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偷听

  • 我能查看声望值
  • 貔蚯
  • 3084字
  • 2019-12-03 23:36:34

人和人的交往有时候很复杂,比如冯丽苗之于罗海,既要利用他的职位为自己谋取利益,却又要保持若即若离求之不得的距离。

人和人的交往有时候又很简单,比如李濡此时此刻……

“吹瓶!吹瓶!吹瓶!”

一群人围着起哄,却见李濡和租赁经纪人高才强正相互对视着,眼神中满是锐气!

两人的面前各摆着三瓶啤酒……

“说吧,怎么喝?”高才强傲然道:“李濡,不是我不让着你,但你要挑衅我‘白马府第一杯’可就是找死了,哈哈哈~”

高才强长得矮矮胖胖,是个相当敦实的身材,衬衫扎在裤子里成了紧身衣,将军肚十分耀眼。

李濡笑了笑:“三瓶没意思,再加三瓶吧,我们两个人直接吹一箱,敢不敢来?”

“六瓶?”饶是高才强自恃酒量傲人,此刻却也惊了!

六瓶啤酒,如果让他悠着点慢慢喝,自然是不在话下的。但是连着吹?

“这个喝法有意思啊!”他强撑着嘴硬。

方元喊了一声:“你们别喝出问题来,别搞事情。”

“哈哈~放心!”李濡笑应着:“老高,既然我们经理都发话了,那也不要玩太大,先喝着,喝不完就拉倒,喝酒是图开心,别怄气!”

高才强本就有点怂了,就算强撑着连吹六瓶,肯定也逃不过哇哇大吐的下场,见李濡没有落井下石让自己面子上过不去,心中不由得生出一丝好感来……

“好,就是图个开心。”他拿起一瓶跟李濡碰了一下,两人同时仰头,开灌!

李濡是信心十足了。虽然他以前也很少喝酒,但系统里还有一张【2级千杯不醉卡】呢。

在上酒的时候他就查看过了——【2级千杯不醉卡】:使用者可以喝下3斤高度白酒或24瓶啤酒或5瓶红酒,同时保持足够的清醒,消除酒精带来的不良反应。

虽然不太能喝酒,但他也知道寻常人白酒过一斤就算不错了,两斤已经算是海量……

三斤?李濡觉得这个场面应该到不了那个程度。所以当他使用了功能卡之后,底气那是相当的足!

毕竟今天其实是在帮组里挣人气挣好感,酒要喝好,却不能喝伤,为的是高兴,而不是所谓的“第一杯”。

胡一孝看着自己手下的高才强,对方元笑道:“小李他酒量这么好?以前真没看出来啊!”

“他以前聚餐也没怎么喝过,我不太清楚的。”方元心里也有些担忧。李濡的想法他是清楚的,所以李濡越拼,他就越是感动。

很快,两人都只用了十多秒就吹完了第一瓶,开始了第二瓶……第三瓶……

一直吹到第四瓶的时候,高才强的速度已经非常明显的慢了下来,酒瓶虽然塞在嘴里,却没有下咽,努力用鼻孔喘着气。

反观李濡……已经开始吹第五瓶了!

等他放下酒瓶的时候,高才强的第四瓶还剩下三分之一……

“好了好了,我真喝不下了!”李濡适时的佯作捂嘴,大声喊着:“老高,差不多得了,我反正不喝了。”

高才强正不上不下难过着呢!一听李濡这话,鼓劲喝完了第四瓶也停了下来,哈哈大笑:“李濡,牛逼呀!酒量可以的!”

“呕~”李濡干呕了一声,故意起身快步走了出去,嘴里还喊着:“厕所厕所~”

引得众人哈哈大笑,两桌人已经完全混在了一桌,气氛非常好!

“我去看看。”方元起身跟了出去。

刚一出门,就看见李濡愣在一个包间门口,怔怔出神。

“怎么了?不是去厕所吗?你不会要在走廊里直播吧?”方元笑着走上前,却被李濡回头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随后又招手让他过去。

方元上前,见那个包厢门没关严实,留着一道缝隙,里面的人说话声音也不小,听得很清楚。

“经理,你听,好像是罗海的声音。”

方元侧耳凝神,果然……

“邱主任呐,金帝公司太不厚道了。小区都还没交付呢,物业公司牌子都挂出来了,禁止其他中介公司看房。”罗海对着邱向明大倒苦水:“按理说,小区交付以后,就属于业主的私人财产了,物业是无权干涉的。”

“但是他们把持着门卫,搞垄断,这不是恶意竞争是什么呢?”

闻言,李濡轻声对方元问:“邱主任是谁?”

“应该是溪湖区房管局的办公室主任。”方元点头:“这事我知道,金帝公司在自己的物业公司下,又注册了一家金帝置换,要垄断金帝城。但是铺子已经看中了,钱都付了……”

李濡皱眉:“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谁去金帝城拓荒,岂不就是等死吗?”

方元点点头:“跟金帝置换肯定有一场恶斗的。”

“罗海能搞定这个邱主任吗?”李濡又问。

“难说。”

……

“老罗呀~”邱主任开口了:“你说的这些情况,我都了解了。这件事情还得等我们在会上研究讨论,之后才能给你们一个结果。”

罗海一听就郁闷了:“邱主任,这事情……不好办?只要您出面说一声不就……”

“我们房管局是服务于大众,服务于你们中介公司的。哪能乱说话?”邱向明有些不悦:“真要说起垄断,你们嘉业公司市场占有率都超过50%了,你们才是垄断型企业。”

罗海苦着脸:“邱主任,这不一样。我们是公平竞争实打实做出来的市场占有率,可不是靠恶意竞争。”

“所以呀~这件事还要开会讨论一下。你想想看,开发商是金帝公司,物业也是金帝公司,就连小区都叫金帝城。那么他们这么搞到底算不算恶意竞争,还是有待商榷的。”

这话一说,罗海算是基本听出来了——金帝公司肯定也在房管局方面使劲了。

邱向明的话没错,全套都是人家的产业,算不算恶意?法律条文上没有明确的规定,便就是个皮球而已,可以踢过来踢过去。

随便踢几脚之后,结果只能是不了了之。

站在门外的方元和李濡也听出来了。

“这么一来,冯丽苗恐怕要更用劲折腾了。”方元不无忧虑:“一个不能看房的小区,该怎么才成交呢?”

李濡没动声色,心里却已经开始谋划起来。

末了,方元诧异的问道:“你不是要吐么?没事了?”

“我没事。”

“真的?”方元更加诧异了:“我怎么记得上次组里聚餐,你喝了三瓶就上头了?”

“可能是我天赋异禀吧。”李濡只能这么解释,引得方元翻了个白眼。

两人刚要返回包间,却又听见里面传来了冯丽苗的声音:“邱主任,罗区不在一线,对情况可能说得还不太明白。”

“我们毕竟是杭城市最大的中介公司,客户的信任度高,知名度也高。现在虽然还没交付,可是好些客户已经在我们这里挂牌出售了。”

“这倒时候不能看房,真的闹起来,我们还是小事,但万一有不开眼的客户要闹,你们的压力也大,对吧?”

这句话一下子就起到了作用!

正如邱向明自己说的一样,现如今的职能部门可不是高枕无忧了。市长热线,市场监督管理局的投诉电话,甚至还有更高级别的举报网站……

数量一旦多起来,房管局也是顶不住的。

念及此,邱向明认真想了想,应道:“要不这样吧,我回去之后把问题向领导反应一下。然后,由我们房管局做中间人,帮你们协调一下?”

“那真是太好了!”冯丽苗忙道。罗海也连连点头。

事到如今,这就是最好的结果了!虽然还不能肯定协调结果会如何,但总有得商量不是?

随后三人便结束了这个话题,开始聊起一些大而空的城市发展……

方元和李濡也默默的离开。

“经理,罗海请领导吃饭还带着冯丽苗?是特意叫她来陪酒的吗?哈~”李濡调笑一句。

方元反而没有嘲笑的意思:“虽然她为人很不怎么样,但平心而论,女人在我们这行,不那么好混。”

“我就算跟她竞争,但是对她的动机,不予评价。”

李濡诧异:“不予评价?设身处地吗?”

“没错。虽然手段是下作了一点,但或许她也是没办法吧。其实冯丽苗以前还是挺好的,也就是今年,忽然变了……可能也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吧。”

“以前挺好的?”李濡才想起来,方元跟冯丽苗在同一家门店共事也有几年时间了,相互之间是了解的。

但他还是不悦:“无论遇到什么事情,公平竞争欢迎,背地里搞小动作……就是缺德。”

方元笑了笑,也没继续跟他争辩,推门回到了包间。

这顿饭一直吃到了九点才结束,因为被李濡和高才强起了个头,大家都放开喝了。结果就是根本没机会去KTV,众人都已经差不多喝醉了。

最后李濡只好帮所有人打车,送他们回家。

当他自己踩着自行车回到出租屋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多了。

不过他没有立刻休息,转而开始上网查起资料来……

泰嘉中心的困境,两个徒弟的单子,还有情况不明的金帝城,都是需要他立刻着手解决的问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