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序章
  • 缚影的人生
  • 肃介之风
  • 2663字
  • 2020-11-29 12:15:15

[1]

某年某月某日,大雾。

“你好。”

我看着勉强能容下五个人的实验室,对着面前的她打着招呼。空气中发霉的味道一阵阵的挤进我的鼻子,很不舒服。

“。”

她没有回答,瘫软在桌抬起头,用懒散的目光打量着我。我也同时看着她。

一身宽松的白色大衣耷拉在身,胸口展开,露出的丰满胸部,紧实的被黑色粘毛衣包裹。头发没打理,乱七八糟的是直发,脸部很端正,但她的主人却是一幅无精打采的样子。总之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一个邋遢的女程序员形象。

“啊啦!”女程序员突然跳起身,慌忙撇了撇糟糟的头发。

“抱歉抱歉,哈哈,能当刚才什么都没看见么。重来重来。”

女程序员伸出蜷缩在大衣里的手,随后立马换成另一只袖口拨到手肘部的左手。一把抓住我放在裤腿旁的左手,使劲摇晃。

我内心暗暗发誓,除了工作,尽量还是不要和她发生碰撞吧。

某年某月某日,天气晴。

“助手君,你看你看!”

我停下手中的活,看着她以鬼脸的样子瞪着我。我无视了她继续手中的程序编码。

“唉唉,助手君你好过分!难得有女孩子做鬼脸逗你开心,你就不能表现得高兴点吗!”

“组长,你好像已经不是女孩子吧。”

“你、你这个社畜男冷面男,肯定没女孩子追!”

“啊啊抱歉啊,我没人追真是抱歉啊。反正我就是没人喜欢的渣混!”因为最近老是被家里人催婚,而且也见了不少亲戚介绍的女孩子,但都以太死板被拒绝,听到这我没忍住。

“。。呜……”

“啊啊,真麻烦。”

某年某月某日,多云,调试测试。

我看见她不如以往的样子,没有一丝活泼,看来她的确是对这项实验投入不少精力。于是我放下心,刚准备在一旁抬起手中的笔,记录仪器适配的程度,女程序员冷不提防的提问。

“助手君你喜欢看什么动漫?”

“啥?”本想不搭理她,但从她特地抬起头,用那双与以往完全不一样的眼神看着我时,我决定把她这次的话当做唯一的一次人话。

我思考片刻,说道:

“我没看过动漫。”

“哈?”女程序员歪着头张着嘴,表示吃惊。

“哈什么哈,你想啊现在更本就不是什么看动漫的年代吧。”

女程序员想了想点了点头,难得她这次这么乖。不,应该是我说的话无法被反驳吧。

的确,现在我生活的这个年代战火连天。隔壁邻国(纹)因为石油的缘故,一直对本国(赦)发起侵略。不仅如此,就连国内也不太平。国家领导首相贪污腐败已经是常事,而分为求和与反抗两派的领导人也闹得不可开交。于是就有了我现在做的这项工作,为了开发能够抵挡邻国(纹)的武器。

“但是哈,我喜欢看动漫,特别是火影。”

“火影么。”

“你听过吗?”女程序员听见我这么说高兴的朝我扑来,虽说她的性格古怪,但从身体来说对男性的伤害巨大。我侧过头,默默推开她。

“没。”

“是么。”女程序员失落的抿了抿嘴。我看着她失落的表情,想起了自己父母那时,对自己不断相亲失败面露的神色。

“所以是什么故事。”说完她又像夜晚盛开的昙花般,遇夜展露笑容。

“这个嘛……”之后就是她对这我,滔滔不绝的讲述有关于这动漫的故事。

某年某月某日,天气阴,调试成功。

我无精打采的坐在她身旁,脑子已经是混乱一片。

“唉唉助手君你看你看。”

模糊的视野看见的是她以往的表情,阳光美丽。

“现在只要把这个人物数据输入,再进入到身后的那个仪器舱,就可以获得这人物的所有能力了。成功了!只要有这个,战争终于可以结束了。”

女程序员比以往更加情绪高涨,但我的脑子很痛完全不知道她在说什么,甚至我连我是谁都不知道。

“唉?助手君你怎么了?啊?”

我倒在她怀里。

“唔啊,好臭啊,你喝酒了啊!”

“唔,嗯,隔!反正你们就是瞧不起我,觉得我死板,不懂人情世故,隔!还嫌弃我长得不够帅。”

“咦?助手君你在耍酒疯么?”

我自顾自得说了一大堆,完全袒露心肺。

“唔,你们都是坏人,都不懂我,唔,凭什么我不受人欢迎啊!”

“原来助手君真的很在意自己不受欢迎这点么?”

“唔啊啊啊……我很努力了啊,我很努力的不抱怨任何,接受父母的介绍去相亲了啊!甚至性格恶劣的家伙我都接受了。可……可我没办法啊……我就是这样啊,什么啊,什么像个木鱼脑袋啊……唔啊啊啊啊。”

沉重的脑袋传来温柔的触感。

“呦西呦西,我知道的哦,我知道助手君比任何人都要努力哦,所以这次就好好休息吧。”

我做了个梦,做了个很久没有做过的梦,梦见天使,躺着她温柔的怀中。

某年某日……人体测试。

“这样真的好么?”

我对着她要以自己测试表示担心。

“实验的最后一步当然是要人体测试的吧,不然怎么能放心交给国家呢!再说了,要是成功了,我最喜欢的人物,带土的能力我就可以用了哦,这不是很梦幻吗?”

“带土是指火影里的人物吧。”

“谁知道呢,到时候一定会让助手君感到吃惊的哦!”

她笑着对我说完,正准备踏入那漆黑的调试舱中,停下脚步像是想到什么朝着我说道:

“助手君我们认识了很久对吧!”

我点了点头。

“好像我还没送过什么礼物给你呢!嘻嘻!”

“礼物?为什么?”我表示疑惑。

“哈哈,当然是见面礼咯。当然啦,这也是送给助手君单身四十多年的纪念礼物哦!毕竟助手君也没收到过女孩子的礼物对吧,助手君很不受欢迎呢!”

“……组长你好像已经不能说是女孩子了吧。”我报以回击,从她鼓起的脸蛋上来看,是我的成功。

“总有一种刚见面的既视感呢。算了,助手君闭上眼吧!”

“为什么?”

“我叫你闭上就闭上,哪那么多废话!”我被她强制的闭上了眼,这种情况再怎么迟钝的我,都不可能不察觉到,礼物是什么。

温柔的触感传递留在我的眉心,是食指与中指的触感。

“唉?这是什么?”

“嘻嘻!”她调皮的笑着,宛如戏耍人心的魔女,大喇喇地走进了仪器室探出头“原谅我助手君,下次吧!”说完她完全进到里面。

“下次吗,那就和平年代吧。”我对着仪器室说着,侧过身。正准备按下开关时。警报响起。

“怎么回事?”

红色的光芒伴随防空警报的响起,还没等我意识到什么。耳朵里传来阵阵蜂鸣声,撕裂般的疼痛传递全身。

“砰!”一枚导弹准确的降落。

[2]

某年某月某日,大雾。

我坐在实验室冰冷的板凳上,浑身软趴趴的没有干劲。对了今天好像说我的专属助手会来,会是什么样的人呢?算了,这都和我没什么关系,之后随便在他面前表现得不堪、懒散,或者对他表示严厉,让他干不下去走人吧。

“你好。”

来了么,还真是说到就到啊。听声音好像是个男的,嗯我好像几天没洗澡了,估计会很臭吧,决定了!就用臭味逼着他辞职吧。

“。”我不情不愿的抬起头,就连做出这样动作的我都十分的困难啊,看来我是没救了。

眼睛从下往上,面前的这个男人穿着与我无差的工作服。从第一天上班就这样,想必是一个十分无聊的男人吧。我慢慢把视线望他脸上看去。

“啊啦!”我愣住了。原因并不是那张普普通通修整得异常干净的脸的缘故。而是,因为他与我在战争中死去的弟弟的脸,一模一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