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第二轮竞赛
  • 无敌从练体开始
  • 杯弓蛇影.CS
  • 2019字
  • 2019-11-30 15:59:04

丁组的竞赛,与丙组的竞赛大相径庭,不过丁组此刻场上还有三人,裁判见他们并不打算斗争,便提前宣告结束。

“萧远师兄,果然实力非凡。”

见到萧远走来,赵煜面带微笑。

萧远闻言一愣。

他喊我为师兄?莫不是……

萧远望向旁边的张扬,见后者点头,这才释然笑道:“想不到赵煜兄弟还是同门,真是凑巧,哈哈哈哈……

我随天一道尊潜修多年,很少在天学府中走动,却是不知道赵师弟师从哪位尊者?”

于是,赵煜便将刚才与张扬所说的重说了一遍。

不过这次,他着重提到了唐芷蝶的名字。

果不其然,当听到唐芷蝶的名字的时候,这萧远虽然掩饰得很好,却还是让赵煜捕捉到了他眼中闪过的一丝异色。

啧啧啧……

赵煜心中直咋舌,这唐芷蝶有那么引人瞩目么,他是一点未觉。

然而,赵煜不知道的是,唐芷蝶在年轻一辈的弟子中,可是拥有着天学府双艳之一的称号。

言语间,三人已然来到了休息区。

白南走至竞技台上,声音沉稳,不大,却是一字不漏地落入整个竞技场中人的耳际。

“第一轮竞赛结束,总共有二十名参赛者晋级下一轮。”

“第二轮的竞赛很简单,我这里有一方法宝,名为镇天盘,催动时,会使得周围压力倍增,每二十息增加一倍压力,至多增至五十倍。”

“本轮晋级人数名额为八人,现在,晋级者请上来。”

说完,他从怀中取出一个玉盘,巴掌大小,状若琉璃,七彩斑斓。

将那镇天盘置于竞技场天元之位,随后退至一边,等待他们入场。

二十人很快入场,围着镇天盘站着,屏息凝神。

众人皆是清楚,这一轮测试的,是他们的忍耐力。

赵煜脸上凝重,心中反而一点不慌。

别的不说,就身体抗压能力而言,他自信满满。

“强调一遍,本轮晋级人数为八人,比赛开始后,若是谁承受不住压力,便视为淘汰。”

白南看着这群年轻人,眼光瞟到英气逼人的萧远,会心一笑。

在他看来,这场竞赛的最终胜者已经很明显了。

“萧家不愧是萧家,真是人才辈出……”

白南心中暗道一句,随后朗声说道:“准备好了便开始了。”

随着他一声令下,整个竞技场的空气陡然一滞。

无形的压力当头落下,就像一块巨石压在了众人的头顶。

赵煜肩膀一沉,不过很快便习惯了这股压力。

第一股压力,仅有二十斤。

在场二十人,除了赵煜之外,其他十九人无不是结丹五阶以上,这二十斤之力,对他们而言,还不算什么。

二十息,很快而至。

二十斤之力陡然翻倍,压力来到了四十斤。

赵煜仿若未觉,四十斤,就是连普通人都能承受,那些干搬运的粗汉,哪个随手不是搬个一二百斤的货物。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每过二十息,那突如其来的二十斤压力便一点点地压到众人身上。

一开始还好,毕竟修道的武者,身体素质都比普通人要强上一些,这点小压力自然是应付自如。

然而没过多久,当压力来到二十倍时,已然有不少人涨红了脸色。

二十倍压力,也就是四百斤重压!

这二十息,对他们来说可谓漫长。

第十二息时,终于有武者承受不住压力,被狠狠压倒在地,再起不能。

白南微微摇头,手中灵力变幻,指向镇天盘。

镇天盘受到灵力催动,七彩光芒悠悠转动,照拂在那名倒地的武者身上。

光芒刚触及他的体表,那人便觉得浑身压力陡然消失,不再难受。

“一人出局。”

白南风轻云淡的声音悠然飘来。

那名倒地的武者闻言身形一震,随后垂头丧气地爬起身走出场外。

倒地后无法再起,便视为淘汰,很简单的规则。

部分人本已是不堪重负,却见那人黯然离去的背影,只能继续咬牙支撑。

二十息一到,压力再上一层楼。

“噗!”

压力刚一变转,便有一人鲜血喷出。

赵煜艰难地转头去看,却见得那人双眼泛红,气喘如牛,脖上青筋扭成一团,显然已是到了极限。

果不其然,二十息一到,压力再升二十斤,那人双眼登时一白,就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身体犹如受了一记重锤,狠狠地砸向地面。

“砰!”

地板与骨骼碎裂的声音一并传出。

沉闷的声音让人忍不住捏了一把冷汗。

赵煜的额角已是爬满密汗,衣襟一片汗湿。

气血之力,已然覆盖了全身。

从三百斤的压力开始,赵煜便发现体内的挨打次数正逐渐地增长的。

此后每增加二十斤,次数也从一开始的“一”转变为“二”,再由“二”转变为“三”……

这个发现,对赵煜而言无疑是天大的喜讯!

普通的修炼之法对他而言并没有多大裨益,想要晋升境界,也就只能通过挨打累积,才能突破境界。

如今场上那些人的实力一个比一个高强,比如萧远,便是让赵煜担心的一个点。

萧远和李永寿同时结丹九阶,给人的气息却是截然相反,前者那种凝练扎实的气息,稳扎稳打,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同一境界,尚有优劣之分,而萧远,无疑是其中的佼佼者。

重压依旧,场上已然有不少人承受不住压力相继退场。

此时,多数人都将目光落在了赵煜身上。

那些结丹五阶、六阶的都承受不住的重压,这个少年却像一座屹立不动的高山,稳稳当当地站着。

白南眼中闪过一丝诧异。

这个样貌不过十六之龄的少年,是从哪里蹦出来的?

要知道,此时的压力已是提至六百斤之重,考验的不仅仅是自身力量,更多的是肉体的承受力。

空有力量,骨骼也会因为承受不住力量而崩碎。

可是他看赵煜,却像个没事人一样,不似其他部分武者早已皮开肉绽。

他如何都不会想到,赵煜这厮竟然是个练体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