

岭南赶海的人家里,什么奇怪的鱼类贝类都见过不少,唯独没见过这些个花花绿绿的小石头。所以小孩子就喜欢这些。

后来雨烟她妈妈的姐妹出国了,便把店面转给了雨烟她妈妈。你别说,雨烟她妈妈硬是把生意做得是红红火火的。江南江北开了好几家分店。

雨烟跑了一阵,小脸红扑扑地。

看着漫天飞舞的樱花雨,林雨烟回头看奶妈拉后了老大一段路。于是便一边玩雪,一边款款漫步在雪花里。

好美啊!这金陵的雪,金陵城的白茫茫大街。

“我的小姑奶奶呵!你就不能慢点跑吗?想累死你大妈妈呢。”

奶妈喘着粗气撵了上来。

雨烟她们家都这么叫雨烟的奶妈的,奶妈叫什么,几乎都忘了。奶妈一开始不习惯,久而久之,也就真把自己当雨烟的妈妈了。

撵着了雨烟,奶妈一把将雨烟的小手给号住,死死地攥在自己手心里。

怕丢了似的。

也是。民国的金陵城,可不大太平。

虽然日本人走了,可是满城的黄金甲,让人不得不浮想联翩,心里只犯嘀咕。

雨烟可不管这些。

仿佛哪还未散尽的硝烟弥漫,就是为自己的到来所化的烟雨一般。

六朝古都,十朝都会的圣地,硝烟弥漫早已经融入了它的骨髓,成为了它一张响当当的名片。

雨烟的小手攥在了奶妈厚实的大手掌心里,想跑是跑不掉了。拽着奶妈一路小跑地就拐进了一条小巷。

鸡笼山到处樱花烂漫,人迹稀疏。

并排的母女两两串大大小小的脚印,一路就进了鸡鸣古寺。

日本人的破坏力是真的了不得,一座六百多年的古城,硬是给他们祸害得七零八落。可偏偏就这鸡鸣古寺,保存完好。虽然也有不少损伤,倒也算是手下留情了。

雨烟拖拽着奶妈,进了寺庙的大门。

昨夜雨雪来得有点突然,方丈同着弟子们大早上地忙着铲雪,一时间便未顾得上寺庙的大门呢。

就连雨烟和奶妈进了寺里,也都浑然不知。

雨烟在小竹林里的小径里来回玩耍了一阵,正要离开时,只听得“唰唰唰!”一阵响,耐不住积雪的重压,扭折了一棵被虫嗜得厉害的老竹子。

雨烟吓得不轻。

奶妈见了,连忙跑了过来。

一把搂着雨烟又是儿又是宝的腻得不行。

雨烟在奶妈的怀里倒是很淡定。

一扭头,见倒下来的修竹断裂面视乎有一根紫红色的锦绳,正在雪地里放着紫红色的柔弱荧光。

奶妈把雨烟浑身拿捏了个便,见没有伤到,才拍掉散落在雨烟翠绿色的袄子上面的积雪,拉着她出了小竹林。

既然来了鸡鸣寺,惯例是要上三柱清香,求菩萨保佑的。

虽然东家不在,奶妈也要替她为雨烟求一番平安的。

雨烟在奶妈的引导下也磕了三个头。

主仆二人刚站起身来。

刚刚在供桌上摆好贡品的师太才转过身来,见了雨烟,眼睛眨都不眨一下地盯着她上上下下地打量起来。

雨烟看着师太慎人的眼神,不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

奶妈见老方丈瞅着雨烟的眼神不对,连忙与她合十问道:“师太,我家雨烟有什么不妥吗?”

因为大家都熟的缘故,师太便拉着奶妈拐到了佛像后小声地对她道:“师兄。你们家小姐什么时候得到的哪东西?”

奶妈见师太神情视乎有些忧虑,又不知道师太问的是什么。

不免反问悄悄地她道:“师太。您指的是什么?”

老方丈听了奶妈的问话,猜到她未必知道自己问的是什么。于是低声地与她说道:“师兄。不瞒你说,你们家小姐手上的小石头不干净啊!”

奶妈听方丈如此说,赶紧自佛像后面伸出头去看了看。

果然,雨烟不知自何时起,手上竟然多了一条指头大小的吊坠。

紫红色的飘带,墨绿色的材质,好像一片春天里刚刚抽芽的嫩叶一般。

奶妈看不出什么名堂来,于是转头问方丈说:“师太。有什么问题吗?”

师太没有直接回答奶妈,而是接着问道:“师兄,小菩萨是什么时候带上这东西的?”

奶妈被问得一头雾水。

连忙解释道:“不瞒师太。我以前也没有见过这东西。”

师太见奶妈也不知道。叹了口气道:“但愿它缠上小菩萨的时间不长。南无阿弥陀佛!”

奶妈吓得不轻。

赶紧问师太:“师太,您就别卖关子了。究竟这东西会有什么问题呢!是好还是坏?”

师太看了看奶妈,有环顾了四周一遍。

压低了声音对奶妈道:“师兄。出家人不打诳语。我也不瞒你活菩萨了。这东西怕是不干净。”

奶妈被师太搞得心里头奇奇怪怪的。

对她说到:“师太。您老别吓我。不就是一块玉吗?会有什么问题啊!”

老方丈见奶妈还是不明白,于是仔细跟她讲道:“活菩萨。你不知道。这是玉没错,可它也是一块危险的翠玉。”

奶妈看着师太想说不敢说的模样,着急得只跺脚。

“师太。您别吓唬我老婆子。你就直接告诉老婆子,这块玉哪里有危险。我瞧着它也不脏啊!”

老方丈又一次警惕地四周看了看,才把嘴巴凑到奶妈的耳朵上悄悄地说道:“菩萨啊!那是一块带着魔咒的古玉,名叫——‘末灵’。是……啊!……”

还未说完,老方丈便瘫软在了佛像后的地板砖上。

奶妈见了。吓得不轻。

正要转身去雨烟手里抢夺那块玉时,只见眼前一黑,“噗通!”一声也倒在了师太的身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