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一脚十米
  • 无敌从练体开始
  • 杯弓蛇影.CS
  • 2017字
  • 2019-11-14 13:44:09

天学府,是大燕王国首屈一指的修道院,在这个武者本就是万中无一的世界上,他们所收的学徒,确是万中无一中的那些佼佼者,这等门槛,使得普通的武者根本无法进入天学府。

赵煜眉头微蹙,对于天学府,他仅有一知半解,只知道是个牛气哄哄的修道院,至于其后的底蕴却是一概不知。

不过眼下他的任务是要教训这林凡,恐怕有些伤脑筋了。

林凡见赵煜半天没有动静,心中冷笑连连,自己上来就搬出来了后台,赵煜再想动手可就没那么容易了,届时如果他真动手了,自己事后往上一奏,准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赵煜沉吟一声,随即说道:“你便是林家的天之骄子林凡?”

这林凡,赵煜也所听闻,听说天资过人,年仅六岁就入了道,而后便让人送去了天学府修行,时至今日,也已过去了十三年,想不到今天在这里碰上。

“正是在下。”

林凡恭声说道,他虽然也有结丹境二阶的实力,可是在摸不透对方实力的情况下,他也不敢自称前辈。

赵煜“嗯”的一声,有些若无其事的说道:“今日是你等强抢民女在先,我也未曾动手,你们便不由分说打了我一通,手段之强,让我心有郁结,这可咋办?”

林凡眼角一挑,心中暗骂这小子无耻,明明是他拦截之后出头在先,现在却倒打一耙,可是将无耻做到了极致,不过想到自己这边失了口舌,只好问道:“是我们有错在先,不知如何阁下才肯将此事拂了?”

还真是上道!

得亏赵煜这些年来也在这江南郡出头了不少次,对于这种发展他早有料到,当下笑道:“简单,念你林家与我们赵家交好在先,我也不计较你那么多,让我踢一下屁股此事就当了之。”

“你!”

听到这个要求,林凡那张苍白的脸上似乎因为恼怒涌上了一丝潮红,他早该想到,眼前这个小子就是赵家那个逆天的妖孽,要不是他那老爹赵无极死命拦着,恐怕这小子现在在天学府中的地位不比自己低了。

“怎么?你不愿意?”

赵煜脸上挂着不悦,沉声问道。

林凡气结,想到此行目的,现在不方便和赵煜动手,只好问道:“可否换个条件?”

“你有和我谈的资本吗?”

闻言,赵煜脸色一沉,作势欲上,这个任务奖励那么丰厚,他怎么可能放过。

林凡脸色青红交替,思索片刻之后,环顾周围一阵才背过身去,忍声说道:“来吧!”

牛的!

赵煜心中给林凡竖了一个大拇指,这种天之骄子,平时要教训可没那么容易,这找上门来了的机会,让他不由得感叹。

周围,那些侍从一脸震惊的看着这一幕。

只见赵煜脚步踏前,《铜皮铁骨》运转全身,而后一脚径直踢向林凡的臀部。

“噗!”

随着一声闷响,林凡纤瘦的身躯应声而飞,竟被这一脚踢到了十米开外。

五倍气力加持,竟将同为结丹境的林凡踢得老远,这可把赵煜爽的,成天挨打,偶尔欺负一下别人也是颇有新意。

十米之外,林凡挣扎地从地上爬起,嘴角挂着一道猩红,他面目狰狞,盯着赵煜,眼中的尖刺仿佛要贯穿这个少年的身体。

“赵家小子,今日之辱,他日我定让你百倍奉还!”

而后捂着背部,一瘸一拐地缓缓离去。

那七个侍从,此刻也恢复了少许气力,连滚带爬地跟上林凡的脚步,对于今日所见,他们早已是吓破了胆。

然而赵煜可没理他们那么多,他那一脚踢出之后,随着一声脆响,他脑中的信息不断涌出。

“恭喜宿主完成任务,奖励一万次挨打次数与玄阶功法《铁布衫》。”

“获得玄阶功法《铁布衫》,修习本功法需要耗费挨打点数两万,请问是否修习?”

赵煜嘴角一抽,敢情他刚获得两万次挨打点数,这会就要消耗完?

不过一想到这是玄阶防御型功法,他顿时舔了舔嘴角,毫不犹豫地接受了这个选择。

“消耗两万点挨打点数,恭喜宿主习得《铁布衫》!”

毫无感情的提示声,却听得赵煜血脉膨胀。

《铁布衫》:玄阶四品功法(可提升),是由上古大能不动明王所撰,顾名思义,即使一袭布衫也可以抵御五牛之力,通过强化自身经脉,练就金刚不坏之身,可与《铜皮铁骨》合并使用,增幅五倍承击能力,相辅相成。

见到这个介绍,赵煜心中乐开了花,且不说这个功法的厉害,单是“可提升”那几个字眼,就意味着它以后可能不仅仅是玄阶,说不定还能提升到地阶、天阶。

今天可真是好日子!

先是被老爹打到了结丹境,再从林凡身上获得了这个玄阶功法,可谓是双喜临门。

赵煜拍了拍手,环顾四周,此时街道上空无一人,那个面容姣好的女子也失去了踪影,不过他并不在意这个,英雄救美,本就不图回报,有了私心就变味了。

灵力散去,赵煜鼓胀的身躯顿时松懈了许多,一股疲惫感顿时随之涌来。

“今天就算了吧,有点累了。”

打定主意,赵煜迈开脚步,慢慢悠悠地走回赵府。

“少爷,你终于回来了,两位小姐一直在找你,现在正在大厅等着。”

刚到赵府,门口的护卫便焦急地和赵煜禀报。

赵煜歪头想了一下,自己今天似乎没有惹到他家的姑奶奶吧?

赵无极共有三个子女,在赵煜之上,有两个同卵双生姐姐,与他仅仅相差一岁。

赵煜作为老幺,不说赵无极,他那两个姐姐对他是宠溺得紧,捧在手里怕碎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赵煜脑中一阵头疼,只好聋拉着脑袋往大厅走去。

一到正厅,赵煜还未说话,两道香风却先迎了上来。

在他面前,一对少女悄然而至,她们面容相似,肤如凝脂,玉颈生香,若是从外表来看,也只能从两者一青一绿的衣裳分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