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这里是无关的章节 今天刚好30天 送给那些投资这本书的朋友

  • 无敌从练体开始
  • 杯弓蛇影.CS
  • 3640字
  • 2019-12-13 18:01:49

深秋,枯黄的树叶扬扬洒洒地从树上落下,秋风起伏,卷起零落在地上的树叶,带向一处角落。

皇城西院,是一片延绵的小矮房,里边住着宫内杂役奴仆,而在这片小矮房中,独有一座两层的小楼阁坐落其中。

楼阁不大,仅容得下一方小桌,一处软塌和一些小家用。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赵煜静静地站在栏前,目光远眺,若有所思。

他怀中揽着一只小猫,它蜷缩成一团,似乎对这个怀抱有些留恋。

楼阁中,少女借着昏暗的火光,将一个装满清水的水壶放在铁架上,她抬头看了一眼那个消瘦的背影,嘴角抿了抿,拿起搁在塌上的貂绒,款款移步至其身后,将它披上这个面无血色的男人身上。

“少爷,过几日便入冬了,夜晚阴寒,还是进屋吧。”

少女轻柔的声音自背后传来,如涓涓泉水般美妙,沁人心扉

轻咳了几声,赵煜紧了紧身上的貂绒,眼角多了些许暖色,缓步走入温暖的屋中。

小屋中间,生起了一个火盆,徐徐起落的紫色火焰,不断传出微微细响。

姜婉儿将小猫抱走,顺便剜了他一眼,显然是对他在外边吹冷风有些不满。

小猫扑腾几下,跳到了一旁,又走到火盆旁,懒洋洋地趴睡起来。

赵煜讪讪一笑,坐上铺张整齐的软榻,笑问道:“入了冬,等第一场雪之后,我们便去望天湖上钓鱼吧?”

姜婉儿依然没有停下手中的活,将一壶刚烧开的水倒入一个软囊中,递向赵煜。

赵煜接过软囊,想起前几年的冬日,他曾误摔入冰湖中,为此林妃大发雷霆,责罚了所有西宫内所有的侍从婢女,这也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娘亲如此盛怒,自那以后,他就被下了禁令,严令禁止靠近望天湖。

姜婉儿走过来,伸出玉手,探入赵煜怀中,轻盈地坐在他怀里。

火光轻摆,那对人影却如胶似漆,静静相拥。

赵煜体内患有寒毒,每到阴凉的日子,身体都会冰冷不已,只能借由姜婉儿的身体取暖。

一股淡淡的清香在赵煜鼻间萦绕,少女温软似水的怀抱,令他心安神定。

姜婉儿握着他冰冷的双手,脸上没有羞涩,仅有丝丝忧愁。

清凉的秋风徐徐灌入屋内,带走了些许暖意。

赵煜挣脱了她稚嫩的双手,轻撩一下她的发梢,没好气地说道:“喂喂喂,好歹我也是你主子吧,你这般我行我素,本皇子也太面子了吧?”

姜婉儿虽然是他的婢女,但是他却从未将她当做外人看待,只当是知己,不过这也落得她经常不听自己的话,即使她的出发点始终是为赵煜好。

“少爷,你明知不行,为何还要提起呢?”姜婉儿轻柔的声音,从怀中轻轻传来。

赵煜笑了笑,并不回答,道:“这是我毕生的请求。

怀中的姜婉儿幽幽一叹,自从上次六皇子跌入冰湖中被救起,每逢大雪之后,他总会吵闹着想要去望天湖,为此,林妃也曾派不少人手去查看这望天湖下,却也查不出什么门道来。

感觉到姜婉儿有些动摇,赵煜又道:“你如今也是武道中人,有你在一旁看着,定然不会有什么事的。”

几年前,姜婉儿觉醒了武道印记,步入武道修炼,据说天赋异禀,许多大能争着想将她收入门下,然而她却不为所动,依然选择留在了六皇子的身边。

许久,怀中的人儿终于妥协,轻微颔首。

见状,赵煜喜上眉梢,禁不住大笑几声,却引得一阵咳嗽,像是生怕她反悔一般,连说道“我没事。”

姜婉儿见他如鼠遇猫,却又拗不过他,只好说道:“公子自幼体寒多病,林妃娘娘吩咐过我,要好好照顾公子,希望公子能重视自己,不要做一些傻事,惹她落泪。”

赵煜应了一声,脑中想起那位视他如心头肉的娘亲,心头一阵暖意。

皇宫内,人与人之间尔虞我诈,人人都善于伪装自己,生如弃子的他,虽然不能像其他的皇子皇女一样多才多艺,步入武道,但是娘亲从未嫌弃过自己,依然倾尽心力想自己培养成一位贤王。

“他们私底下叫我病痨鬼,我亦没有否言,我的周身只要有你们两人,便足够了。”

赵煜低头看着怀中的人儿,眉宇间均是安定。

姜婉儿默然,她倚靠着赵煜,没有再说一句话。

火光依然旺盛,紫木燃烧后的淡淡木香萦绕着整个屋内。

赵煜的呼吸逐渐平缓,姜婉儿轻轻地离开这个终于有些温暖了的怀抱,将他平放在软塌上,盖好棉被。

秋风萧瑟,她行至窗沿,任由秋风扑面而来,皇城内,此时仅有巡逻站岗的侍卫还在外边。

她缓缓地揪断一根细发,握紧置在胸前,口中念念有词,而后将那跟细发吹入漆黑的夜色中,消失不见。

姜婉儿回身又往火盆里添了一块紫木,傍着小猫静坐在地上。

睡梦中的小猫似乎感受到身旁有些暖意,便往身旁拱了拱。

无数个夜晚中,她都是这样静静地坐在一旁看着他入睡,从未让他离开过自己的视线。

她望着那张清瘦俊朗的面庞,眼中尽是柔情。

十年前,皇宫内进了一批婢女,其中不乏有手脚利索的年轻女人,也有仅仅几岁之龄便被卖入宫中的小女孩。

而姜婉儿,此时年仅六岁。

时年九岁的六皇子正好在一旁玩耍,一眼便指中了她,将她作为自己的贴身侍女。

此后十年,姜婉儿便如赵煜的影子一般,他走到哪,她就跟到哪,如影随形。

关于六皇子,许多人提到都会嗤之以鼻,当今圣皇的第六位皇子,却一点都没有继承到龙皇的传承,自小体弱多病,是个名副其实的药罐子,非但没有得到血脉传承,反倒是把他的生母林妃也弄得不再得到圣皇的宠爱,让人唏嘘不已。

对此,赵煜也没有悲愤,反倒是悠然自得,平日里也喜欢扎在书堆里,不厌其烦地阅读着那些稀奇古怪的书籍,也因此,更让那些追崇武道的人们瞧不起,在他们看来,这个六皇子,仅仅只是一个徒有其表的废材,失去皇室的光辉,他就是一摊烂泥。

姜婉儿摇了摇头,对于这些评价,她并没有理会,从她六岁那年起,她的眼中,就只有他一人而已。

清晨,曙光刚刚破晓,西院外传来了一声声嘈杂的话语声,将还在睡梦中的赵煜吵醒。

赵煜缓缓将身上的棉被拿开,看见姜婉儿正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他。

深秋的早晨有些清凉,少女一袭单薄的青衣,似乎不惧这股清寒。

“你又一夜未眠?”赵煜睡眼稀松,有些意犹未尽地站起身来。

姜婉儿起身为他整理衣裳,一边道:“武道中人,只需打坐练气,便能消除己身疲劳……”

她似乎觉察到自己有些失言,连忙止住言语。

“无碍,我本就无缘入道,你能成为修炼者,本身对我而言就已经很高兴了。”

赵煜摆摆手,并不在意她提及修炼的事。

姜婉儿点点头,却也不再提起刚刚所说。

“外面这是发生了什么事?一大早就如此吵闹。”赵煜走至窗前,看着楼下熙攘的人群,有些讶异。

“前几日九皇子殿下觉醒了武道印记,而且是天品资质,圣皇龙颜大悦,便请了如今天下最有名望的气宗前来收他为徒,想来今日应当是到了。”

姜婉儿平淡地说着,对于赵煜之外的事,她一直都是波澜不惊。

“气宗?”

赵煜平日里喜欢扎在书堆中,对于宫内的事他鲜少听闻,不过父皇居然让气宗这种大宗们派人前来接应,想来是许诺了什么好处给他们。

他沉吟了一下,旋即说道:“走吧,我们去给九弟道一声贺喜。”

“少爷,此时出去,只怕会人多嘴杂。”姜婉儿有些担忧。

“无妨,我早已听惯了这些闲言蜚语,不去理会便是。”

柳烟阁外,此时周围的一些下人都在忙七忙八,筹备着今天迎接贵宾的物什。

赵煜刚踏出柳烟阁,却见周围的人群都突然停滞了一下,似乎没有想到这位深居简出的六皇子居然出来了。

周围开始传来不少窃窃私语,只不过他们碍于六皇子的身份,也只敢在私底下言语。

“少爷……”

身后,姜婉儿声音有些关切,略有怒意。

赵煜摇了摇头,继续行走,并不理会这些人的指点。

柳烟阁离九皇子的玉涎宫比较远,普通人行走两刻钟便到了,不过赵煜却不紧不慢,行走了半个时辰才到。

到了玉涎宫,听得下人说九皇子去给圣皇请安了,赵煜便就留在了玉涎宫,静候他来。

偌大的玉涎宫,摆满了华贵的器具,装潢亮丽,与自己那间昏暗的柳烟阁相比,可谓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姜婉儿站在屋外候着,作为侍女,即便主子在内,她也不能贸然进入九皇子的寝宫。

一个时辰之后,屋外这才传来九皇子豪迈激昂的声音。

“哈哈哈哈……方才去给父皇请安,一起用完膳,才听闻六哥在此等候多时,实在抱歉,实在抱歉哈……”

一进门,九皇子便欣喜地跑到赵煜的身前,盯着他一阵注视。

赵阳差了赵煜两岁,年方十七,身材便有成人大小,浑身肌肉迸发,气血犹如滚滚狼烟,让赵煜有些窒气。

见到赵煜气色差了一分,赵阳这才意识到赵煜的体质不如常人,连忙撤住气息,讪笑道:“不好意思,六哥,一时高兴便忘了这茬。”

几位皇子之间,与赵煜交好的,也只有赵阳这位九皇子,不过这几年赵煜在柳烟阁中闭门不出,他们之间的联系也便少了。

赵煜轻吐了一口气,从怀中掏出了一枚符篆,递给了赵阳,“没事,听闻你近日开了武道印记,马上便去气宗修行,身为兄长,也该来给你道一声喜,我这里也没什么厉害的玩意,仅仅做了一个气运符,也便当做贺礼,还望九弟不要觉得寒酸。”

赵阳大笑一声,连说道:“怎么会,六哥你能到我这里坐上一趟,我便觉得高兴了,这个气运符我便收下了,以后六哥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吩咐九弟便是。”

赵煜摆摆手,道:“谈什么吩咐,九弟马上便是气宗弟子,今后更是飞黄腾达,能沾上你的气运,我才是需要感谢呢。”

赵阳正欲说些什么,眼角却瞥见门口处来了两道人影。

“六弟,素问你与九弟相交甚好,你久居柳烟阁我们便不说什么,不过你这一出来,便是往九弟这里走,不到父皇和我们几位兄长那边请个安,是否有些不妥呢?”

来者,是一身金黄色蟒袍的三皇子与五皇子,以片金缘,绣文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