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蛙灵

  • 走过那春天
  • 路黎子
  • 2270字
  • 2020-03-28 15:45:51

张旺陶晓伟一伙小学生听到古井这么古怪神奇,一放学就缠着张学问问究竟。张学问告诉他们,听村里的老辈人代代相传,这古井的泉水先前是不变颜色的。那时候,古井泉水清澈甘甜,流量很大,整日咕咕咕往外直冒水。古井前方也没有鱼塘,周围全是一片沼泽,长满茂密的芦苇,沼泽里四处是游虾、鱼和田螺。

村里有个孤儿,三岁时候父母就死了,无依无靠。村长翁太公决定,由莲花村各户轮流供养孤儿,一家一天,一个回合就是两个月左右的时间。全村人都乐意。孤儿就是这样,一天天轮换着在各家过日子,随着各户村民有啥吃啥。慢慢地,村民把他的真名给遗忘了,都叫他天宝。

天宝在各家吃百家饭长大,学会各种农活。他知道是莲花村的人把他养大,自己一辈子都报答不完全村人的养育之恩。每天,他就背着一个鱼篓到村前的沼泽地芦苇丛捕捉鱼虾,经常捕到满满一篓鱼虾,给家主补充伙食。村民看到沼泽地鱼虾多,也纷纷前来捕捉。很快,沼泽的芦苇丛被人们翻遍了,鱼虾越来越少。不久,人们纳闷了,自己在沼泽地瞎忙半天,也抓不到几只鱼虾。可是,天宝手运就是好到莫名其妙,每天还是捉到满鱼篓的鱼虾。

这事惊动了村长翁太公,他好奇地带着几个村民跟随天宝一起深入沼泽地捕鱼。一个上午,他们连一条鱼虾的影子都找不到。天宝却奇迹般抓到半鱼篓的鱼虾。翁太公奇怪了,问天宝:“天宝,这里的鱼虾都被捕光了,你是怎么捉到鱼虾的?”

天宝不解地问:“沼泽地里都是鱼虾,怎么说没有呢?您看,芦苇丛这里水浑浊,肯定有不少鱼虾。”

一旁的村民觉得不可思议,说:“我们摸了半天,一条鱼虾影都捕捞不到。”

天宝说:“我不信,沼泽地就是有鱼虾。”一边说着,一边躬下身体用手在泥水中捕捞。可是,捞了好一阵,一条鱼虾也抓不到。他纳闷了:“奇怪了,这里明明有鱼虾呀,可一动手捕捞,鱼虾怎么连影子都不见了?”

大家不再信他,纷纷上岸。天宝继续在芦苇丛里搜捕。但是,他也百思不得其解,原本捕捉很上手的鱼虾好像突然撤走了一样,他也是两手空空,什么收获都没有。

一连很多天,沼泽地再也捕捉不到鱼虾。轮流到的家主也不怪他,有啥大家一起吃啥呗。

后来,村民发觉,天宝白天不去沼泽芦苇丛里捕鱼虾了,他整天跟着一群孩子疯玩,等到天完全黑了,他才趁着夜色去井边沼泽地里抓鱼虾。这一回,他又每天给家主带来满鱼篓的鱼虾。

村里人好奇了,有几个人跟踪了好些日子,才发现了天宝的秘密。原来,每当西边的晚霞完全褪去了,夜幕降临,天地变得一片漆黑。天宝不慌不忙地背起鱼篓,打着火把,独自一人来到井边沼泽的芦苇丛捕捉鱼虾。

四下里一片静谧,夜虫叫得正欢。不久,井口闪出一丝亮光,随即升起团团白雾。接着,井口接二连三跳出三四个白裙飘飞的蛙灵,她们追逐嬉闹,话声笑声很细,像被井口的光雾吸住,传不远。

看样子,天宝跟她们混熟了,一点都不害怕蛙灵,还撇下鱼篓,追着她们嬉戏。蛙灵玩累了,散入沼泽地里,隐进芦苇丛中,帮助天宝捕鱼捞虾。很快,天宝的鱼篓就满了。

跟踪的人吓呆了,急忙奔回村里告诉大家。大家怕不吉祥,纷纷跑去向族长翁太公告急。翁太公召集村里的长老商议,大家都说,莲花村地灵人杰,从来没有精灵作祟。天宝虽是孤儿,但是天性勤劳善良,肯定是被蛙灵迷住。要想办法救天宝,不能被蛙灵祸害。全村人攒出一笔钱,请一位当地道行高的巫师来做法。

巫师来了,身穿一件宽大的枣色长袍,一手拿着一只装满符水的宝瓶,一手持一柄桃木长剑。他用红线在古井上拉起一个巨大的八卦,罩住井口。四周点起一圈红黄黑三色蜡烛,烛芯燃得噼啪作响,烛光闪烁摇曳。只见他口里喃喃念起咒语,迈着矫健的脚步,跨着八卦步型,一退两进,在八卦阵边沿来回跳动。良久,巫师用桃木剑挑洒符水,符水一接触烛火,嘶地一声腾起一阵黄色烟雾。他洒水动作越来越快,嘶嘶炸声接连不断,烟雾越聚越大,渐渐封住了井口。接着,巫师指挥众人,把一口烧得红透的丈二大铁锅倒扣入井里,热锅一遇水,啪啦啪啦!随着一阵激烈的炸响,古井激起一团团白色蒸汽,与黄色烟雾混合,弥漫在井口上。铁锅迅速沉入井水,压向井底,镇住蛙灵。

从此,古井再没有出现蛙灵,莲花村恢复了平静。

失去了蛙灵的帮助,天宝捕捉不到鱼虾了。他还是继续在各家轮换着过日子,只是模样变得发愣呆滞。每天天一亮,他就来到古井边呆呆地坐,等着看日出,时时还喃喃做声,像与什么人对话。

翁太公听说了,好奇地问他:“天宝,你为什么不捕虾了?你坐在井边跟谁说话呀?”

天宝一脸严肃,说:“姐姐说,我们莲花村是一块宝地。可惜,路被堵住了,她们来不了,就回到大海去了。但是她们丢不下这里的一样神物……”

村里人听天宝说得离奇,纷纷聚拢过来。翁太公觉得奇怪,继续追问:“姐姐?你哪来的姐姐?她们说什么神物来着?”

天宝举头看了看南边绿树葱郁的公婆山,放低了声音,说:“在梦里才会找到姐姐,姐姐说什么天机不可露。但是你们都是我最亲的人,不是外人,我就告诉你们,神物就在公婆山上。”

大家一听,纷纷摇头,天宝这个孩子说什么胡话,村里多数人家经常翻越公婆山,对这座山再熟悉不过了。公婆山除了两座山头模样奇异,还有什么稀奇的?大伙哄笑着散开,不再理他。

张学问见张旺陶晓伟他们听得入迷,继续说:“听老辈人讲,古井被铁锅封印后,泉眼出水量小了很多,周围的沼泽地慢慢缩小消失,还开始出现泉水变色的怪事。据村里老人们总结,泉水变红色的时候多些,也有变黑变蓝的。泉水一变颜色,总伴随一些不妙的事情发生。”

也许是听老人说起古井的离奇事多了,村里人对这口古井怀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敬畏感。陶晓伟从小开始,每次经过古井边都有一种奇异的感觉,潜意识希望看到井口流出变色的水,看看会有什么奇迹出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