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御雷丹
  • 无敌从练体开始
  • 杯弓蛇影.CS
  • 2033字
  • 2019-11-27 19:59:17

和陈掌柜道了谢,赵煜和唐芷蝶两人便走出了天下钱庄。

路上行人依然是络绎不绝。

大晚上还能如此热闹,这放在江南郡绝无可能的景象。

储钱灵玉有一个妙用之处,在这个武者当道的世界,但凡一家开店的,都能运用这个储钱灵玉去付账,相应的,也会扣除储钱灵玉中的点数。

钱庄的便利,便由此体现了,毕竟存钱需要支付手续费,取钱可是不需要任何费用,这也深受广大平民追崇。

毕竟,身上老是背着一袋厚重的钱袋,是极为不方便的。

“长夜漫漫,现在有钱了,要不要去吃顿大餐?”

赵煜忽然提议。

唐芷蝶摇摇头,“你饿了便去吃吧,不必管我。”

“好嘞!”

正说着,两人便到了一间酒馆之前。

此间,人声鼎沸,里头多数人喝得酩酊大醉。

唐芷蝶秀眉微蹙,眼中闪过一丝嫌恶。

觉察到了唐芷蝶陡然发冷的感觉,赵煜嘿嘿一笑,唤来了小二。

“给我安排一间上等的房间,送这位美女上去,顺便给我整一桌酒菜。”

“好嘞,客官,里边请。”

落座后,赵煜让小二切来二斤羊肉,大快朵颐。

吃得正兴起,旁边一桌突然有一人倒了过来。

那人喝得大醉,趴在赵煜这桌不断呕吐起来,地上顿时一片狼藉。

“喂,兄弟……”

赵煜冷着声看向旁边。

旁边一桌还有两人正在喝着美酒,浑然未觉有人喊他们。

酒气冲鼻,赵煜心中反感更甚,但是看那两人醉生梦死的模样,说什么也无济于事。

“小二,给我换一桌。”赵煜大声喝道。

那小二听得赵煜语气中的不悦,连忙小跑过来。

他看了一眼,很快便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正打算说话,耳迹却传来了一个熟悉的中年声。

“我道这声音咋个那么耳熟,原来是你小子。”

旁边的一桌,突然站起来了一个中年人,脸色涨红,也不知道是喝了酒的原因还是气愤的原因。

赵煜看着慢步走来的中年壮汉,笑道:“真是巧啊。”

来人,正是之前摆摊的摊位老板。

“小子,牛逼嗷!”

这中年壮汉涨红的脸上,青筋若隐若现,看来气得不轻。

一朝得意,一朝失意,痛失百两黄金的他正在此地买醉,却忽然听得那个令他破产的少年正在此地,怎能不怒。

赵煜眼角含笑,热情道:“来来来,老哥,一块喝酒吃肉,今天这顿我请!”

说完,赵煜不动声色地一踢旁边的矮凳,那个趴着的醉汉登时摔倒在地,死鱼似的流着哈喇子。

又叫了两斤手抓羊肉,赵煜招呼道:“来来来,老哥,敞开了吃!”

中年壮汉抹了一下眼角的泪水,心道老子再怎么吃也吃不回一百两黄金。

不过,化悲愤为食欲,中年壮汉还是一点不客气地乱啃起来。

有人陪吃,赵煜胃口大开,一扫方才不悦,和眼前这个中年壮汉畅聊起来。

金樽交响,两人似乎忘记了先前闹剧般的相识,更像是忘年之交。

“唉,赵老弟,你这力量,老哥是不得不服!”

酒过三巡,刘承安吞下满嘴烧肉后,大赞道。

“哈哈……老哥说笑了,不过是些不入流的小伎俩。”

赵煜仰头又喝了一杯。

烈酒入喉,那丝丝暖流与烧肉交汇,生起奇妙的食欲感。

刘承安见他不打算多说这个,也就识趣的不多过问,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想必你也听说了明日那白家举办的竞赛,有没有兴趣?”

赵煜摇摇头,正如唐芷蝶所说,回天学府更为重要,这玄阶功法,想来天学府中也有吧。

“不是我说,老弟你有这身本事,不去碰碰运气可惜了,今年的大奖可是妙得很啊。”

刘承安又喝了一口酒,惋惜道。

“大奖?老哥说的是玄阶高品功法吗?”赵煜问道。

“玄阶功法?不不不,那只是坊间的传闻。”

刘承安摆摆手,打了个酒嗝,这才醉醺醺地说道:“小道消息称,这回竞赛不同往届,听说这终极奖励,可是高品丹药御雷丹。”

“御雷丹?”

“没错……哦呜……老弟你不会没听说过御雷丹吧?”

刘承安又打了一个酒嗝,一边睁大眼睛看着赵煜。

赵煜摇摇头,一头雾水。

刘承安咂咂舌,道:“这御雷丹可以提高自身对雷电的掌控力,更玄妙的是,结丹九阶晋级元婴时,可以提高渡劫的几率,有多珍贵,想必不用我多说了吧?”

赵煜“嘶”的吸了一口凉气,提高渡劫几率,那可是逆天之物!

武者修为到达结丹九阶之后,再往前迈一步,便是元婴之镜,宫阳化至元婴时,必然会招来天劫。

而这天劫,稍有不慎,便会给劈得渣都不剩,身死道消,不过有弊也有利,劫数越大,危险虽然越大,但是收益也成正比。

御雷丹,无疑很大程度地降低了天劫的危险程度,相当于多了一条命在手中,这等逆天之物,很多人抢破了头也得不到。

“当真?”赵煜谨慎问道。

“那是自然,老哥我还会骗你?”

刘承安脱口而出,似乎真把赵煜当做异姓兄弟了。

赵煜畅怀大笑,道:“这么珍贵的消息,老哥你如此不吝告诉我,不会在打什么主意吧?”

刘承安老脸一红,看起来像一个红灯笼,“嘿嘿,老哥我就不藏着掖着了,只要你到时将这颗御雷丹卖给我,我会给你大价钱。”

“你就如此笃定我能夺冠?”

“那可不,老哥我看人一向很准!”

刘承安拍着胸脯,信心满满地说道。

赵煜哑然失笑,他倒是不稀罕这什么御雷丹,这天劫对那些主修宫阳的武者而言确实是大劫难,不过这和他一个练体的貌似八竿子打不着关系。

说实话,吸引力不大。

不过,他倒是对刘承安所说的大价钱有兴趣。

正所谓一分钱难倒好汉,行走天下,没钱可不行。

今天好在有刘承安白给了他一百黄金,赢下这御雷丹,也算感谢他这赠金之恩吧。

“行,我会参加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