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序曲
  • 逆流十八载
  • 半缘222
  • 2135字
  • 2022-04-01 14:23:16

四月底。

暮春,晚十点。

夜微凉。

“啪!”

一声轻响,秦林搬了一张小板凳,坐到正在看电视的父母面前,满脸的凝重与严肃。

“嗯哼!”

然而秦林还没来得及开口,老妈柳兰就咳嗽了一声,老爸秦为民虽然没说什么,但同样斜了他一眼。

“呃......”

秦林到嘴的话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了。

“小林啊,离高考也就还有两个来月了。”

柳兰手中纳着鞋垫,连头都没抬,淡定地说道。

天气马上要热了,得抓紧时间给爷儿俩做几双舒服点的鞋垫子,否则袜子太薄,走路不舒服,至于秦林,如果再不自觉的话,待会儿让他爸打一顿就好了。

“我知道啊?”

秦林诧异。

“知道你还敢过来?”

柳兰抬头瞪了秦林一眼,“什么时候了,还想看电视?心底没点数吗!”

“不是不是,我不是想看电视。”

秦林连连摇头,现在的电视有什么好看的,假的要死。

“那是在学校犯了错误?你干什么坏事了?”

柳兰的眼神顿时凝了起来。

“没有没有,老妈你是知道我的,您儿子老实着呢!”

“那是考试没考好?要开家长会了?”

柳兰的眼神越发凌厉,杀气十足。

“不是不是,也不是这个。”

看到老妈的脸色越发不善,连一旁看电视的老爸的耳朵也竖了起来,秦林连忙打断柳兰的猜测,再让她猜下去,说不定她都能怀疑自己把校长打了。

“主要是我最近有个问题想不通,所以想要问问你们。”

“哦?”

秦为民弹弹烟灰,一脸诧异地出声。

稀奇了,这懒儿子竟然还能有问题想问?难得!

“什么问题?说来听听。”

“你们相信这世上的人能再来一回吗?”

“什么再来一回?”

“就是一个人,比如说.......比如说你。”

秦林手舞足蹈,连连比划着。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就回到了十几年前,甚至你都搞不清楚,到底是你一梦十几年,还是真的从十几年后回来重新活了一遭。”

“喔,这个啊,你还别说,我年轻那会儿还真这样幻想过来着,甚至还往科幻杂志那里投过稿。”

秦为民瞬间被勾起了谈兴,眉飞色舞。

“那时候我就想着能回到十年前就好了,趁着大家都还小,然后把我们那不是玩意儿的厂长揍一顿,最好打残了,那样的话我说不定后来就能当厂长了。”

秦父一脸地我懂的表情,旋即又变的有些遗憾。

“可惜,老天爷不给面子!”

“不仅我的小说被出版社打回来了,害我被你妈妈嘲笑了好几个月,我们厂长那里也没有任何变化、现在都十年了,也没见着他有下台的样子,搞得我这车间主任也当了十年。从那之后我就知道,这种封建迷信都不靠谱,像你妈那样的……”

“嗯哼。”

秦母柳兰不经意地咳嗽了一声。

“像你妈那样喜欢拜个天尊道长什么的还好,毕竟咱国家也支持信仰自由。但是像你老爸我这样不切实际的幻想,那就是封建迷信,是必须要受到严重批判的。”

秦为民面色如常,仿佛什么也没感受到一样。

“可是老爸,如果我说我怀疑自己最近有些不对劲,你信不信?”

秦林小心翼翼地试探了一句。

“什么意思?”

秦为民眉毛一挑,古怪瞥了秦林一眼,这儿子今天有猫腻!

“哪里不对劲了?感冒了?”

“不是,不是。”

秦林连连摇头,“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昨晚做了一个梦,虽然梦里很多东西都记不住了,但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场景浮现,感觉像是看到了十八年后!!”

“喔——这样么?”

秦为民嘴角抽了抽,啧了一声。他慢条斯理地从烟盒里摸出一根香烟,叼在嘴里点燃,猛吸一口,语气淡淡地问。

“那么,你把这事告诉我和你妈是想干什么?”

“我从梦里发现了一个能让咱家变成有钱人的机会,机不可失!”

秦林搓搓手,脸色严肃起来,一副神秘莫测的高人模样——只要你现在给我一块钱,我将来就还你一个亿。

秦为民捏着香烟的手背上青筋凸了起来。

他轻轻放下手中的香烟,在一个铁皮盒子做的烟灰缸里碾了碾。眼光开始四下扫描,打算找找有没有什么趁手的家伙。

“所以说你现在就差一点本钱?”

“咦,果然不愧是我老爸,厉害啊,我还没说您就知道了!我就、呃......”

原本还打算顺势拍两下马屁的秦林,突然间看到秦为民的脸色沉了下来,心底不禁咯噔一下。

这态度有点不对劲啊?

不妙,要遭!

一股强烈的求生欲立马涌上心头!

“那个,我说我是开个玩笑活跃一下气氛的,您信吗?”

秦林干咳两声,脸上堆出笑容道。

“你说呢?”

发现实在找不到趁手的家伙,秦为民索性便不找了。

用手虽然会有些疼,但是凑合一下也是可以的。

“我打死你个小兔崽子,整天不好好学习,老是研究些邪门歪道来骗你老子的钱,你爹我辛辛苦苦挣点钱容易吗?”

秦为民猛然站了起来,那张因为常年做工而锻炼地极为结实的粗糙大手,狠狠地拍在了秦林的脑袋上,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那架势仿佛在拍一只熟透了的西瓜,砰砰作响!

“是该打,今天回来之后就一直神神叨叨的,有些不对劲,该不会是跟隔壁李婶家的那个不学好的混混儿子一样搞什么早恋,谈女朋友了吧?”

手上戴着顶针正给鞋垫修边的老妈头也不抬,淡定地补了一刀。

“昨晚做了一个梦?是不是梦里还跟人手牵手了?”

“是不是还打算骗点钱给人小女生送礼物?还是要去看电影?马上就要高考了的人了,多少要懂点数,知道什么才是最重要的,你自己还不清楚吗?他爸,使劲打!”

秦母柳兰是一个地道的农村妇人,不懂那么多大道理,眼光也未必比那些街长里短的大妈们强。

但是有一点却是她多年来始终坚信不疑的,儿子不听话耍滑头了,那多半是惯得,让他爸打两顿就好了,如果还是不行,那就是打轻了。

于是,得到支持的秦父巴掌声更加响亮了。

秦林只能抱头蹲在地上,一脸的无语。

“这年头说真话都没人相信了!”

“啪啪啪啪……”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