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袁小四
  • 悲欢期货
  • 汇派
  • 2767字
  • 2022-03-11 19:37:07

“海南人该是多么不待见女儿啊”——在街头偶遇袁小四的时候,薛睿的脑子里竟冒出这么一句话,而这样的念头,还是他四、五年前的深切感受。

薛睿没有想到这么多年后会在街头遇见袁小四——他和老林不是去了四川吗?要不是她先认出了自己,过来打招呼的话,薛睿想自己未必能认出她来。到不是她的模样发生多大的变化,而是根本想不到会有这样的巧遇。

老实说,袁小四的模样变化不大,这么多年过去,还是那般稚嫩的样子——这种身材小巧玲珑的女人仿佛总也长不大。哦,脸上的光泽似乎暗淡了一些,没有了从前的那般耀眼。她手里牵着一个大约五、六岁的男孩,那孩子怯生生的想躲。小四咧开嘴开心地笑着,指了指孩子说:“时间好快啊,看我们毛头都这么大了。”

薛睿也感慨万千地看了看孩子,又看了看袁小四,这是个永远都那么欢快没有烦恼的女人。

小四的头发被风吹得有些凌乱,耳边的一缕金红色的头发支棱着,非常醒目。那是天生的,就那么一缕。薛睿第一次见到袁小四的时候,也被这一缕天生的金红色头发惊着了。

四、五年前的那个下午,薛睿受财务总监林总的委托去办公室通知吴涛去财务室。吴涛正在键盘上飞快地敲打着,嘴里不耐烦地说着:“怎么这个要紧时候有事,这怎么走得开啊。”

薛睿凑过去看了看,这吴涛不知在QQ上和谁聊天呢。就大声呵斥说:“就知道泡妞。赶紧去财务,惹毛了林总,有你好果子吃。”

吴涛这才不情愿地起身,又拉住薛睿说:“哥们,你来帮我聊一会儿,这女孩我聊了几天了,一准拿下。帮我要她的电话号码,看你的了。”

说完,他拿了一个文件袋,飞快地跑了出去。

薛睿坐到电脑前,想不用废话,直接要电话,没想到那个女孩也很痛快,紧接着就把号码发了过来。

接着薛睿问那女孩怎么称呼。她说自己姓袁,叫她袁小五就好,又问薛睿叫什么名字?薛睿想吴涛这种泡妞的勾当,未必愿意人家知道自己的真名。只是临时编一个名字又想不起来,就直接把林总现成的名字借来一用吧:“我叫林又民”。

吴涛回来的时候知道薛睿要到了电话号码,不住地拍打着薛睿的肩膀说:“老兄,真有你!我这么多天就琢磨了怎么问她要电话呢,你一来瞬间就搞定了。只是,林总要替我背锅了,被他知道可不好啊。当然,他哪里会知道,哈哈……”

薛睿要离开,被吴涛叫住:“电话有了,趁着这温度赶紧约了出来吃饭啊。今天是周末,不回宿舍吃饭了,我们一起出去吃。我来给她发短信。”

短信很快的回过来。吴涛看了短信非常兴奋:“看人家姑娘多痛快,立刻就答应了,还说要带她姐姐小四一起来,你看,我就说不让你回去,这不,人家还有个姐姐在等着你呢。”

薛睿白了吴涛一眼:“姐姐?不会有四十多了吧?”

吴涛说:“得了便宜还卖乖?这样吧,我们一会儿下班后先去楼下洗个脚,然后去赴约。我问了她爱吃什么,小姑娘想吃鸡饭。我们平常打麻将的那个茶餐厅的鸡饭套餐不错,就定在那里吧。又能吃饭又能喝茶聊天。”

薛睿揶揄道:“又想着以小博大?一顿套餐就把人家打发了?”

吴涛恨恨地说:“不是你说的那样,我顶瞧不上那些只知道砸钱泡妞的二货了,哪里有什么技术含量?我们是脑力劳动者和体力劳动者之外的第三类劳动者——嘴力劳动者。你根本不懂男女,男人和女人在一起,最重要的是有话说。钱是王八蛋。”

不一会儿,就下班了,吴涛过来叫上薛睿一块下楼去洗了脚。然后,约摸六点左右,叫了辆车,两人奔茶餐厅而去。坐在车上,薛睿问:“包厢定了吗?”吴涛说:“这还用得着你提醒,早定下了,也短信告诉那女孩了。万泉河,我们打牌经常定的那个包厢。”

进了茶餐厅,两个人便直奔二楼。刚上去一拐弯,就见走道尽头的万泉河包厢的门半开着,里面有灯光泄出来。吴涛一惊一乍地喊:“哎呀,让她们先到了。快,走快点。”

才走到包厢门口,门开了,从门里探出两个脑袋,看到了他俩,其中一个就说:“我说有脚步声,你还不信。”等两人进了包厢,才看清两个模样身高都差不多的女孩。不用说一个是小四一个是小五。她俩真的很像,后来聊天才知道她们是双胞胎姐妹。小五说了区别她们姐妹俩的办法——小四左耳边有一缕天生的金发,只要看到金发就知道是小四。薛睿直盯着小四那一缕金发好奇地看,等吴涛发现了说:“看不够了?”他才移开目光。

那一缕金发真的别致,亮金色里有一丝丝红,怎么会一生下来就有这样奇异的头发。

小四、小五个子不高,怕是都不到一米六,瘦瘦小小的,就显得年龄特别小,一点儿也不像二十出头的样子。吴涛忙叫了服务员进来点餐。小四和小五都要了文昌鸡饭,吴涛点了份豉汁排骨饭,薛睿要了香煎马鲛鱼饭。

吴涛看到薛睿点的饭,又叫来服务员,给小四小五要了一份香煎马鲛鱼,又点了韭黄炒沙虫和冬瓜海白汤。这包厢平日主要是服务于打麻将的客户,吃饭就只能几个人围了茶几坐在沙发上吃。

吃完饭,叫了铁观音和几样点心,几个人喝茶聊天。小四、小五家有姐弟六人,小六是个男孩,其余都是女孩。小四和小五一起在女人街经营一家服装店,小四跑进货小五忙销售,生意做得挺不错。吴涛约小五的时候,小四两天前刚从广州进货回来,这两天也去店里,所以小五就带了她一起过来。

两个小姑娘在生意上自有相当的精明,但在生活中看得出还是蛮单纯。几个人聊得比较开心,吴涛把这些年积攒的笑话恨不能全掏出来,又把一些发生在别人身上听来的离奇故事,换成自己是主角说得口沫横飞。到也逗得小四、小五乐个不停。

薛睿以陪聊身份入局,没有准备,只听了他们聊。术业有专攻,想行政工作原是吴涛的副业,泡妞才是他的主业和强项。插不进什么话,薛睿就倒倒茶水,搞搞服务。又叫来服务员,要了一份榴莲酥,有一阵子没来打麻将,馋了这里的榴莲酥。

正聊得开心。吴涛的手机铃声响了,他拿起电话,接通后说:“你好……呃,林总有什么指示?”

薛睿想林总这时候打电话过来,一准是周末没地方玩。公司里一帮同事年龄都差不多大,又多是单身,平日总在一起玩的。林总早成家了,老婆在陕西老家,只他自己来闯海南,所以也把自己当做单身汉,周末常常要挤进员工的圈子和大家一起混。但因为他财务总监的身份,是公司领导,年龄又比这批员工大了十岁左右,员工们一起玩的时候,不大会主动叫上他。所以,一旦他落单,常会打电话过来问他们在哪里玩儿。

你可以不叫上他,但你无法摆脱他。

吴涛实话实说,说我和薛睿约了两个海南小姑娘在茶餐厅喝茶。

不一会,又听吴涛对着电话说:“万泉河,万泉河包厢。”然后,就放下电话。

薛睿问:“老林要来?”

吴涛说:“是啊,他哪里愿意闲着?他和‘怂管’两人在宿舍坐了半天也没有等到打麻将的人,大家都出去了。一会他和‘怂管’一起过来。”

小四这时候插了一句话:“你说的那个人叫什么名字?好奇怪的名字。”

薛睿小半天没说话了,于是抢答道:“哦,他是陕西人,‘怂管’是陕西话,意思嘛,大概就相当于南京话里的‘烦不了’,BJ话里的‘爱谁谁’,就是不管了,爱咋咋地的意思。他本名叫相源,大大咧咧的性格,平日里口头禅就是‘怂管’,所以,这两个字渐渐就成了他的绰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