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盘龙镇
  • 无敌从练体开始
  • 杯弓蛇影.CS
  • 2045字
  • 2019-11-20 09:40:59

一道清风微微拂过。

赵煜缓缓吐出一口浊气,背着身,轻声说道:“谢谢你的药。”

在他身后,唐芷蝶的身形悄然静立,眼眸低垂。

想她在天学府中的地位,此刻眼前这个少年竟然对她如此淡然,心中不由得多了一丝被轻视的恼意。

不过她却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客套地说道:“同门相助,理所应当,不必挂在心上。”

赵煜摇了摇头,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深究。

烈阳当空,此时已是晌午时分。

赵煜回首,看到她那一袭紫色裙带少了几段布条,便明白了。

“这里是哪里?”

唐芷蝶微微摇头,表示不知。

赵煜一拍脑袋,登时有些当机。

昨夜他负伤惨重,又因气上心头胡乱行走,此时已是忘了身处何地。

望着周围陌生的环境,他无奈说道:“看来我们迷路了。”

“我知道。”

唐芷蝶又从怀中取出一瓶金疮药,捏在手中摇了摇,示意告诉他该换药了。

赵煜一见这药瓶,脸色猛然一青,连连摆手说道:“不必了不必了,你这药过于神效,我伤势已经好了七七八八了。”

边说着,他身形一动,原地打了一套毫无章法的把式,生怕她又把那奇痛无比的金疮药敷上来。

看着他一副滑稽的模样,唐芷蝶突然“噗”的一声,轻笑起来。

少女银铃般的轻笑,犹如丝丝清流,沁人心脾,纵使烈炎夏日,也让人不由得心生清凉之意。

赵煜听着她那诱人心扉的笑声,心中狂念清心咒,仿若未闻,拳脚并用,继续舞动着。

好一会,少女才止住笑声。

赵煜这才停下了动作,望着她说道:“走吧。”

“去哪?”

“天学府。”

“你怎么突然改变主意了?”

“去做一个男人该做的事。”

唐芷蝶跟上了他的脚步,却止不住低声嘀咕:“明明只是个十五岁的小少年,还装老成了。”

走在前面的赵煜,嘴角微微一抽,装作什么都说听到,大步流星地走着。

……

日落之时,两人终于走出了密林,来到了人烟密集的镇上。

赵煜抬头看了一眼镇口的挂牌。

盘龙镇

饶有意思的名字,进了这座小镇,是龙也得盘着的意思么。

赵煜脸色平静,缓缓走入了这伏龙镇。

在他身后,唐芷蝶保持着五尺之距跟着,气息收敛,就像是个普通人。

倒是赵煜有些无语,这人蒙着紫纱,气质撩人,哪有什么普通人的模样?

不过他并不想管她掩耳盗铃的做法,腹中已是空了一整天,得赶紧找一些吃食充饥。

两人一前一后,停在了一座酒楼之下。

赵煜突然回头,笑嘻嘻地问道:“唐师姐,你有带盘缠吗?”

唐芷蝶瞟了他一眼,只觉得这人恬不知耻,只有在这个时候才叫她师姐,却还是从腰间取出了几枚碎银。

“只有这些了。”

以往,陆之言是他们几人的钱袋,在外游历,都是由他出的钱,她也就没带多少。

赵煜接过银子,笑容满面。

“走,我们去里边吃一顿大餐。”

说着,一脚跨入那酒楼之中。

伏龙镇远近闻名,镇上人口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不需要外界的供给,也能自给自足。

此间已是接近日落,酒楼中人声鼎沸,来往的人络绎不绝。

走进酒楼,迎面走来了一个肩膀上披着布条的小二。

身材矮小,肤如腊色,眼力却是很尖,前者虽然一副灰头土脸的样子,但他还是一眼看到了赵煜身后的气质非凡的唐芷蝶。

“两位客官,是打尖还是住宿?”

在这一行混得久了,他们自然懂得人不可貌相,若是以一个人的外貌定夺他人的重量,那他们早就倒闭了。

这个世界,就是有那么一些奇怪的武者,喜欢这样。

赵煜负手而立,左右观望了一下,若无其事地说道:“先弄些吃的吧。”

“好嘞!里边请!”

小二做了一个请的姿势,领着他们走上二楼。

楼下已是满堂食客,只有二楼还有几处空位。

坐下之后,赵煜当即连说了几道硬菜,什么酱烧猪蹄、叫花鸡、卤水鸭子……统统都叫了一遍。

一旁,唐芷蝶的眼中闪过一丝古怪。

她给的银两根本不足以吃这么多,他想干什么?

不过她却没阻止赵煜,她倒想看看他到底想干什么。

没多时,原本空荡荡的桌面铺满了美味可口的菜肴。

赵煜口中生津,咽了一口后,道:“吃吧,不要客气,我请。”

说完,他也不理会唐芷蝶,两手抓着一只烤乳鸽乱啃起来。

兴许是习惯了他的作为,唐芷蝶无奈地摇摇头。

她已辟谷多日,这种杂质奇多的食物她并不感兴趣。

武者一般修为到达了结丹七阶以上,也就是结丹高阶,便可以逐渐舍弃进食,进入辟谷期。

寻常的食物中,有着太多不必要的杂质,若是食之,则会影响其后的根基。

而这个根基,便是元婴。

九丹为境,再想突破,便是需要凝聚丹元,揉为人形,视为人灵。

而这元婴,则是武者的第二道根基,元婴越清澈,所吸取的力量则更为恐怖。

这也就是为什么结丹境高阶之后选择辟谷的原因了。

然而赵煜可不懂这个,只当做唐芷蝶在扮演什么芊芊玉女。

巴不得你不吃!

这厮也是个狠人,这八仙桌上满满的一桌硬菜,竟然全数入了他的腹中,看得唐芷蝶一阵心惊肉跳,生怕他的肚皮会随时炸开。

“啊~人生得意须尽欢……”

一顿风云残卷之后,赵煜敞开了肚皮,舔着嘴慢悠悠地吟起诗来。

唐芷蝶眉毛直跳。

眼前这货与先前在丛林中的性情判若两人,若不是亲眼所见,她怎么都不会把那个杀神一般的人联系到他身上。

“你打算怎么办?”

唐芷蝶眼神古怪,很是担忧。

赵煜吃得高兴,当下不假思索地说道:“什么怎么办?给了钱就走人啊!”

“我给你的钱貌似不够。”

“够的。”

“我给你的只有五两银子,你这一餐少说也要十两,怎么够?”

面对唐芷蝶的质问,赵煜只觉得不在同一个世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