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奇怪的任务
  • 无敌从练体开始
  • 杯弓蛇影.CS
  • 2017字
  • 2019-11-21 20:01:52

天色,已经逐渐暗下。

酒楼内,灯火通明。

那一堂子食客与酒楼伙计围在大堂,面面相觑,却是不敢发言。

而作俑者,此刻一脚挎着板凳,一脚踩在地上,守在门口。

在他身旁,一个冷艳女子只是静静地站着。

酒楼之外,也是围满了人,指指点点地说着话。

也不知过了多久,街道口终于徐徐走过来了一个人影。

那人一见这边围堵满了人群,当下怒吼一声。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围观的人群一听这个声音,便是知道正主来了,连忙撤出一条道来给他走过。

透过通道一眼望去,却是看到了酒楼门口正坐着个少年。

“怎么回事?”

李三省缓缓走过去,脚步稳重。

“你就是这酒楼的主儿?”

见这阵仗,赵煜便明白了来者的身份。

来者是个中年人模样,一身朴实的棕衣,面容也是平平无奇,乌发庞起,看起来颇为精神。

李三省眉头微蹙,望了一眼赵煜的背后,面带疑惑地问道:“小友这是何意?”

见他语中含带客气,赵煜也不便摆谱,站起身来说道:“这个还得问你们的伙计了。”

说完,他回头朝着那个先前应答的小二微微一笑,示意他解释。

那小二一见赵煜这不怀好意的笑容,登时吓得腿脚发软,连忙一五一十的如实道给掌柜听。

边听着,李三省的眉毛却是越皱越紧,脸色也逐渐阴沉。

“胡闹!”

那小二刚说到五十两之事,李三省便勃然大怒地吼道。

此刻他恨不得生啖其肉。

刚过来时,他仅是一感应便知道了眼前这对青年男女的实力。

天资与实力,都是上上之姿。

平时这些伙计刁难来往过客也就算了,那些都只是一些平平无奇的软脚虾,李三省也就睁只眼闭只眼,想不到今天这些瞎了眼的伙计竟然如此不识相。

这下想交好可难办了啊……

李三省心中郁闷,脸上却是依然保持怒容。

“两位小友,店里伙计有眼不识泰山,还望两位少侠不计前嫌,这顿餐食,就当是给两位的赔礼。”

“哦?”

赵煜有些讶异,照理说这个掌柜的应该会袒护他的伙计,想不到却是反过来了。

唐芷蝶反而没有什么表示,觉得这是在正常不过的事。

天下之大,多得是名门之后或者高人之徒出外游历,稍一不慎都会惹来无妄之灾,这也是很多老一辈的人为什么不会去欺压那些天之骄子的原因。

“还未请问两位少侠的名字?从何处来?”

李三省腆着一张老脸,反而想问出他们的来路。

赵煜犹豫了一下,才说道:“我们是天学府的弟子,我叫赵煜,她是我的师姐,唐芷蝶。”

听到赵煜的介绍,唐芷蝶眼中终于有些释然。

这家伙,也不是那么的铁石心肠嘛。

李三省闻言一愣,旋即大笑几声,语气变得更为缓和。

“原来是天学府门下,两位小友是否师承道一尊者?”

这个问题可难道赵煜了,他还未正式拜入天学府门下,具体如何也是不知。

边想着,他望向了唐芷蝶。

唐芷蝶似乎料到了他会问自己,只是简单地答道:“正是。”

李三省闻言喜上眉梢。

“呵呵,那如此说来就是误会了……”

李家庄也算是名门望族,李家主曾经效命于大燕朝廷,曾有过一官半职,如今已是古稀之年,便告老还乡了。

而李三省正是李家主的三子,不过他身为庶子,自己又没有修道天赋,便分了个酒楼给他打理,日子也算过得心安。

边说着,李三省开始向他们说到他的一个侄儿。

原来李三省的兄长李一山,育有一子,名叫李修竹,自幼天资非凡,早早便受邀送去了天学府修道,至今也有些年未归了。

一听到李修竹的名字,赵煜明显感应到身后的唐芷蝶娇躯微微一震。

“你认识李修竹?”

唐芷蝶淡淡说道:“修竹师兄的名声,整个天学府没有人不晓得。”

“哦?”

李三省一听两人谈话,登时有些乐了,“看来我那侄儿在天学府混得不错。”

唐芷蝶微微颔首。

“修竹师兄在同辈中,实力数一数二,为人阔达,已经是连续两届证道会的冠军。”

证道会?

赵煜突然来了兴趣。

不过唐芷蝶并不打算多说,瞥了赵煜一眼,示意他不要多问。

李三省那张老脸此时已是乐得合不拢嘴了。

正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李修竹他日若是归来,有他相助,这李家庄多半会更上一层楼。

“这天色已晚,两位小友,不如就到我的酒楼里住上一宿,家主念叨孙儿已久,想多听些关于他的消息,明日便到府上一趟,不知意下如何?”

唐芷蝶望着赵煜,一言不发。

这种目光,赵煜只觉得如芒刺在背,眼下回天学府才是主要,不宜多逗留。

正打算拒绝,心中那个冰冷的声音突然响起。

“支线任务:调查李家庄不为人知的事,奖励十万挨打次数。”

什么?调查李家庄?

赵煜微微一愣,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任务?

不过他脸上不动声色,奖励十万次挨打次数,与之前那妖魔头领的奖励一样。

看来凶险万分啊……

不过他既然被称为赵少侠,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嘛,也不是看重这什么奖励的,就纯粹的是热心。

“没问题,明天便劳烦先生了。”

说完,赵煜便朝着李三省躬身作揖。

“呵呵,那就如此说定了。”

李三省摸了摸胡子拉渣的下巴,笑着在前面引路。

“毛儿,赶紧给老子滚过来,给两位贵客安排一间上好的房间。”

“是……”

小二颤颤巍巍地跑了过来。

“等会,李先生,怎么是一间房呢?”

赵煜忽然反应过来。

身后,那道目光已经快把他灼穿。

李三省老眼骨碌一转,嘿嘿一笑。

“难道……你们两位不是道侣吗?”

赵煜一愣,连忙摆手说道:“误会了,我们只是简单的同门关系。”

“哦……那毛儿,安排两间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