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对手是张扬
  • 无敌从练体开始
  • 杯弓蛇影.CS
  • 2030字
  • 2019-12-01 13:14:17

抽签很简单,总共有八块雕琢着从一至八的数字木牌,被混合放在一个木箱子里。

抽中一号木牌,便是与五号木牌拥有者对抗,抽中二号木牌,则与六号木牌拥有者对抗,以此类推。

八人依次从木箱子中拿取了各自的木牌。

赵煜摩擦着手中的木牌。

六号。

看来自己是要与二号木牌拥有者对抗了。

面前,立着一块巨大的牌匾,上边有八个凹槽,与抽签木牌契合。

“抽到木牌后,请在木牌上刻上你们的名字,然后分别放入对应的方格中。”

白南扫了众人一眼,淡淡说道。

很快,众人便将刻好名字的木牌放入那凹槽当中。

这时,对抗双方便能知道自己所面对的究竟是谁了。

赵煜盯着二号木牌,上面写着两个端端正正的大字。

“张扬。”

赵煜尴尬一笑,对上了张扬同样尴尬的笑容。

“赵师弟,真是巧啊……”

张扬走过来,有些无奈地摊摊手。

“还请张师兄手下留情。”

赵煜抱拳笑道,嘴上却是一点都不含糊。

“赵师弟说笑了,方才第二轮竞赛时,你那恐怖的气血之力,我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

两人有说有笑,气氛和睦,看起来倒是不像竞争对手。

相比这边融洽的气氛,另外几人截然相反。

有人欢喜有人愁。

一号位的木牌上,赫然刻着萧远的名字。

而他的对位,是一个名叫周元青的武者。

周元青认得萧远,当他看到萧远的名字挂在一号凹槽时,他的心已然凉了半截。

其他人陆续下场,仅余下周元青与萧远在竞技台上。

“第三轮,为对抗赛,对抗赛的规则与第一轮相同,不过少了个条件,可以使用法宝。”

白南站在竞技台下,缓缓说道。

在他身旁,白瑕娇小的身影悄然而至。

“爹,萧远哥哥会赢的,是吗?”

白瑕娇柔的声音,像软糯的奶糖,纵使铁血硬汉,听了也会放下金铁,缴械投降。

白南眼神一扫休息区,缓缓说道:“嗯,我相信他会赢的,我观他已是九丹大圆满之境,这御雷丹对他而言可谓重要,他定然会不遗余力争夺第一名。”

“天学府中丹师也有许多,让他们炼制一颗便是,为什么不远万里来这里趟这摊浑水?”

白瑕歪着脑袋,看着萧远俊逸的背影,有些失神。

“御雷丹炼制极难,而且所需的药材材料更是难得,与其欠人人情去讨要一颗御雷丹,还不如来此地白得一颗。”

白南耐心地给他这个傻白甜女儿解答,他的眼中,溺爱如海。

正说着,竞技台上的人影终于动了。

周元青见过萧远在第一轮竞赛时的身手,结丹七阶对战结丹九阶,本身就是一道不可跨越的沟渠。

然而尽管前方是一片深渊,他依然觉得自己有一线希望。

手中,一把三尺青锋迅速凝结。

周元青的身形在这一刻变得模糊不清,就像被团团云雾萦绕,飘忽不定。

下一刻,他手中的三尺青锋悄然探出,犹如灵蛇出洞,刺向萧远。

萧远双手背负,老僧入定般的站在原地,甚至连法宝都不打算祭出,根本就没有将周元青放在眼中。

而这,便是他身处高位的自信,也是他坚如磐石的道心。

白瑕神情紧绷,心中巨石高悬,盯着萧远的身形眼睛一眨不眨。

周元青脚下连点,波纹荡漾,剑招随后而至。

一道道寒芒,自他手中递出,那三尺青锋连续不断地刺在萧远身上。

看似杂乱,实则每一剑,都是冲着萧远身上的穴位而出。

无数寒芒,每一寸都没入了萧远的体肤,然而奇异的是,却没有一丝血红溢出。

周元青心中大骇,那长剑就像刺在了空气中,没有任何抵触之感。

“怎么回事?”

这个念头,刚从周元青脑中闪出。

下一瞬,他的身形倒飞而出,滚出了竞技台。

而他的胸前,已然凹陷着一个拳印。

这一拳,周元青甚至没看见萧远是如何出手的。

仅仅一击,胜负立判。

“第一场,萧远胜出。”

所有人,无不惊呼出声。

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在萧远面前的周元青便面带痛苦地被击出场外,实在匪夷所思。

赵煜一直在看着场上的形势。

这一战,虽然毫无悬念,但是他还是惊叹萧远的手法。

若非运用了灵识,他至今还看不出来萧远究竟是如何出拳的。

从一开始周元青的造势,萧远的气机便已然锁定了周元青。

萧远的身上,逸散出了一股无形的气息,然而那股气息却毫无遗漏地落入了赵煜眼中。

那是一尊金色罗汉身姿,覆盖着他的体表,犹如实质一般。

而周元青之所以会被轰飞出去,便是由那无形铁拳所致。

单轮气势而言,那周元青从一开始便毫无胜算。

赵煜摇了摇头,看来难免会有一场恶战了。

“第二组,请两位选手上场。”

赵煜和张扬相视一笑,随后分别走上竞技台。

没有过多言语,两人只是相互行了一礼,便开始对峙。

张扬盯着赵煜,手中法宝瞬间凝练。

赵煜眉头一挑,这人看似文质彬彬,怎的法宝却是一对铜锤。

没错,张扬的双手,此刻各持一把铜锤,那铜锤大如钟摆,但是落在张扬手中却似轻物。

张扬面带狐疑,这赵煜师弟怎么不祭出法宝,怎么说自己也是结丹境八阶,难道他还不屑祭出法宝?

然而赵煜是有苦自知,要是有法宝,他自然不会托大了。

“嗡!”

张扬手中的铜锤一甩,便是一道沉闷之声,随即他便舞起手中的铜锤动了起来。

“撼山击!”

只见张扬高高跃起,铜锤甩动,顿时场上异响四起,如擂鼓鸣金一般。

众人无法想象,这身形消瘦的张扬,此刻气息如雷,犹如战神降临,令人生畏。

要说造势,这张扬所造之势,与刚才的周元青可谓是云泥之别。

磅礴的战意,更似千军万马临阵而敌,然而,这只是开始。

下一刻,张扬手中铜锤垂直而下,破空砸向地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