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喊魂

  • 走过那春天
  • 路黎子
  • 2752字
  • 2019-12-26 12:58:44

张向荣和一班孩子跑进村头,在井台周围开阔的地方玩耍。

王卫财冲孩子们笑着喊道:“孩子们,放晚学啦?过爷爷这边来拿糖吃。”

冲在前面的王立军从没见过王卫财这么友好地逗小孩,犹豫着立住脚,满眼疑惑朝王卫财看。身边的人奔过去围住王卫财取糖,他也跑上前,可是,糖分完了。好朋友张向荣津津有味地含着糖,不解地问:“你在前面,干嘛停下脚步?”

王立军沮丧地说:“就慢一步,谁知没有糖了?”

一班孩子嘴含糖,哈哈笑着跑到一丛芒草旁,踮起脚跟拉扯芒花,用来做弓箭,把坚韧的老茎弯起来,用藤条绑牢,芒花嫩茎就做箭头。弄好后,一班孩子学部队打仗的模样,在鱼塘边一字排开,一二三喊口号,一齐向水面射箭,嘴里不住地喊着:

“啊,敌人来啦,快射箭啊!”

“哈!我射得最远,那根箭头就是我的。”

“你怎么射到我位置来啦?”

“看看,那支断箭是谁射的?不到一半就入水了。”

孩子们模拟打仗情景,玩得入迷。

三五个没上学的小班孩子原本在碾房旁边玩,听到井台喧闹,跑过来加入他们,一起玩打仗。

枪声,炮声,冲杀声,中弹哭叫声,缴枪不杀声,求救声,求饶声……喧闹不已,乱作一团。

张向荣突然想起,昨晚爷爷说,村口有人掉落井里,奶奶还说井里有蛙灵。他灵感突起,举着弓箭冲到井边,像模像样地射向井里,大声命令:“蛙灵出来!快快投降!你跑不了了。”

旁边几个胆小的孩子也耳闻过大人议论什么古井蛙灵的事,现在看见张向荣的模样,吓得撒腿就跑,边跑边喊:“蛙灵来啦!蛙灵来啦!”一帮孩子听了,惊恐万状,纷纷慌乱地朝碾房方向逃。

张向华混在小班孩子中,被撞得东倒西歪,一个趔趄倒入水沟,吓得哇哇大哭。

张向荣起初还得意洋洋往井里射箭,突然发觉身后的孩子惊恐逃窜,也紧张起来。特别是听到大家惊慌喊叫蛙灵来啦,一股莫名恐惧袭来,漫上头顶。他慌忙丢下弓箭,没命地尾追众人逃窜。刚跑几步,就看到弟弟滚落水沟拼命地哭,急忙奔过来,拉起弟弟飞快地逃跑。张向华一身污水,边跑边哭叫,声音凄厉恐怖。

张旺三人刚回到半路,听到村头小孩一片哭喊惊叫,不知道出什么事,急忙转身奔跑过来。远远看到一班孩子乱跑,忙问道:“怎么啦?出什么事啦?”

孩子们惊恐地说:

“有蛙灵!”

“蛙灵出来啦!”

“哪里有蛙灵?谁吓唬你们的?”

“是真的,张兴荣用弓箭猛射它呢,你去问他。”

孩子们看到有成年人,减慢脚步,但是惊惧不已,躲到碾房屋檐下的风柜后面。

张兴荣拉着弟弟落在后面,一脸惊骇地飞跑。

张旺一把拉住他,问道:“向荣,你看见蛙灵出来啦?干嘛吓唬大家?”

“我没有吓唬,是他们看见蛙灵先喊的。”

“是你先喊道蛙灵出来,我们才跑的。”

陶晓伟蹲下来,抱起向华,对他说:“向华男子汉,勇敢,没有蛙灵,不哭。”

张旺摸摸向华的头,说道:“向华摔跤摔怕的,没有蛙灵,好了,不哭了。”

张向华这才止住了哭声,但是还抽噎着,胸膛起伏厉害,看样子受惊吓不小。

回到家,张向华还抽噎着,张旺进大哥房里给他找换洗衣服。此时,一家人刚收工回来,都美第一个进门,她看到张向华手上脸上沾满污泥,站在哥哥身边抽噎,连忙走过来,问道:“向华干什么了?哥哥欺负你了?”拉着他的小手到水龙头下帮他擦。张向华见了二婶,又委屈地哭起来。九娘挑着工具进家门,听到哭声,看到孙子一身脏泥,丢下泥箕,心疼地紧走几步上前来,从都美手里夺过向华的手,没好气地说:“华华,刚摔的?疼吗?是二婶碰你摔的?”张向华看到奶奶,哭得更加凄苦。

九娘搂住孙子,心疼地说:“华华不哭,华华不哭……”

“妈,妈,我也是刚进门呀,就见向华这模样了。”

“不中用,早上叫你喂鸡,鸡舍门都关不牢,让鸡跑出来。平时叫你怎么做家务的?要用上心思…”婆婆九娘杂七杂八,唠叨一通。

都美知道,婆婆对她不满,怪她嫁来这么多年了,还没有给张家生个孩子。可是,这能怪她吗?医生说是男方精子量不够,缺乏活力。但是男人都是死要面子呀,两人对谁都不说实情。

张宏知道媳妇委屈,也想尽了办法,熬了很多中药服用,就是不见效果。

有次,婆婆又借机指桑骂魁责怪都美,唠叨半天不肯收嘴。张宏心疼媳妇,愤怒地冲母亲大声喊:“整天唠唠叨叨,没完没了。这不关都美的事!”九娘一听,惊愕半天才明白过来。她私下到处找中医,抓了不少土方,煲药让张宏喝。都美还是没有见变化。

后来,她开始怂恿都美说:“媳妇呀,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没有一男半女,将来谁来给你传宗接代?到了晚年,没有一个孩子,晚境就惨了。”

说多了,都美心也动了,叫婆婆帮助去找,要抱养一个孩子。谁知,婆婆说不是这样,还讲了一串例子,让都美羞得面红耳赤,说什么都不答应。从此,婆婆对媳妇又恢复以前的冷脸色,喋喋不休地埋怨。

张旺拿着向华的换洗衣服出来,看到母亲抱怨二嫂,对她说:“妈,你怎么能胡乱就怪二嫂呢?向华自己在井台那里摔进水沟。”

哥哥向荣跟奶奶说下午的事。九娘唏嘘不已,说:“谁说没有蛙灵?老辈人说,以前蛙灵就是从井口出来的。”

张向荣惊异地问道:“水井真的有蛙灵呀?长得怎么样?”

九娘取过向华的干净衣服,帮他换上,对孙子说:“老辈人说,蛙灵善良,尽帮穷人,不祸害人,”

吃晚饭前,张向华捂着脑袋喊头痛。大青过来摸下额头,惊叫起来:“怎么这么烫人?发烧啦?”

九娘赶过来用手探探孙子的脸,点点头说:“烫手,一定是吓坏了。”然后,她顾不上吃晚饭,去鸡窝取一枚鸡蛋,下锅里煮熟,敲掉蛋壳,挑出蛋黄,蛋白里藏一块银币,捏紧,用一角毛巾裹好,敷在孙子额头上,给向华降体温。蛋黄就让哥哥向荣吃掉。做完这些,九娘才想起吃晚饭。这时,家里人都吃饱饭了,饭菜变冷。大青说要给她热下饭菜,被她止住,说照看向华要紧,自己扒两口饭就行。

九娘快快吃过晚饭,又跑进床榻看孙子。向华迷迷糊糊地睡着,呼吸紧促,脸蛋烧得红扑扑的。大青轻挪鸡蛋包,来回在儿子额头脖颈降体温。九娘拿手去脸上试探:“怎么还是滚烫?看来,华华受惊不小。大青,你看着华华,我去井台给孙子喊魂。”

说完,九娘疾步走进里间,找出向华一件衣服,别上一枚穿红线的针,再拿一只碗盛满米,点三支香,出门一路往井台走,口里不停地喊着:“向华,快回家呦!向华,快回家呦!”走到井台水沟附近,她把三支香插地上,将孙子衣服小心放置在香柱后面,手抓起米往四下撒,然后虔诚地站立在香炷前,嘴里不住地喊魂:“观音菩萨保佑!土地公公保佑!列祖列宗保佑!向华,你在哪里?快回家呦!快跟奶奶回家呦!向华,你在哪里?快回家呦!快跟奶奶回家呦!”

喊一阵魂,蹲下身,抱起孙子衣服,塞进怀里,拔起燃得正旺的那三支香,一手拿香,一手持碗,一路不停地喊魂,往回走:“向华,快回家呦!向华,快回家呦!”

到了自家大门,把香插一旁,再撒几把米,仍不停地喊魂,最后冲屋里大声喊道:“向华回来了没有?”

大青在里屋大声回答:“向华回来啦!”

九娘快步走进里间,把衣服抖一抖,往向华身上盖去,笑着说:“向华回家啦!好了好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