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恐怖的莲花
  • 无敌从练体开始
  • 杯弓蛇影.CS
  • 2067字
  • 2019-12-01 19:59:17

重如千钧的铜锤刚一触及地面,顿时生起一股磅礴的气浪,翻涌而出。

剧烈的震颤,自脚底而起。

赵煜赫然发现,自己的身形就像被定住了,不能移动分毫。

“糟糕!竟然被锁住了气机!”

那席卷而来的气浪,如万马奔腾,带起阵阵轰鸣,铺天盖地朝着赵煜而来。

身形不能动,但是赵煜却不会坐以待毙。

“气血之力!”

“铁布衫!”

“铜皮铁骨!”

殷红的气息与暗金色体肤交汇,赵煜的防御力瞬间提到最高。

一个眨眼的时间,磅礴的气浪便将赵煜吞没。

在这股气浪面前,赵煜的身形如同风中残烛,摇摆不定。

然而,张扬并不认为这一击便能将赵煜摆平。

落地之后,他的双手急忙挥动,平举双锤,随后大开大合,又是一道轰鸣声传出。

“嗡!”

夹杂着气浪之势,张扬这一道音波攻击像是锐利的刀芒,当头劈向赵煜。

气浪拍在赵煜身上,凌冽的气息刮得他体肤一阵生疼。

气机锁定不过几息,赵煜很快便挣脱了。

张扬给他的感觉确实惊讶,不过与他之前所处的那种境地相比,却是逊色许多。

“比气势?那我便陪你!”

气血之力在这一刻喷薄而出。

“蓄意拳!”

赵煜双肘后扬,随后殷红的气息鼓胀而起。

双拳,只是普通的朝前一轰。

“呼!”

不断冲击在脸上的气浪戛然而止,就像空气被凝固了一样。

无数倾泻而去的气浪在这一刻轰然倒转,反冲而去!

“怎么可能!”

张扬双目瞪大,《撼山击》可是玄阶高品功法,在他手上催动,莫说是结丹三阶,就是同阶的武者也会被顷刻颠覆。

而张扬的音波攻击,也随着气浪返潮,疾驰朝着自己而来。

张扬睚眦欲裂,面对这股气浪,他却是一点反手的机会都没有。

举棋不定的他,在这一刻牙口一咬,竟然跃下了竞技台,躲在台下。

张扬没有赵煜那么变态的体魄,自然是不敢硬接这股气浪。

虽然他气劲强大,但是正面硬接,便有些牵强了。

见到张扬跳下竞技台,赵煜眉开眼笑。

这一战并没有什么正面交战,反而是气浪互冲,便决定了胜负。

“第二场,赵煜胜出。”

走下竞技台,张扬已然在台下等他。

“赵师弟,强啊!”

张扬朝着他竖了一个大拇指。

也是他倒霉,这竞技台上没有任何可以抵挡之物,否则他还可以借物抵御一下。

然而输了便是输了,他便是心服口服。

赵煜干笑一声,道:“张师兄那两把铜锤,可是让人望而生畏啊。”

“唉,还不是输给了你。”

张扬苦笑一声。

赵煜点点头,不可置否,并不打算在这个话题上多说。

两人很快来到休息区。

赵煜刚一落座,萧远便笑着走了过来。

“……”

又来!

赵煜嘴角一抽,真是服了这个萧远。

果然,两人又免不了一些寒暄,看得一旁的张扬不住偷笑。

第三场很快开始。

秦音对战张星剑。

两人身影一闪,便双双站至竞技台上。

赵煜饶有兴趣地看着秦音的背影。

和张扬一样,他也有着结丹八阶的实力。

不过从这个人身上的气息来看,实力居然不在张扬之下。

两人对视抱拳行礼。

张星剑是一介散修,并没有高人带领,一步步走至此地。

同阶对战,他自持有一战之力。

然而面对秦音,却似在面对一潭死水,深不可测。

秦音嘴角含笑,声音如一缕天籁,“你不过来,我可要过去了。”

话音刚落,点点红光如雨后春笋,自他脚下生起,那一点点的红光,在上升的过程中迅速绽放,化为一朵朵红粉莲花。

那些莲花在出现之后,便径直地朝着张星剑飘摇而去。

面对那闪烁着妖异红光的莲花,张星剑一点不敢松懈,脚下身法运作,身体乱扭,躲过那朵朵莲花。

他并不清楚这些莲花是为何物,但是他却是能从莲花中感受到无数磅礴的力量。

秦音看着不断扭动身体的张星剑,眼中戏谑更深。

“爆。”

随着他的一声落下,那一朵朵飘在张星剑周围的莲花,霎时间红光大放,逐渐升为金色。

“要遭!”

张星剑大惊失色,身形再度一扭,正欲飞射而出。

然而,他的反应还是慢了一些。

“砰砰砰……”

金莲崩碎,一道道剧烈的冲击从其中炸裂而出。

金光乍现,瞬间便将张星剑的身影遮蔽。

“啊……”

那金光万丈之中,只有张星剑惨烈的痛呼。

不过一瞬,张星剑带血的身形便滚至竞技台下,气息微弱,生死未知。

“嘶!”

观众席,许多人深吸了一口凉气。

且不说秦音的出招华丽,手段却是残忍至极。

“第三轮,秦音胜出。”

随着白南宣布战果,秦音满面春光地走下了竞技台。

在众人眼中,这个英姿飒爽的男子,危险至极。

“莲花?”

赵煜看着秦音的身影,心中多了一些顾忌。

这人的危险程度不在萧远之下,那一朵朵红粉莲花,若是被其外表所骗,那必将遭受灭顶之灾。

赵煜看不出来秦音所施的莲花攻击是什么品阶的功法,不过从那之中的力量,不难判断出是在玄阶之上。

那一朵朵莲花当中,似乎蕴含着一丝丝天地法则之力,也正因有这一丝丝细不可闻的力量,那些看似脆弱的莲花才能迸发出如此力量。

从没受过人指点的赵煜,并不清楚其中的奥妙。

倒是一旁的萧远,眼神一改之前的淡然,而是生出了一丝凝重。

张扬看着陷入沉默的萧远,有些担忧地问道:“萧师弟,怎么了?”

“地阶功法,此人究竟是何人?”

萧远脸色阴鸷,要知道,地阶功法的珍贵性,就连他这个天之骄子都无法获得。

他转头望向张扬,“你有听说过秦音这个人吗?”

张扬微微一愣,状若苦思,随后摇摇头说道:“尚且不知有哪个大家族姓秦,此人横空出世,恐怕没那么简单。”

萧远颔首,只是手中握着的扶手不知何时已然成了一堆木屑。

“你马上让人去调查这个秦音,看看什么来路。”

“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