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报名竞赛
  • 无敌从练体开始
  • 杯弓蛇影.CS
  • 2031字
  • 2019-11-28 14:16:49

又喝了几轮,刘承安终于遭不住,连说道:“不来了不来了,再喝下去明天可起不来看白家竞赛……”

赵煜哑然失笑,这刘老哥看起来五大三粗,酒量倒是不咋滴。

“我送你回去吧?”

“不必了,我还走得了……”

边说着,刘承安步履瞒珊,摇摇晃晃地走出酒馆。

不得不说,由于气血之力的原因,赵煜如今的酒量可谓惊人,几斤烈酒下肚,脸不红气不喘的。

唤来小二结了账,赵煜便起身,行至街上。

本来以为这刘承安会恼羞成怒找自己茬儿,没想到反而和自己喝上了。

不过得知了明日竞赛的消息,却是赚大了。

夏夜,燥热无比。

酒肉穿肠过,赵煜现在只觉得浑身燥热无比,这才注意到身上的衣服早已破烂不堪。

路过裁缝店时换了一身新衣裳,赵煜便回酒馆休息。

第二天很快到来。

赵煜是被鞭炮声吵醒的。

清晨时分,乾元城已是热闹非凡。

三年一度的盛会即将开幕,一大早,长街上人群涌动,接踵摩肩。

赵煜敲了敲隐隐作痛的脑袋,这才发现唐芷蝶已经在他的房中。

“你……你怎么在我的房里?”

赵煜脸色有些古怪地看着面前这个女子。

唐芷蝶白了他一眼,随后说道:“既然你醒了,那我们便快赶路回天学府。”

“等等。”

赵煜突然喊住唐芷蝶,“既然今天是这什么竞赛开幕,我们看上一眼再走也不迟?”

换来的,是唐芷蝶如刀一般锋利的目光。

“咳……听说这次竞赛奖励丰厚得很,好像是那什么御雷丹。”

“御雷丹?!”

唐芷蝶脸色一变,眼中有些喜色。

“真是御雷丹?这御雷丹可是六品高阶丹药,价值连城!”

“应该是吧,他应该没有理由骗我。”

“谁?”

于是,赵煜便将昨晚与刘承安喝酒的是一五一十的讲给了唐芷蝶听。

“如他所说,那应该真的是御雷丹。”

“既然如此,那……”

赵煜没有说下去,只是望着唐芷蝶。

叹了口气,唐芷蝶无奈说道:“这场竞赛只能由你去参与。”

“为什么?”

“天学府有明言规定,弟子出外游历时不得以私人目的去参与其他势力的竞争。”

“切……迂腐。”

赵煜啐了一口,随后问道:“那你怎么打算?”

“我会去看的,你不必在意我。”

“那行!”

赵煜嘴都笑开了,价值连城的御雷丹。

他要发了!

告别唐芷蝶,赵煜的身影很快融入这片人山人海当中。

唐芷蝶倚着窗沿,看着赵煜逐渐远去的身影,一时间有些恍惚。

今早,她的气息有些紊乱,隐隐有突破境界的感觉。

宫阳处的八颗金丹,此刻正在飞速旋转,疯狂汲取着大气中微薄的灵气。

唐芷蝶眉头微蹙,端坐于刚在赵煜所睡的床上,调节气息。

长街上锣鼓喧天,谁也没有注意这里的变动。

赵煜随着人流缓缓前进。

左右,不时有人讨论着今天的竞赛。

听着他们讨论哪一方哪一路来了什么强者,对方实力有多恐怖如斯,有多强大。

赵煜只觉得兴致寥寥。

没入道的普通人,看事只看势,他们所看到的不过是明面上的人物,那些名不见经传的武者,他们一个不认识。

而正是这些来路莫名的武者,往往都有可能成为黑马。

赵煜干笑一声。

好像自己也是属于这种来路莫名的武者。

没多时,人流汇集,众人很快便来到了今天的主要场地——白家竞技场。

说起这白家,在这乾元城中可谓是只手遮天,家族势力庞大,掌控着城内所有地盘脉络,事业蒸蒸日上。

而他们所设的竞技场,也是建立在城中最为瞩目的地方——乾元城中央。

竞技场并不大,呈正方形,长宽百尺,一人腰高。

至于看台,则是环绕一起,占地极广,更似于斗兽场。

此时,看台上已经落座了不少群众。

报名竞赛没有别的禁制,无论师从何派,还是逃亡在外,只要是结丹境,就可以报名。

由此可见,白家的底蕴有多强大了。

报名临近尾声,赵煜才排上号。

“叫什么名字?”

前头,桌案后面坐着一个做笔录的书生,他头都没抬,只是淡淡的问道。

甚至都不问是从何处来。

赵煜答道:“赵煜,煜是煜明的煜。”

书生不耐烦的说道:“拿着这个牌,进去里边等着。”

说着,他甩了一个木牌给赵煜。

赵煜接过木牌,摩擦着上边的木纹。

“丁组——九十六位。”

赵煜讶异,倒是没想到今天居然这么多人参赛。

在他前头,还有甲乙丙三个小组,每组都是九十九为一组。

初来乍到,便能赶上这种盛会,让他有了些许期待。

能云集这么多结丹境强者的盛会,举办者的实力是毋庸置疑的。

依照着书生的指示,赵煜来到了参赛者等候席。

此时,竞技场上,一个中年人正在讲话。

“参赛规则,很简单,总共三轮。”

“第一轮,每组九十九人,到这竞技台上进行搏斗,不得使用法宝,这也是为了安全着想,失去战力或者脱离竞技台,视为弃权,时限为半个时辰,办个时辰后,还在场上站着的晋级下一轮。”

言毕,中年人默然离去。

总共四组,分为四次进行,而更重要的是,那中年人没有提到别的规则,也就是说可以组队搏斗。

中年人下去后,他身旁缓缓走来一个面容姣好的少女,明眸皓齿,年龄并不大,却不难看出是个美人胚子。

“父亲,难道你不担心他们全部组队晋级吗?”

少女轻灵的声音,婉转动听。

中年男人背负着双手慢步走着,那张面色和蔼的脸上,给人一种气宇轩昂的感觉。

听到少女的提问,他哑然一笑,看着她,眼神宠溺地笑道:“瑕儿,你游历归来不久,你这疑问,等会看下去便明白了,呵呵……”

两人一说一笑的缓缓走进观众席,在观众席之上,建立着一排特殊看席。

这排看席,便是为那些身份特殊的人而设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