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神弃之人
  • 神启录之龙言灵
  • 真好心
  • 4483字
  • 2021-11-20 01:11:19

这是一片灵气充足,生机勃勃的大陆,但是这里被人们称为神弃大陆,原因是神抛弃了他的子民,失去神灵眷顾的人族,善良被践踏,丑恶的心更加猖獗。

在红莲帝国边境的一个小山庄之中,一声古怪的婴啼,犹如凄厉的龙吟,划破寂静的夜空,一个背附奇怪纹路的婴儿出世了。

仿佛是为了应证这个婴儿的与众不同,天空中顿时乌云密布,电闪雷鸣,不一会儿就下起了倾盆大雨。

因为这场莫名其妙的雷雨,父母给他取名为雷泽。

雷泽一出生就引动雷元素暴动,这一超自然现象引起皇城一帮学者的广泛关注,甚至有人上奏皇帝,说这是凶兆,是龙神发怒的表现。需要献祭大量童男童女来平息龙神的怒火。

而此时红莲帝国的皇帝只是一个3岁的孩子,名义上是皇帝,实则是个傀儡。真正的权力掌握在宰相炎武手中。

奏章上来,炎武只是随便瞟了一眼,就交给皇帝,皇帝看到他的表情,当即签了个字,草草了事。

如此一来,这项罪恶的政策就开始在各地被执行。

退朝后,提案的大臣私下来到丞相府,在丞相府他受到了最高的礼遇。不一会儿穿戴整齐的炎武就出现在富丽堂皇的会客厅接见了提案大臣。

他们坐在豪华的圆桌上一起用膳,桌上摆满了“美食”,实际上是一些婴儿,杯子中盛满“美酒”,实际上“美酒”是以年幼的处女的鲜血酿造的。

他们的用膳其实就是在吃人,然而这一切都是秘密,没有任何人知道。所谓的献祭童男童女也只是宰相和大臣吃人的借口。

另一边雷泽所在的村子也收到了征收童男童女的消息。这让雷泽的父母坐立不安。因为刚出生的雷泽就是征收的目标。

出于对孩子的爱,雷泽的父母当然也不忍心刚出生的孩子被献祭。于是他们决定铤而走险,带着雷泽逃走。

幸亏是边境,法令没那么快执行,趁着这个机会,父母带着小雷泽,连夜逃往邻国出云帝国。

第二天天还没亮,一大群骑兵蛮横地冲进村子。村民们被马蹄声和嘶鸣声惊醒,随后所有的村民都被驱赶到村口集中。

“呜呜……哇哇……”求你们了不要带走我的孩子,婴儿的啼哭声夹杂着妇女撕心裂肺的哀嚎。

“滚开”,这是皇帝陛下的命令,说着士兵一脚踹开伤心欲绝的妇女,抱走了她怀中刚满月的婴儿。

“爸爸...呜呜...救救我...”一个少女无助的哭喊道。“女儿,我的女儿,求你们别带走她。”士兵们将一对紧紧相拥的父女分开。

正当士兵们押送着抓来的少女和抢来婴儿准备离开时,那名妇女突然喊道:“还有一个人你们没带走。”

骑兵总长命令妇女上前,问道:“是谁?”

“就是村尾的破茅屋中住的一对夫妇,他们的孩子昨天刚出生。这难道不是最好的祭品吗?”妇女举止疯狂,指着村尾的那间破茅屋。

总长喊来士兵问话,“那间茅屋搜过了吗?”

“没有,属下以为那是一间茅厕,所以没有搜查。”士兵忐忑不安地答道。

“啪”,总长抬起宽厚的手掌,狠狠地抽了士兵一巴掌,“还不快去搜查。”总长命令道。

士兵被抽了个趔趄,顾不上脸上火辣辣的疼痛,快步冲向那间茅屋,一脚踹开破旧的木门,由于木门早已腐朽,士兵大力一脚直接倒塌了。

士兵在简陋的茅屋中一番搜索,其实也没什么好找的,狭窄的茅屋中根本就没什么可以藏身的地方。一无所获的士兵将情况如实上报给长官。

总长一番思考后决定追击,因为光凭两条腿是不可能跑多远的,现在去追还有可能追上,等到他们穿过边境就再难追上了。

总长将军队分成两批,一批运送抓来的少女幼儿前往府城交差,而他则率领其他人追击逃走的雷泽一家。

“呼,呼,呼……”一对男女抱着一个婴儿在漆黑的森林中狂奔着,完全不顾被荆棘割伤流血的脸。

“孩子他爸,我跑不动了,你带着孩子跑吧。”女人停下来说道。

“不行,要走一起走。”男人说着拉起女人打算继续跑。

“不,如果带着我我们谁都跑不了,我去引开他们,你带着孩子逃,一定要活下去。”女子哽咽道。

男子一狠心,抱着孩子窜进另一条布满荆棘的小路。

女子拖着虚弱的病体,无力的靠在树上,一阵疲惫袭来,她很想就此睡去,不再想其他。

这时不远处的森林,惊起一群飞鸟,清脆的马蹄声在幽静的森林中传出很远。其间还夹杂着几声犬吠。

女人拖着疲惫的身躯,强忍睡意,再次开始在森林中穿行。

“哒,哒,哒...”追击的骑兵们很快就到了男人和女人分开的岔路。总长命令部队兵分两路,分头追捕男人和女人。

布满荆棘的小路上,猎犬循着味道和血迹追捕男人,另一边,总长率领士兵沿着路上的痕迹追捕女人。

很快一个眼尖的士兵,就看到斜靠在一棵大树下的女人,怀中抱着襁褓。

然而等到他们上前查看时,才发现那只是一个襁褓,婴儿早已不在。女人因为失血过多休克昏迷不醒。

总长见状立刻命令医疗兵对其进行救助。

壮硕的猎狗在小路上迅速奔行。在前方不远处有一个男人抱着一个小男孩,拖着受伤的脚,一瘸一拐的向前奔跑,留下一个个血脚印。

很快猎犬就因为浓重的血腥味而兴奋的嚎叫起来。士兵们加快了前进速度。

前方的男人也听到了猎狗的嚎叫,不自觉地加快了几分行进速度。

突然,正在狂奔的男人停下脚步,因为前面已经没有路了,前方是一眼望不到底的万丈深渊。掉下去就会粉身碎骨。

而身后的猎犬已经逼近,他退无可退,“放弃抵抗,束手就擒吧。”士兵开始劝降。

“汪呜,汪呜...”猎犬们跃跃欲试,只要士兵一声令下,就会扑上去咬断男人的喉管。

眼看着逃生无望,男人突然想到无论如何都要保住自己的孩子,这是女人交代自己的。也是女人生前的希望,男人知道女人肯定是凶多吉少,违抗法旨的人都要被绞死。想清这一点,男人释然了,用决绝的眼神望着女人逃跑的方向,最后他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随后抱着男孩坠入身后的万丈深渊。

男人蜷缩着身体,将男孩紧紧地保护在怀中。就这样他们从悬崖上坠落,穿破云彩,坠入深不见底的深渊之中。

只留下士兵们在悬崖之上面面相觑。

最终士兵们只能无功而返,小队长向总长汇报了情况,骑兵总长此时脸色铁青,因为女人没有抢救过来,已经死了,造成一个无辜妇女死去,这并不是他想看到的。作为一个将军,他有着自己的行事准则,此时他感觉自己的良心正在被千万只蚂蚁撕咬。

最终他亲自带人将妇女的尸体就地掩埋了,还立了一块简陋的墓碑,随后便率领部队打道回府。

在深渊底部,一个样貌俊美的男子迈着优雅的步伐,讨好着一位拥有绝世容颜的少女。

“公主殿下,我们还是回去吧,女王大人也只是一时生气,并没有真的怪罪于您。”俊美男子说道。

“哼,你不用劝了,本公主是不会回去的,我要去散散心,你不用跟着了。”绝色佳人说道。

“不行,公主殿下,这片黑渊传说是神罚之地,充满着诡异与不详。”俊美男子好意提醒道。

“啊!啊!啊!”上空忽然传来大喊声。

“公主殿下小心!”男子拔出锋利的宝剑挡在女子身前。

“哗啦哗啦,沙沙沙。”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随后一截粗壮的树根轰隆一声掉在地上。

少女就要上前查看情况,俊美男子拦住了她,并说道:“公主殿下小心,这种小事让属下上前查看就好。”说着就提着宝剑,警惕着向前移动。

他先是用宝剑挑开杂乱的树枝,又斩断一部分盘根错节的树蔓。

最终他看到了一个全身是血的男人,此时男人全身多处要害被荆棘藤蔓刺穿。他认为这男人已经没救了,正准备向公主汇报情况。

没想到男人奇迹般的发出了微弱的求救声,“救救...我的...孩子……”说完男人就失去了生命气息。

俊美男子将男人的身体翻过来,看到了令他震惊的一幕:男人全身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他蜷起身体就是为了保护怀中的男婴。”男婴被男人保护得严严实实,所以并没有受到致命伤害。

“怎么回事?”少女上前问道。

“回报公主殿下,这里有个刚死去的男人,还有一个奄奄一息的小孩。”

“什么?还不快点救人。”少女上前抱起熟睡的宝宝。

此时她才发现男孩的腿被划破了,血肉模糊的小腿上歪歪扭扭的刻着雷泽两个字,似乎是用指甲抠出来的。她赶紧撕下一片衣角为其包扎伤口。并指着死去的男人向俊美男子吩咐道:“将他带回去安葬。”

“是,公主殿下。”说着吹了一声口哨,唤来一头强壮的地龙。

男子将男人尸体搬上地龙坐骑的座椅,骑着地龙往森林深处前进。

而少女则唤来一只飞龙,骑着飞龙消失在天际。

在这片深渊之下,有一片原始森林,其中栖居着神秘的精灵族,他们不与外界接触,与世隔绝。

飞龙速度奇快,转眼间就破开云雾降落在一棵巨大的神树上,许多穿着盔甲的精灵士兵从树洞中蜂拥而出。

“参见公主殿下。”精灵队长领着士兵们单膝下跪尊敬道。

“免礼!快带我去见母后。”女子焦急地说道。

“是!”精灵队长领着少女进入神树。

一位头戴神树树枝编制的皇冠,穿着华贵的美丽女子端坐在大殿的王座上。

“母后!求求你救救他。”少女看着怀中的婴儿,面带哭容恳求道。

“说了多少次了,在殿上要叫我陛下。”王座上的女子面带怒容严厉道。

“是!陛下,请求您救救他。”少女再次恳求。

短暂的呆滞过后,王座上的女子才惊诧道:“不会吧,是我听错了吗?倔强如你,竟也会像我低头?今天上午还因为这件事和我闹别扭,这么快就转性子了?”

少女焦急道:“母后,这件事以后再说,先看看他还有救吗?”说着示意她怀中抱着的婴儿。

这次女子倒也没有再纠结称呼问题,而是直接道:“快带过来,让我看看。”很明显是因为少女突如其来转变的态度而有点受宠若惊。

“嗯,幸亏带来的及时,还有救,他的内脏受损严重,这种情况如果是在人类世界必死无疑,也亏这小子命好遇到了我们,哪怕他只有一口气我也可以将他救活。”女子自信地炫耀道。

“母后,别闹了,有救的话你就快点救救他啊。”少女焦急地催促道。

“好了,你带着他到祭灵神树下,将他放到神池中。”女子指示道。

女子应了声好,就风急火燎的赶往祭灵神树。

“唉,这丫头还是这么热心肠,我也很久没去祭神了,神明大人真的抛弃我们了吗?”就在少女走后,女子低声自语。并在这低声细语中消失在一片绿色光晕中。

在茂密的森林中,一棵繁茂的古树屹立在一个巨大的灵湖中央,灵湖蒸腾着蓬勃的灵气,散发着勃勃生机。

这是精灵祖地,也是祭神之地,只有几个年老的女祭师在这里,她们见到少女到来,正准备上前觐见。

然而少女到了此地,顾不得其他,迅速将婴儿放到充满灵气的灵湖中,中央神树突然发光。

“不可以!”一个老祭师惊恐道。

然而一切都已经发生了,神树发光,散发出无尽生机,顿时整个湖泊都蒙上了一层生命气息。

突然,一阵空间波动,原先端坐在王座之上的女子随之出现,老祭师们准备向她们的女王汇报情况。

然而女子只是淡淡的摆了摆手,示意她们退下。

得到示意,她们便不再坚持迅速离开。

“怎么回事?”女子上前问道。

少女此时一脸茫然,完全不知道此刻是什么情况。

女子探查了一番后,惊道:“神弃之人?神树赐福竟对他不起作用。”

听了这些话,少女更加不解,“什么是神弃之人?”少女疑惑道。

“关于神弃之人的事,我以后再跟你解释,当务之急是救人。这种情况只有最后一个办法了,赶紧带他去神树。”身为女王,她已经很久没有露出这种惊慌的神情了。

少女赶紧抱着婴儿跟着女子一起来到神树之上。

只见女子肃立,口中念念有词,“请树灵”,女子突然大喝。

可是神树祭坛只是短暂发光后就再度归于平静。

“唉!没辙了,树灵也不愿眷顾他。”女子无奈地朝少女摆摆手。

此时少女都快哭出来了,可是真的没有办法了,想到这里她再也控制不住了,放声大哭,眼泪滴在了婴儿背上的古怪纹路上。

霎时间,纹路像是复苏的巨龙,发出璀璨的光芒。

神树一阵摇动,原本被驯养的飞龙和地龙,都赶到神树下匍匐在地,像是在朝拜神灵。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