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地月鸟

  • 地月鸟
  • 袁念圣
  • 9007字
  • 2022-05-15 17:13:19

阿灿拎着行李袋走进大厅里,里面拥挤的人群让他感到一阵眩晕。

“您找工作是吗?”求职中心的工作人员用甜美的声音问。

“啊,是的……”阿灿看着工作人员靓丽的服装又是一阵眩晕,“啊,我来找工作。”

“您是否有点不适呢?”工作人员关切地问。

阿灿红着脸,他都不敢看工作人员的眼睛,“没有一点不是,我绝对是来找工作的。”

“那先等一下,我给您拿一张表格,先填一下简历。”

工作人员微笑着走了,阿灿放松了许多,他长长地呼了一口气,看着外面来往的人车,不禁感叹大城市就是宽敞。

漂亮的工作人员拿来简历表格,这时阿灿已经不紧张了,他刚刚经历了一个短暂的真空,那是从乡下到城市之间一段可长可短的距离。阿灿在漂亮女孩的指导下填了简历,他在学历那一栏写上“中专”。

“我也不知道要干啥?”阿灿填简历的时候说。

女孩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笑着说:“我猜你肯定是刚来城市!”

“啊,你怎么知道的”他陷入窘境,又马上想到自己不是在简历上写了吗,一看就知道了。

阿灿第一次看她的眼睛,她的眼睛亮亮的,就像阿灿在乡下时偶然抬头看到的星星一样。

女孩又说:“我也是刚来不久,也就是三个月吧!”

“你可真厉害,在这样大的房子里工作”阿灿由衷佩服地说:“你一定是个文化人吧。”

“我大专学历。”

“我就说吧”阿灿这时看了看自己填写的中专学历,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忽然想用手遮住它。

“你比我大一岁呢”女孩指着简历说:“如果你毕业就出来的话,现在肯定也有很好的工作。”

“唉,我跟着我爸养了几年猪,倒也不错,我就是想出来。”

“我也是一样,那时我家里人劝我在乡下当个老师,但我觉得教师的工作不太适合,我心太散了”女孩没有过多的惊讶,只是轻轻地问:“那现在还想……养猪吗?”

“大城市里也有养猪的吗?”阿灿瞪大眼珠子,他无法想象在这些车水马龙的地方怎么养猪,如果有猪跑出来,那些汽车不会把它们撞死吗。

女孩笑得更灿烂了,“当然有,不然城里人吃什么,乡下猪肉不够的时候还是城里往乡下运呢。”

阿灿长长地哦了一声,“怪不得我有时候闻到乡下的猪肉摊有汽油味,那些肉肯定是从城里来的,你想那些肉整天在车上,能没有汽油吗。”

阿灿觉得自己这个想法很严谨,但他马上想到自己是来找工作的,“我之前在学校学的是钳工,没学到多少本领,也忘得差不多了。养猪倒是一把好手!”

“那你还想不想继续养猪?”女孩真诚地问。

“行啊,只要是在城里工作,我都可以的,先立住脚跟再说。”

女孩噼里啪啦地在电脑键盘上打了一通,又打了个电话说了些什么,然后递给阿灿一张简介。

“养猪场的职位不是很多,这里有两家的职位,等下他们就会来面试,你先看看呗。”

“嗯嗯,好!”阿灿急忙点头。

“你先在那边坐一会,我要去忙了哦。”

阿灿看到外面拥进来很多求职者,“你忙你忙!”

很快大厅的屏幕上就显示一家养猪场准备开始面试,请参加面试的相关人员做好准备。阿灿瞧了瞧手中的简介,正是其中一家公司。他按照屏幕的指引来到一个房间里,在他前面已经有三个人,第一个是阿灿一样的民工,他正磕磕巴巴地自我介绍着,也不知道面试官有没有听懂。

第二个看起来像退伍军人,他应该是来应聘保安的。第三人让阿灿迷惑了,那个梳着一个油光可鉴的大背头,穿着笔挺的西装,挺直背端在座位上。阿灿看到他都不由得跟着挺直腰,只是他觉得穿西装去养猪太奢侈了,很容易沾上猪粪的。

退伍军人很快通过了面试,接着到那位“大背头”,他说了很多阿灿听不懂的术语,最后又说了一通英文。阿灿心想,这下基本泡汤了,城里的科技真是发达,都能和猪沟通了,而且还得用英文。

阿灿曾经也跟着小镇那些赶时髦的青年学过几句英文,什么“爱老虎油,爱迷死油,米兔,因吹死听”,这些他都会,要是真得要说英文,他觉得能凑出几句。

大背头很快也完成了面试,阿灿不知道他有没有通过,只有那个军人马上被录取了,其他人都是等通知。

阿灿也是同样的程序,先自我介绍一下基本信息,工作经历什么的,然后面试官又笑眯眯地问了他几个问题,阿灿也一一答了。虽然不完美,但阿灿感觉还不错。最后面试官也是让阿灿回去等通知。

最后阿灿问为什么养猪也要说英文,面试官告诉他大背头是应聘业务员的。

阿灿似懂非懂,胡乱点了点头,后面还排着很多人,他对这次应聘不抱多大希望。

另一场面试他没有去,他有一个老乡根林在这里工作,他得先找到这个老乡,不然没地方住。

他坐了几趟公交,终于找到了那个城中村的地址,他用那台老人机给老乡发了信息。没有回复,但一会儿就有人来喊他了,“阿灿,过来这里!”

阿灿顺着声音看去,是他的老乡根林,只不过他穿得好闪眼睛,阿灿都快认不出来了。

“不错啊,根林”阿灿羡慕地说。

“先别说这么多,整一盅再说”根林点了一支烟,又问阿灿抽不抽,阿灿说自己不习惯抽烟。

根林点点头,“我也不想抽烟,但压力大啊!”

他们一边走着,根林猛吸了一口后拿着一个大屏手机比划起来,“知道我现在干什么吗?”

阿灿摇了摇头。

“自媒体,知道吗,我现在就随便写写文章也能挣好几千,要不要跟我混,我给你开两千,当然这只是暂时的,兄弟我不会坑你!”

阿灿还是摇头,“我写,我也得会才行啊,屙半天都屙不出像样的屎!”

根林又猛吸了一口,直把整支烟吸去一半,一边喷着烟说:“你什么学历,我什么学历。兄弟,我只上了初中啊,这玩意只要学就会,你还上了中专呢。”

“先不说这么多了,你以后就会明白,环境能改变一切!”

根林把手搭在阿灿肩膀上,两人走进了一家火锅店。根林熟练地点着菜,“这个,这个都来一点。”

服务员端上来一个红红的汤锅,两人齐刷刷地吃了起来。结账的时候阿灿傻了眼,一餐吃几百块,根林表示他请客。

吃完后,他们从火锅店里出来,穿过一条小巷,有几个老人在悠闲地下着棋。

“都是土豪!”根林看着那些老人说。

根林刷开门禁,他们从漆黑的楼道上去,这时亮起一盏昏黄的声控灯。根林住的地方不大,地上乱放着各种东西,还有一包啃了一半的泡面扔在地上。

“没办法,写稿都没时间了,哪还有时间整理!”根林解释说。

阿灿自从刚才听到后就很好奇,到底写的什么东西能一个月挣好几千,他就问根林能不能看看,根林爽快地打开他那脏兮兮的笔记本电脑,开机足足花去了一分多钟。

“看,就是这个!”

阿灿看到根林打开的文档,马上被那个标题吸引住了。

题目是:

《震惊,房东半夜听到响声,竟是有人在厨房里做这事》

《女星成名前的私密照,你肯定没看过》

《假装有钱毁了90后》

《不懂恋爱毁了90后》

《这样做,月入过万不是问题》

……

“可以啊,根林”阿灿看完那些题目后赞叹说:“你现在也是个文化人了,比说英文的还厉害。还别说,你这个题目我这种没文化的人都想看。”

“英文算什么!”根林得意道:“改天我教你学日语。对了,还没问你想找什么工作呢?”

“来你这之前我面试了一个饲养员,不知道能不能得。”

“还养猪!”根林抽出一根烟,但他又塞了回去。“不过还是看你意愿吧。”

根林打开自媒体后台给阿灿看,屏幕上面显示当月收入3607.6元,阿灿知道根林没有说谎。

根林说:“我三个账号!”

阿灿瞪大眼睛,“那你每天就呆在这里写写文章,就有上万的收入!”

阿灿无法想象那是怎样一种生活,怪不得根林一餐吃好几百块。但根林说另外两个账号没那么多收入,凑起来一个月也有八九千,上万的时候也有,但不多。如果阿灿加入,他就开新号。

根林开始写文章,电脑屏幕杂七杂八打开了一堆文件,有文字的,也有图片和视频。阿灿手里捏着手机,他希望能收到养猪场的短信或是电话,但是想象中的铃声没有出现。

根林写文章的速度很快,他一下子就写了两三篇,他被根林第四篇的标题吸引了。《月球基地挖出一具古尸,专家断言不是外星人而是水神共工》。

月球基地是指中国正在进行的举世瞩目的“天宫基地”工程,据说还遭到一些大国的反对。阿灿不知道那具体是做什么的,只听说自己国家的人要在上面建房子。

阿灿知道城里房价挺高的,他不禁好奇月球上的房价如何,只能问根林。在和根林聊天的过程中,他发现根林懂得很多知识,有些是他听都没听过的。根林说得没错,环境确实能改变一个人。

“月球那个是国家主导的太空开发工程,又不是房地产!现在努力在地上买套房吧,天上的事以后再说”根林淡淡地说,他的手噼啪打着字。

“我就是想天上都开始建房子了,地上的房子以后会不会很便宜?”阿灿说话时怯生生的,他害怕自己说错。

根林拿一根烟叼着,“肯定会啊,以后太空的经济体系完善了,再加上现在新生人口也少了,地上买房不跟打酱油一样吗?”

阿灿呆呆想着,那得多少瓶酱油。

当天晚上阿灿接到了养猪场打来的电话,他被录取了,明天就可以来上班。阿灿忽然想到自己应该问一下那个女孩的联系方式的,也许包里的那张海报上有,他拿出已经揉得皱巴巴的纸团,慢慢地把它展开,上面有女孩的联系电话,没有名字只写了“李女士”。

阿灿自嘲笑了笑,想什么呢,她是在大房子里工作的人,那种地方和他看天上的星星没什么区别。

养猪场带阿灿的师傅是一个中年的技术员,头发有些秃了,人们都叫他“技术强”。起初阿灿以为是他的技术特别厉害,工作了一段时间才发现那是因为他的名字里有一个“强”字,而他又是负责技术这一块的,所以叫“技术强”。

饲养员的工作相对简单,在师傅的带领下阿灿很快就学会了。每天就是填料,清扫,消毒,检查猪群健康状况这几项工作的循环往复。

阿灿觉得很开心,他知道了那是一家大国企,觉得自己已经在城市立足了。有时候他打电话回家,即使他已经说过好几次,父亲每次都会明知故问:“儿子,你在城里干啥哩?”

“爸,我在城里养猪!”

“这孩子,养猪非得跑到城里!”

“爸,等我养猪赚到钱了,就接你和妈来城里玩。”

“不去,我去城里,家里的猪谁管!”

“有钱了就不用养猪了。”

“再说吧。”

……

“每次都是说这些,也不问问孩子其他情况!”母亲在一旁抱怨说。

“瞧他那德行,他说城里的技术比我好,都是高科技。我不服,那养出来的肉好吃吗!”

父亲夹起一根烟点上,“呵呵,行啊,出息了,养猪养到城里去了。”

阿灿在那个养猪场工作了两年,那一天他向往常一样开始自己一天的工作。意外的是他看到场长也来了,还有一个穿着朴素夹克的人和他聊着什么。往常也有来场里的,大都是谈业务,要么卖饲料的,要么是做广告。这些人就像钉子一样,有缝的钻进去,没缝凿个孔也要钉进去。忙碌的时代里,每个人都在拼命展示着自己的价值。

下午,技术强通知阿灿去开会,平常都是技术强自己去的,这次有点反常。阿灿在路上越想越可疑,技术强可能想让自己背什么黑锅,最近的消毒液似乎有些问题,不知道采购和技术强联合做了什么手脚。

会议室里已经有几个人,都是和阿灿年纪差不多的。所有人进来后,外面有人把门关上了,场长开始说话,“我就不多说其他废话了,刚才有月球开发管理局的同志和我谈了,随着月球开发工程的推进,参与这项工程的人员也越来越多,靠运载火箭运输食物成本极大,所以我们国家决定在地球同步轨道建几个养殖场。”

下面的人开始讨论起来,场长摆摆手让他们停下来,他继续说:“建场了嘛,肯定是要工人的,你们都是组长推荐上来的好手,就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意愿了。”

阿灿想不到技术强推荐了自己,在座的有几个他是认识的,他们的工龄比自己长,有一个还是动物学研究生。

“待遇怎么样?”有人低低举了下手问。

场长看了眼那个人,又看了每个人一眼,用通俗的口吻笑着说:“这都上天了,待遇肯定是要比地上好得多的,这你们放心!”

“可我听说能上天的都是博士,都是大科学家。”

“以前是,但现在太空活动只会更加平民化,当然你们要去太空还是得经过测试筛选的。”

他们又问了很多问题,有几个人中途退了出来,因为场长说春节不一定能回家。阿灿一直认真地听着,他以前觉得城市是自己的方向,现在那个方向变成了头顶的太空。如果可以,他决定去太空养猪。

那个研究生马刚也留下来了,他说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他们一起去了BJ,在BJ的每个晚上,阿灿都会抬头看看,他每看一眼,那些星星就跟他亲近一点,他还会偶然想起那个眼睛像星星一样的女孩子。

在那里经过了大半年的培训,两人都通过了测试。

出发前夕,阿灿激动地给家里打了电话,“爸,妈,我要去太空养猪了!”

“行了行了,你都没看新闻联播吗!”父亲不耐烦地说:“那叫国家月球生态系统实验工程,你那个畜牧工程属于其中一部分,什么养猪,要让外国人听见,还不笑话咱们,别给国家丢脸!”

“爸,我知道了!”阿灿哽咽道。

“行了,每次打电话都唠叨养猪”阿灿听到母亲在旁边说。

“是儿子先提这茬的,行了也不说养猪。记得啊,养猪最重要的是让猪心情好,你不能把它当畜生知道吗,要把它供着捋着,它才会给好肉你吃!”

“爸,我知道了”阿灿在电话这边点点头。

根林也给阿灿打了电话,开口就说:“阿灿,我文章都为你写好了。”

“题目是啥?”阿灿问。

“题目就是养猪佬的太空之路。”

“行吧,你现在应该混得不错。”

“还行,我现在已经成了一家公司的联合创始人。”

“行啊,根林!”阿灿由衷地为朋友祝福。

在去酒泉的路上,阿灿看着窗外的大地,这片土地发生的奇迹就跟做梦似的。不是因为失真,而是太快了,快到普通人难以把握的程度。

阿灿刚来到太空养殖场时,一看到那幽深的太空,就会有种莫名的恐惧,因此他每次都看向地球那一面,他的思想第一次发生质变。原来那些看起来如此巨大的城市,在这个位置什么都看不到了,还不如眼前的尘埃。

在太空养殖场上,除了本职工作,还要学习维护所在区域被太阳风损坏的面板。阿灿第一次舱外活动由老张带领,老张并不是技术人员,他是在菜园负责种菜的,不过老张对如何清理或更换面板已经相当熟练了,他用鸡毛掸子一样的工具在面板上搓了搓,阿灿甚至听到了“叮叮”的声音,那是通过航天服传来的。

“像这个就不用换,喷一下涂料就好了!”老张演示着,用通讯器说。

“那个是什么”阿灿看着那瓶像灭蚊喷剂一样的东西。

“名字很复杂的,我也记不得,总之你千万要记住它的罐子,这就行了。”

阿灿没有在听,他发现自己完全置身于宇宙之中,就像一个孩子被丢在荒无人烟的旷野,他先是很害怕这种感觉,后来他迷上了这种感觉。

“呵呵,都这样”老张安慰说。

回去的路上,阿灿内心的疑问越来越多,他有了学习的冲动,有空他就跑到太空阅览室看一些天文书刊,但那些内容太过专业,他看不懂。他首先要弄清楚这个太空养殖场有多大,美丽的生物学女博士告诉他,这个太空养殖场相当于一座小型城市。

打电话回家的时候阿灿就说:“爸,妈,我现在在太空城!”

阿灿现在不说养猪了,他现在是技术员了,“爸,妈,我以后在太空城买一套房子,有空就接你们来玩!”

父亲笑呵呵地说:“吹啥牛哩,太空城的房子多少一平?”

“我不知道,这里还没有卖的,听说月球那边有很多房子,我去问问看看。”

“行了,你们俩都正经点”母亲抢过父亲手里的电话,“儿子,我在村里抬头都能看到你哩!”

“妈,我不信,你也是不正经。”

“我们是用望远镜的!”

听到这个东西,阿灿也申请了一台便携式望远镜,他发现只能看到一些城市的影子。

太空养殖场的生存环境极好,低重力环境下的猪仔长得很高,腿长得跟选秀的女郎一样,肉质也是肥少瘦多。补充天宫基地的食物舱后还有些剩余,这些猪肉通过返回式航天器运回地球,第一份从返回舱里拿出来的太空猪肉是一条猪腿,后来这条猪腿被炒到五万块人民币。人们都以过年能吃上太空猪肉为荣。

第二年,中国发布下一个五年规划时又出现了一项举世瞩目的工程——太空电梯工程。

随着月球天宫基地的初步建立,太空开发方面的经济优势逐渐显示,很多国家参与到这项伟大的工程中。

天宫基地初步建成后,原本位于同步轨道上的太空养殖场被推进到月球上,上面的员工也跟着转移了。阿灿再往家里打电话的时候,要经过通信中继器,所以要好几秒后才能听到父母答话。

有一次阿灿和根林开黑打王者荣耀,延迟了几分钟,敌方直接推了他们水晶,根林再也不和他开黑了。

阿灿迷上了另一项活动,养殖场没事的时候,阿灿喜欢穿着航天服出去,走在那些坚硬的岩石上漫步,他漫无目的地走着,有时离开基地很远,发现的时候连自己都吓出一身冷汗。后来他开始搜集月面上的陨石,那些奇形怪状的玩意,听说在地面上卖得很贵。但阿灿不为别的,他觉得它们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这里,一定有过不同凡响的经历,每一块石头都是一个故事。

有些大陨石会被科学家运回去做成颗粒,植物园里的花草树木就是用陨石颗粒种的,阿灿甚至感觉植物园的树木有陨石味。有一位科学家对阿灿的说法很感兴趣,他问:“陨石是什么味的?”

阿灿摇摇头,“我不懂怎么说,那更像是一种感觉!”

“你们科学家真厉害啊!”阿灿接着感叹说:“建造了这样大的工程,我不懂怎么形容她!”

科学家拍了拍阿灿的肩膀,“同志,这是我们一起建的。不仅仅是科学家,还有你们基础建设人员。”

“在天宫基地的建造过程中,有基础建设人员为此付出了宝贵的生命,没有这些人就没有天宫基地。他们与天宫基地同在,我们不应该忘了他们,我们的太空精神有他们的灵魂。”

阿灿想到了那个研究生马刚,他在一次舱外维护时被微陨石击中牺牲了,他都没看到他最后一面。历史会记住他吗!

“还有以前在祖国大地上修高铁,架电线那些前辈,没有他们地面上的付出,就没有我们今天在太空的成就!”

阿灿不知道说什么,他只能郑重地点点头。

科学家似乎是为了换一下气氛,他说:“年轻人,赤道上的太空电梯已基本建设完成,国家又要开始下一个五年规划了,这次是在月球上,你猜那是什么工程?”

阿灿这才发觉自己四年多没有回家了,“我很难猜对,难道是月球电梯?”

“对了一半!”科学家笑了笑就离开了。

一个月过后,基地领导放了阿灿一年的假。阿灿坐上月球的航天器时候,他感觉自己是坐在一辆太空巴士上面,只用了半天就到了一座太空电梯的太空站上,但是从这里下去需要用一周的时间。

在旅途之中阿灿基本都在睡觉,当他回到家里后,就感觉丢了什么东西。他买了一个望远镜时不时就往月球上看看,虽然看不到什么,但只要看了就能让他心安。他渐渐明白一个道理,那些离开地球的人类,就像离开子宫的胎儿,不管是生是死,他们都回不去了。

阿灿只想假期快点结束,在等待的过程中,有一个女孩来采访他,据说她是专门做太空开发这块内容的新媒体主编。一开始阿灿就觉得那个女孩很熟悉,对方也在疑惑地打量着他。

“你不是那个……你是不是那个……”

他们两人同时说着,最后两人都笑了起来。阿灿知道了她的名字叫李星,像她眼睛一样的名字,她后来转行新媒体了。

阿灿说着自己这些年的经历,李星则看着阿灿认真地听着。阿灿向她介绍了自己的望远镜,他们来到一座山上看向那遥远的地方。这时清风拂来。阿灿能闻到李星身上清新的香水味。

“我也想去月球”李星说。

“但现在大规模的太空移民条件还不成熟”阿灿诚恳地说。

“工作岗位呢,我可以应聘的。”

阿灿摇摇头,“现在基本没文化岗位,技术居多,不过也不缺人。”

李星回去了,过几天她又回来了。不知道她从哪里听来的,月球基地员工的配偶可以随同并安排工作。

她说:“阿灿,我们结婚吧。”

阿灿当时在吃花生,花生米在他喉咙里卡了半天才吐出来。李星的口气就好像说我们去上街吧,我们去购物吧一样。

“你是认真的?”阿灿看着她亮亮的眼睛。

李星点点头说:“我是认真的。”

阿灿笑了,“我怎么感觉怪怪的,你是开玩笑的吧。那我们是为何而结婚?”

李星思忖了一会,“为了月亮,我们是为了月亮而结婚。”

“行,那结吧!”

阿灿一拍大腿,便什么也不问了。

最后三个月假期结束了,阿灿带着李星踏上了月球之路,在去的路上阿灿说到月球要送李星一件礼物。

李星的工作岗位被安排在植物园,那里距离养殖场较远,阿灿很少去那里,有时李星会过来,阿灿就拿出准备了很久的礼物。

李星打开盒子,看到一个精致的手镯,“谢谢你!”

“我自己做的,猜猜是什么做的?”

“玉?”

“是陨石”。

整个人类社会进入太空时代后婚恋生活也发生了很大改变。阿灿更多的时候是一个人在月面上漫步,走着的时候就会有很多想法冒出来,比如他会想到现在的人类只是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他还离不开地球。

但很快人类就要开始成长了,国家下一个五年规划出现了一个震惊世界的工程,中国人要把地球上的空气送到月球上,并逐渐在月球表面建立稳定的生态循环系统,这一工程被称为“地气月输”工程。

地气月输工程分为三部分:

1.建立五十座高达35万公里的月球电梯;

2.升级原来地球电梯的软硬件设施;

3.升级地球绿化工程,避免输气影响地球环境。

其中地球电梯升级需要很多关键技术,比如成熟的AI系统,根据地月自转规律自动调整两个电梯之间的衔接及脱离的过程。

很多国家一开始都不愿意参加这项工程,美国总统直言:“中国人是疯了,这根本不可能实现!”

国务卿说:“总统先生,想想他们的祖先女娲干了什么吧!”

“阁下,那毕竟是神话。”

“中国人没有神话,他们都是当真的!”国务卿讥笑说。

这项工程的开幕式是在月球上进行的,总工程师说:“同志们,地气月输工程虽然放在五年规划里,但它是五十年规划,也可能是五百年规划。同志们,任重而道远啊!为什么要做这些看起来毫无意义的事情呢,当初我们在地面搞大规模基建的时候有人觉得我们傻,但我们自己心里清楚,我们只是为了走得更远。任重而道远啊,同志们!”

工程开始后,抬头经常能看到那些往返在火星以内各行星的采矿飞船,它们把制造纳米管的原材料运到月球上,像飞在太空中的鸟儿,而那些只有在过年时才回家的人也渐渐被人们称为“候鸟”。

与此同时,地月旅游业也进入黄金时代。阿灿有一次在咖啡馆里看到一个老人,他觉得有些眼熟。

老人喝了一口咖啡说:“大角,我跟你说啊,能在这里喝咖啡真的是不枉此生了。”

稍微年轻一点的说:“是啊,我最近灵感爆棚,正在构思一部奇幻史诗。”

“你说到这个我也想起来了”老人喃喃地说:“我那部描写200个文明2000次毁灭的科幻史诗也构思好了,最近打算动笔!”

阿灿忽然想了起来,老人是科幻小说家刘慈欣先生,他以前看过他的小说。

多年以后,阿灿在老去之际要求儿子把自己宇航服的面罩打开,他想呼吸一下月球的空气,那是月球大气实验室的成果,此时地气月输工程还没完成。

“替我看看地月电梯!”这是阿灿最后一句话。

地气月输工程持续了六代人,用时一百六十年。当孙子推着儿子的轮椅来到地月电梯时,儿子忽然从轮椅挣扎下来,把头埋在月面痛哭了一场。

“地月电梯啊,我的地月电梯!”

曾孙不知道他的爷爷为什么会哭,他看到了一对黄背蓝腹的小鸟从地月电梯里出来。

他好奇地问:“爸爸,这是什么鸟?”

“这是一种星际候鸟。”爸爸耐心地说:“它学名叫地月鸟,中国人俗称精卫。”

孙子把儿子扶回轮椅,三代人看着月平面上的地月电梯,它们很像月球上散逸出来的疯狂思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