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进入李府
  • 无敌从练体开始
  • 杯弓蛇影.CS
  • 2010字
  • 2019-11-23 09:18:26

守门两个大汉见着李三省手中的玉牌,便让开了道,做了个请的姿势。

由始至终,那两人都未发一言。

穿过红漆大门,赵煜这才清楚这李家庄为什么叫李家庄,而非叫做李府了。

眼前,是一片更小的世界。

相比外边的镇上,这里宽广无比,四面围墙高砌,俨然与世隔绝。

或者说,这整个李家庄,就是一个被封闭的小城镇更为合适。

这等手笔……

赵煜有些惊叹。

一个家族,能做到一个城镇那么大,能量之大,可想而知。

刚穿过门,迎面便是热闹的街市。

而这时,便有人觉察到有外来者进入了。

“哟,这不是我们家三哥嘛?”

一个阴柔的声音,阴阳怪气地适时从旁边传来。

赵煜循声望去,却见是个面如冠玉的男子,看起手中摇着折扇,徐徐走来。

那男子瞧着李三省身后二人,冷笑道:“三哥,带着两个外人,这是要去哪啊?”

李三省脸色阴沉,但却没有理会他语气中的敌意,道:“六弟,这两位是天学府的弟子,我正要带他们去和家主会谈。”

阴柔男子面色狐疑,盯着赵煜与唐芷蝶,掐着嗓子说道:“你说他们是天学府的弟子,他们就是?家主近来烦心事多,你这废物还是少些去烦他比较好。”

李三省眉头一皱,问道:“六弟你这是何意?”

“家主你是别想见到了,这两人便由我领去会见家主。”阴柔男子朝着他摇摇头,不屑说道。

“这怎么行?”

李三省满脸怒容。

“这两位小友途经此地,与我也算交好,自然是由我亲自推荐才说得过去,李永寿,你不要太过分了!”

李永寿倒是不怒,反而笑吟吟地盯着他,道:“要怪,只能怪你是个废物,进不了本家,给你一座酒楼打理,已经是很慷慨了。”

“你……”

李三省气息一滞,心口愤懑不已。

旁边,赵煜和唐芷蝶倒是不可置否,武者当道,强者为尊,世间便是如此。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种家族中的争斗,屡见不鲜,他们也无权去参一手。

没多时,两人争辩完了,那李三省一脸歉意地来到赵煜二人面前。

“两位小友,实在对不住,本来我是打算由我亲自带你们去会见家主,不过眼下可能没办法了,便由我六弟替我引荐你们吧。”

赵煜摆摆手,说道:“无妨。”

唐芷蝶微微颔首,示意他不要在意。

李三省回首望了一眼洋洋得意的李永寿,当下怒上心头,拂袖而去。

“灵视。”

眼中,一道红芒闪过,李永寿的信息一览无余。

竟然是结丹九阶!

赵煜心中有些吃惊,这个阴柔男子实力竟然如此高强,若只是看外表,恐怕会被他骗了去。

脸上却是平静地对着李永寿客气道:“那就有劳李先生引荐了。”

阴柔男子刻意隐匿了气息,不过唐芷蝶还是隐约可以感觉到对方实力高强,眼中多了一丝紧张之色。

李永寿瞥了他们一眼,问道:“你们是天学府弟子?”

“正是。”

“那你们随我来。”

说完,他领走走在前,也不怕赵煜与唐芷蝶不跟上,径直朝前走去。

“虽然两位是天学府弟子,不过在这李家庄里,还望两位谨言慎行,以免触犯到什么麻烦。”

前头,李永寿有意无意地说道。

赵煜和唐芷蝶对视一眼,更加确定了心中的疑惑。

这个李永寿,如此警告,恐怕是想隐瞒什么事情。

没有多余话语,李永寿带着两人在小城中左拐右拐,走了大半天,才来到一个装潢辉煌的府邸前。

赵煜左右看了一下,周围无不是重兵把守,戒备森严。

心中苦笑,也不知道接这个任务到底是对是错。

这李永寿,多半在李家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那些守卫一见到他都恭恭敬敬地让开了道,哪里需要什么玉牌。

进了府邸,深宅大院的景象顿时映入眼前。

突然,赵煜眉头一皱。

不得不说,这李家庄地处灵脉之上,这里灵气相比外界浓郁几倍,是极佳的修炼场所。

只是当赵煜前脚刚踏入这李府之中,一股古怪而熟悉的气息顿时扑面而来。

这股气息微弱至极,但是赵煜如今灵蕴已然强化激活,气息感知力不日耳语。

怎么会有妖魔的气息?

赵煜面色古怪,望向身旁的唐芷蝶。

然而唐芷蝶似乎没有觉察到,只是疑惑地望向他。

赵煜微微一滞,才想起来唐芷蝶并没有自己这等捕捉力,心中不由得一沉。

正是烈日当头,李家府邸中却有着丝丝寒意。

白天怎么会有妖魔呢?妖魔不是夜晚子时才出现的么?

赵煜心中疑惑更甚。

“怎么了?你怎么不走了?”

唐芷蝶走在前头,见赵煜没有跟上,便回头问道。

“这就来。”

赵煜连忙跟上,生怕他们起了疑心。

之前与妖魔头领大战,妖魔那股冲天的煞气让他印象深刻,这会感受着空气中的这股气息,让他有些烦躁。

“你没事吧?”

唐芷蝶看着他那不自然的表情,有些担心地问道。

“没事,只是看着这府邸,突然想起了家。”赵煜朦胧地答道。

唐芷蝶点点头,不再问他。

这府邸属实宽大,三人又走了一会,才走到了正厅。

李永寿大手大脚地随便找了张矮凳坐下,随后对着旁边的下人说道:“去和家主说一声,就说有天学府弟子到访。”

那下人闻言一喜,登时便跑了出去。

“你们两位也坐吧。”

李永寿虽然阴阳怪气,倒还是很客气地说道。

两人落座。

下人很快去而复返,却是脸色凝重地在李永寿的耳迹低语几句。

那李永寿一听脸色登时一变。

“两位小友,家主方才在书房突然卧倒,我先去看下情况,还请二位在此等候。”

说完,李永寿心急火燎地离去。

大厅上,只剩下赵煜与唐芷蝶。

唐芷蝶平静地端坐着,倒是赵煜,脸色有些低沉。

这些人,究竟在打什么心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