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我要建洋楼

  • 走过那春天
  • 路黎子
  • 2380字
  • 2020-02-17 15:07:33

陶晓杰上学了,不用交学费,不用交伙食费,陶军红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他毅然决定,马上动手加盖新房子。

泥砖是自己打,横条椽子也是自己备,砌砖架梁都是请亲戚朋友帮忙,建两间新房真正算起来也不花多少钱。陶军红迟迟不想建房,就是要留备一笔钱,让晓杰上学,万万不能再像晓伟那样因为没钱耽误了读书。如今,晓杰上中专,费用全免,让人放心了。他不能再耽搁建房的事。再说,张旺王福贵有拖拉机,拉运砖块横条等材料非常便利。

起房是重大事情,他花五块钱让张学问帮助选个吉祥日子。张学问选了半天,迟疑不定,对他说:“今年不利北南朝向,要不,明年再动土吧?”

陶军红不愿再拖下去,想了想,说:“选一个中等日子就行,不一定要上好吉日。我想在年前把房子建好。”

张学问翻了翻一本破旧的古书。说:“我说方向不利,你就不要勉强。这样不好,有什么问题我可担负不起。”

陶军红再三恳求他找个近一些的日子。

张学问拗不过,只好掰着手指,推算半天,才说:“既然这样,我就为你挑一个月份、日期、时辰合适的日子。这只能算中等时日啦,今年的确找不到上好吉日。”他迟疑一会,说:“那就下个月初九,重阳节是好日,可以动土。重阳重阳,吉运久旺。今年就算这一天是好日子了。”

还有近一个月时间做准备,那段日子,陶军红和孩子们一边下地给庄稼打药除草,回到家还要再认真平整一遍宅基,夯实地基,自家能做的活儿就做到周全。

泥砖和横条椽子也让张旺用拖拉机拉来,堆放一旁,就等着重阳节动工。

一天中午,陶晓伟和大姐二姐正在宅基夯土。叮铃铃!一辆自行车溜到大门前。二妞看得快,推推大姐说:“姐,是那姓龙的来了。”

大妞回转身看,果然是龙峰,她心里很矛盾,最终还是狠下心,不好气地对他说:“你来干什么?谁让你来的?”

龙峰犹豫片刻,鼓足勇气说:“大妞,听说你弟晓杰上中专去了?”看到没有人搭理,他硬着头皮说:“这里备有这么多材料,你们家要起房子呀?”

二妞抢白道:“是呀!起房子,干你家什么事吗?”

龙峰连忙说:“啊,不,不。起房子好啊。大妞,你过来,我跟你说。”

大妞语气硬生生地说:“你不是全听家人做主吗?我跟你没有什么好说的。我就在这,你爱说就说。”

龙峰欲言又止,看了看晓伟和二妞。晓伟看看他那熊样,懒得跟他说话,继续夯土。二妞气不过,冲他说:“你说什么就说呀,我捂耳朵。”说完,两手堵住双耳。

龙峰见状,尴尬地说:“大妞,对不起。”说着,从挎包掏出一个报纸包裹,递过去,“这是你送给我的毛线衣,我还给你。希望你不要记恨我。”

大妞见了,气得脸一阵紫一阵红,半晌,才大声叫起来,声音走了样:“走开走开,别妨碍我做工!你家不是嫌我没有房子住吗,我告诉你,我家要起洋楼。”

龙峰一愣,样子很沮丧,连忙把纸包放在砖垛上,垂下头,不知怎么办才好。陶晓伟看他那副呆样,忍不住了,说:“龙峰,你小子太没有用了,真让人失望。”

龙峰无地自容,急急踩上车,逃一样地跑了。

大妞两手捂住脸,任泪水直淌,她想哭,可是家里连一个哭的地方都没有。

晓伟见姐姐抽噎欲哭的样子,心里很不是滋味,都怪家里太穷。他借故要喝水,逃跑似的溜进家门。

二妞揽住姐姐的臂膀,她知道,姐姐跟龙峰交往两年了,姐喜欢他,就是气他软弱,没有主见。她对大姐说:“姐,这种人不值得伤心。他们龙家人狗眼看人低,个个都不是好人。”

大妞取过报纸包,终于忍不住,哇一声哭出来,哭腔含糊不清:“这件毛线……我……织了足足三个月……每一针一线……都编进我的真心……他穿了快一年了,为什么还这样对我……我做错了什么……”

二妞一听眼泪夺眶而出,眼前一片模糊,她咬住嘴唇,狠狠地看向远方。

重阳节到了,陶军红起得特别早。太阳还没升起来,霞光从山那边射出,染黄了天边。陶军红心里有些不安,朝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莫非今天要下雨?要是下起雨,动土切砖可就麻烦了。他在两旁宅基转了几圈,看看没有什么活儿落下,就转身进厨房,取出昨天腌好的碎肉,让二嫂煮一大锅的猪肉粥,给过来帮工的亲戚备好早点。

“二哥,早啊,今天吉日,恭喜顺利!”陶军保第一个到。

“军保,来得好,一会儿二嫂娘家的人来,你帮我多招呼亲家兄弟。我看东边天那里拥着一片朝霞,担心今天要下雨。”

“好说!二哥,等两旁的房子建起来了,五间房屋一字摆开,后面两排大树,好气派。”

“哎,这么多年来,一家挤在两个小房间里,苦了孩子们了。今天终于动工了,辛苦你们兄弟们了。”

说话间,陶晓伟和大妞二妞也起来了,她们忙着把借来的工具搬到宅基前面。本村亲朋陆续到了。陶军保连忙招呼大家进厨房吃早餐。大家手捧饭碗,散开在宅基周围一边吃肉粥,一边开心地谈笑,陶家活跃起来。

不久,亲家兄弟也到了。陶军保热情地倒满几碗酒,陪着他们吃早餐,客气地劝酒,陪着说笑。陶家门前集中一大批人,热闹得很,大家高兴地谈论着,就等吉时到来。

“噼啪噼啪……”

钟点到了,陶晓伟点燃一封长长鞭炮,炮竹在阵阵噼啪声中跳跃,腾起一股烟雾,宣告动土建房正式开始。

亲朋好友涌进工地,下红线,挖地基,搬砖头,拌泥浆,砌墙砖……懂行的下线挖地基,年纪大的熟练工砌砖,年轻人和妇女有的拌泥浆,有的搬运材料。工地上人来人往,喧哗逗笑,热火朝天,大家做得有条不紊,配合默契。

太阳升上来以后,阳光灿烂,照得人全身暖洋洋的。不知什么时候,它躲进了云层,天变得阴暗起来。陶军红担心什么,就来什么。不久,天噼里啪啦下起雨。大家有的连忙取稻草盖墙头,有的躲雨,忙乱起来。

陶军红焦急地说:“怎么就下起雨来了呢?多麻烦呀。”

张学问见了,笑着对他说:“军红,你就不懂啦,这叫做风调雨顺,大好事。有句话说,建房起房,风送平安,雨送吉祥,求之不得呀。”

覃木工听了,也说道:“对,我常常帮主家打门窗,懂这道理。人家常说,建房下雨好,乐坏了屋主,愁死了师傅。屋主偷偷乐,只有做工的师傅麻烦了。”

陶军红听了他们的话,脸舒展起来,堆着笑,跑这跑那,提醒大家要注意安全,做工细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