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地阶灵器
  • 无敌从练体开始
  • 杯弓蛇影.CS
  • 2074字
  • 2019-12-08 16:20:45

当夜,两人趁着夜色赶往白家。

和门口守卫的两人报上了姓名之后,那两人看向赵煜的眼神顿时多了一些恭敬。

“两位这边请,族长已在正厅等候多时。”

领头的护卫,面带掐媚地说着。

随着护卫带路,两人很快便来到了正厅。

“哈哈哈……赵小友可让老夫好等啊……”

白南一见到二人到来,顿时眉开眼笑,没有之前在竞技场上时的那么严肃。

赵煜含笑作揖,眼角一瞥,见到此时正厅中还有不少人。

其中一人正是萧远,他站在一旁,而在他旁边,正坐着一位老态龙钟的老者,双目微垂,看起来就像一块老化的石像。

至于另一人,是一个长相稚气却又灵气的女子,怯生生地躲在白南背后,埋着头看不到表情。

“白叔叔,这位便是我的师姐,唐芷蝶。”

赵煜微微侧身,介绍身后的唐芷蝶。

白南含笑地点点头,这才说道:“来,别站着,都坐下。”

几人很快落座。

“听闻小友是天学府的预备弟子?”白南笑呵呵地问道。

赵煜解释道:“正是,此番与师姐一起,路过乾元城,正好听说这城中有竞赛,便试着参与参与。”

一旁的萧远闻言苦笑一声,挖苦道:“赵师弟谦虚了。”

赵煜无奈耸肩,若非有刘承安透露比赛奖品,他也不会参与这场竞赛,不过既然答应了刘承安,他自然是尽力而为。

萧远望着赵煜身旁的唐芷蝶,忽然问道:“既然唐师妹在此,那陆师弟想来应当也在此处,为何不见他的身影?”

唐芷蝶娇躯微微颤动一下,眼神复杂,“先前我等在东海之滨遇到了强大的妖魔,我与赵师弟掉队了,他们便先我们一步回去天学府禀告妖魔之事。”

萧远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随后不再说话。

这时,白南身后的白瑕拿出了一个锦盒,递给赵煜。

“这锦盒当中,便是御雷丹。”

接过御雷丹,赵煜摩擦着锦盒上凹凸不平的雕琢,随后放置一旁。

“多谢白叔叔。”

白南抬手一摆,欣然说道:“不必言谢,这是你凭自己的实力拿到的。”

随后,他又取出了一本薄薄的书籍,道:“这本《天元剑》本是这次大赛的奖品之一,不过我观你并不擅于使剑法,想来这本功法于你也无多大益处,白叔叔便做主给你换了一个奖品。”

说着,白南朝着外头说道:“来啊,把那东西呈上来。”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正厅之外走入来了一个青壮莽汉,手中端着一个厚重的木盘。

待那莽汉将木盘放下之后,赵煜这才看清盘上之物。

“这是我们白家的炼器师花费七七四十九日所炼制而成的地阶下品灵器,青阳拳套。”

白南将木盘上那对闪烁着青芒的拳套拿起,递给了赵煜。

“青阳拳套?”

赵煜一愣,竟然是地阶下品灵器!

灵器与功法一样,都分天地玄黄四等,而其中又分上中下三品,珍稀度虽然不比功法,但是这灵器好歹也算入了地阶,珍贵性不容置疑。

一听到是地阶灵器,无论是萧远还是唐芷蝶,望着那对青阳拳套的眼神都有些灼热。

其实白南拿出这对地阶灵器时,心中也是肉疼不已,不过为了交好赵煜,他便觉得这也值了。

赵煜岂能不知其中的意义,玄阶功法换成了地阶灵器给他,足以见着白家对他的态度。

“如此厚礼,小子不敢接受啊……”

赵煜推脱道,倒不是说他不喜欢这地阶灵器,而是意义重大,倘若拿了,便是欠了白家一个人情。

白南脸色一正,一板一眼地说道:“亏你还叫我白叔叔,叔叔送你礼物还不能接受了?难道我还送不出一件小小的灵器?”

“……”

如此一来,赵煜也便不再推脱,接下了这对青阳拳套。

拳套刚入手,一股清凉之意便悄然从他手上传来,那丝丝凉意犹如清流,迅速地驱除着体内因夏日而生的燥热。

“真是妙啊!”

赵煜心中暗道一句,倘若将这对青阳拳套炼成本命法宝,那品阶多半还会再次提高。

“看来这对拳套赵小友很是心喜,如此看来,我也算没有送错人了!”

白南呵呵一笑,旋即话锋一转,“不知道小友打算在城中逗留多久?”

赵煜一愣,却是不知白南为何有此疑问,当下说道:“我与师姐肩负使命,能早一天赶回天学府便是早一天。”

白南颔首说道:“既然如此,我这有一封书信,还劳烦小友到了天学府之后,将这封书信交予同在天学府中的小儿,白昊焱。”

“白昊焱?”赵煜重复一句,随后接过书信,“白叔叔放心,我定当送到。”

“嗯……天色也不早了,今日也有劳累,便让下人带你们去客房休息吧。”

“好的。”

随后,白南便叫来了两个下人,领着赵煜和唐芷蝶走出了正厅,前往客房。

“你们两个小辈也退下吧。”

赵煜走后,白南顿时收起了脸上的缓和,对着萧远和白瑕说道。

“是。”

两人走后,正厅此时只剩下白南与那名老者。

“萧老,你对此子有何看法?”白南恭敬地问道。

“气息沉稳,刚正不阿,特别是他那惊世骇俗的回春术,虽然年龄尚浅,但是不难看出此子日后有何壮举,。”

萧老终于睁开那对皱褶重叠的眼皮,双目炯炯有神。

白南心中微颤,倒是第一次听到眼前这位老者如此夸赞他人,令他有些意外。

“唉,我家那小子,一直高高在上惯了,想来今日经此一战,恐怕会令他生有心魔,徒生障碍。”

萧老悠悠一叹,本就佝偻的身形又苍老了许多。

白南摸着下巴,缓缓说道:“远儿那孩子,一向顺风顺水,今次受了挫折,对他的武道之路也不失为一个瓶颈,倘若他能打破这个瓶颈,他的成就定将再上一个层次。”

萧老“嗯”了一声,随后转念问道:“今日那个使出莲花招数的娃娃,来路查清楚了吗?”

“嗯。”

白南眼中突然闪过一道精光,一字一句地说道:“果然如萧老所惑,那秦音正是青云观之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