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峡谷灵异事件?
  • 峡谷教练培养系统
  • 伴读晓书童
  • 2104字
  • 2019-11-19 11:28:32

只要波比不上来,凌凡的手中永远捏着一个q技能,一波兵线清完之后,凌凡升到了二级,学了e技能,这时候的提莫可以这样讲,基本上是无敌的存在,单挑不惧怕任何人,只要你敢上来,我就q技能【致盲】,接着就是平a。

“酒桶快来帮我,我他妈一个兵线都没吃到。”波比向打野爸爸寻求帮助。

酒桶看了一眼上路的视野,抹了一把冷汗,“草,你玩的什么玩意儿,才开始你就被提莫压制成这样。”

波比很想哭,遇到提莫这样的变态英雄就算了,最关键的是还遇到一个会玩的。

凌薇这边由于开局凌凡只准她买一把打野刀,没有血瓶补血,清完一波野区之后不得不先回家。

“我上路可以不用帮忙,打野专门去帮下路就可以了,中单不用管他。”凌凡道。

大熊一脸无语,不让出任何装备也就算了,竟然还不让打野帮自己,这尼玛玩不下去了。

四分钟的时候,凌凡将镜头划到中路看了一眼,大熊被对面的球女压得有点儿惨,连塔都不敢出去,冒点头就要吃球女一套连招。

看着如此怂的劫,对面球女一脸不屑,这个劫真垃圾,一个前期这么凶的英雄,竟然被老夫打得兵线都不敢清。

现在凌凡这边的所有线除了他自己的上路有优势之外,其他的三条路基本上都被对面压得喘不过气,不过凌凡表示没有任何担心,到了六级之后,对面的人就会很难受了。

【first blood】!

“草,我竟然被单杀了!”

大熊心有不甘的看着已经灰色的电脑屏幕,没有出任何装备的他根本打不过对面的球女,没血了只能回家,但每次回家都会以小兵作为交换,导致他现在只补了十个兵。

凌薇这边也不好受,被对面酒桶满地图追着跑,更不说去帮下路了。

对面五个人思路也是很清晰,知道上路不好帮,索性直接放任提莫发育,只要波比待在塔下看看风景即可。

五分钟的时候,凌凡已经补了四十二个兵,一个都没有落下,再看波比,身上一个补刀都没有,最关键的是连等级都没有升。

不得不说凌凡控兵线的技术已经达到了怒火纯情的地步。

只要波比敢上来一步,凌凡会毫无客气地送上一击【致盲吹箭】,然后普攻一下,由于等级的压制,再加上装备的压制,就算是波比的这样的肉坦也受不了凌凡的三下普攻。

六分钟的时候,对面的打野终于来上路了,不过凌凡早有心里准备,他有把握一打二,确切的说应该是一打一,因为波比根本算不上是人,在凌凡的眼里他就是一个炮兵都不如的虾米。

并且这时候的凌凡已经升到了六级,在河道以及各大草丛里面中了一个香甜可口的毒性蘑菇招待酒桶。

酒桶刚走到三角草丛,只听见嘭的一声,虽然不疼,但他的行踪已经暴露了,不过来了不留下点什么东西怎行?

凌凡按下w技能,提莫的速度骤然提升,像是带了几步一样,追着对面的酒桶直接连续射三箭。

看着哗啦啦下滑的血量,酒桶暗骂一句,这小矮子的伤害怎么这么高。

最后逼不得已之下,果断交了闪现才逃过一死。

草!

“波比你好自为之,上路我不来了,这提莫伤害太尼玛吓人了。”

八分钟的时候,凌凡已经升到七级,已经压了对面波比四级,补兵更是压了几十个,在上路各大草丛之中了种下了一颗颗毒蘑菇,虽然毒性不强,但是足够给对面长记性。

很快一血塔被凌凡拿下。

回家后,凌凡直接出了一件破败大件,和一些小散件,这时候的提莫已经是战场boss了,看了一眼每条线上的局势,出了下路勉强守得住塔之外,凌薇的野区被对面反,中路劫的塔已经被对面磨得这剩下三分之一的血量。

最关键的是对面球女,装备被凌凡的还要好上差不多一倍。

他们这边恐怕没有任何人能吃得起球女的一套连招,不过凌凡也不担心,毕竟这才是真正的开始。

差不多九分钟的时候,大熊嘶吼一声。

“终于六级了,我他妈忍气吞声做孙子这么久,终于可以翻身了。”

凌薇也是热泪盈眶,这游戏太难了,她同样也才升到六级。

纵然如此,两人的经济还是太差了。

而这时候除了大熊和凌薇两人之外,还有一个人热泪眼眶,那就是对面的波比,趁着凌凡回家他终于是成功的吃到几个兵了,不容易啊!

不过当凌凡再次回到线上,波比心里直接凉了大半截。

哥,我求你了,你去游走行不?

你说你一个提莫都发育这么好了,能不能去游走,赖在上路不走了是吧。

有本事去抓我家的酒桶,或者球女。

波比的心声仿佛被凌凡知晓了一样,凌凡看了一眼局势,决定先拿对面的酒桶开刀,这都快十分钟了,他虽然补了一百多个兵,可是人头数一个都没有。

来到对面的红爸爸旁边的草丛里面,凌凡先在各大关键出口种下蘑菇,然后蹲在草丛里面,论蹲草丛,提莫这英雄绝对是个爹,隐着身洞察你的一切。

数秒后,一个扛着酒桶的大胖子跌跌撞撞的来到红爸爸的面前,咕噜一口闷酒喝下,还打了一个嗝,朝着红爸爸就是一桶,红爸爸直接少了三分之一的血量。

又过去两秒钟,红爸爸的只剩下一丝丝血皮,忽然一支细雨毛箭飞了出来,由于隔得太近,酒桶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不低,反正红爸爸已经被打死了。

然而刚走几步,他似乎感觉哪里不对劲,我的红爸爸状态呢?

草,我刚才明明杀了红爸爸了,难不成出bug了?

为了验证自己眼睛没有问题,他又回到红爸爸的家看一眼,确定一下。

莫得任何问题,确实已经收了,但是状态怎么没有?

就在他眼中怀疑出现bug的时候,一支细雨毛箭从草丛里面射了出来。

头上掩盖着一层墨水似的东西。

酒桶这时候终于明白为什么红爸爸的状态没在自己身上了,原来刚才只剩下一丝血的时候,被草丛里面的小矮子给一个普攻收了。

叔叔能忍,婶婶岂能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