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拼图田野

  • 走过那春天
  • 路黎子
  • 3745字
  • 2019-12-19 23:27:00

陶晓伟家有三个女劳力割稻,收割速度快。这天下午,她们收割完一天脱粒的量,就等拖拉机来拉运稻把。陶军红一边把稻把提到田头的路边,一边让陶晓伟叫张旺快点来拉运。晓伟等了一会,嘟嘟嘟的拖拉机声就传来了。

陶晓伟站在一处高坡,朝驾驶拖拉机的张旺招手:“张旺,我家的稻禾收割完了,过来帮我们拉。”

张旺哪里听得见,拖拉机嘟嘟嘟从前面的岔道开往另一边。晓伟急忙追上前,打着手势让他停下,大声叫他。张旺拉空挡,稳住车,探出头来听清了。

“李广兴大叔也收割完了,刚叫我去帮他拉稻把呢。你家收完了,那我先帮你家拉吧,让你家赶在天黑前脱完稻粒。”说完,挂入档,调转车头。

陶晓伟大声对他说:“不掉头了,先拉李广兴家的吧,他家人力少。”声音淹没在拖拉机嘟嘟嘟的轰鸣声里。

“什么?”张旺听不清,伸出脑袋问他。陶晓伟又大声喊一遍。

“哦,那我就先开去李广兴稻田,拉完他家的稻把,就来拉你家的。”

陶晓伟朝他点点头。

回到自家田头,陶军红不解地问:“你不是去喊张旺了吗?他怎么往那边开呀?”

“李广兴家也收割完了,先拉他家的吧。”

“你们不是好伙伴吗?怎么不先拉我们家稻把?”

“他家人力少,天黑不好做工,先帮他们家拉。”

“傻小子,我们家就不怕天黑呀?”

陶晓伟憨厚地笑笑,不再说什么。

有拖拉机的助力,时间就没有这么匆忙,陶晓伟一家人收割脱粒的工作就比以往轻松很多。大姐二姐帮忙把晒场上堆垛起来的稻把摊开在自家晒位,陶军红去牵牛。

晒场上,家家户户都在自家晒位忙碌地脱粒。晒场成了村民最热闹最快乐的地方。人们看着半年来自己一家人的汗水变成黄灿灿金子般的稻谷,心里涌起一股说不完的喜悦。张学问永远有讲不完的故事,逗得晒场众人哄笑不停。笑声唤醒人们的记忆,激活人们的想象,他们一个个都活跃起来,有的讲历史故事,有的讲坊间趣闻。晒场稻香弥漫,笑声经久回荡。

陶晓伟从父亲手中接过牛绳,吆喝牛群转着圈踏上稻把脱粒。陶军红拿着木桶泥箕在一旁等候接牛粪牛尿。二嫂擦擦汗,回家弄家务,做晚饭。大姐二姐这会儿还没有活,跑到一边跟其他人说笑。

“大妞,人家不是说好来帮你家挑稻把吗?人呢?怎么不见人啊?”

“谁稀罕他呀?如今有拖拉机拉运稻把,天黑前就能脱完稻粒,谁还稀罕挑稻把?”

大青在另一头自家晒位脱稻粒,听到大妞的话,为她打报不平:“龙家那小子讲话不算话,说好要来帮大妞收稻挑担子的,怎么又不来了?”

刘江也在牵牛踏稻脱粒,刘妈和丈夫正在翻稻禾,听了大青的话,压低声音说:“大青,你不懂。我听表嫂说,龙家儿子对大妞很中意,就是他母亲不同意,嫌大妞家穷,一家人挤住两个屋,两个弟弟一个有病,一个读书,说拖油瓶拖不起。我表嫂也是河湾村的,她的话准。”

大青生气地说:“他龙家是想娶媳妇还是娶钱啊?陶大叔家的孩子个个勤劳忠厚,他还嫌弃什么?要我说,我还嫌弃他龙家狗眼看人低呢?”

刘妈颇有感触地说:“世道就是这样,人人都穷不起,穷怕了。我托人为刘江说了几房亲,还不是嫌弃我们刘家没有钱吗?”

刘江手持鞭子,轻抽牛背,驱使牛走快点。他见母亲扯到自己,不满地说:

“妈,说这些干什么?”

这时,表妹和好友廖佳艳手拉手来到晒场,廖佳艳兴奋地看着晒场上忙忙碌碌的情景,不禁说:“真热闹!”

“表哥这里收割季节就是这里。”她看到姑丈姑妈在忙,紧走几步过来,说:“姑妈,我们也来翻稻禾。”

“啊兰,别过来,翻稻禾扬起很多禾屑,你俩刚换过衣服,不要再弄脏了,我和姑丈翻就行。”

“没事。翻稻禾不累人,我们一起做快些。”两人手持禾叉就来翻动稻禾。

“大嫂,快点,牛拉粪了。”张家那边牵牛的张宏焦急地喊。

“喔,来了。”大青连忙跑过去,抓起泥箕,递到牛屁股后。耕牛立住身,拱起后臀,“啪啪啪!”一连拉了一大堆牛粪。大青把牛粪倒入场边一小堆粪中,留作农机肥。她又回到刘家晒位边,跟刘妈谈天。

“刘大妈,你家劳力少,刘江年纪也不小了,讨一房媳妇进门,你就没有这么辛苦了。”

“可不是吗?说了几户人家,就是嫌我们家劳力少,怕干活累,没有钱,怕受苦。”

“刘妈,你家刘江多懂事呀,咱莲花村青年堆里数他最勤快了,你还愁什么讨不到好媳妇呢?你看啊兰女友多好了,标致!我来帮他们撮合撮合。”

“大青,讨媳妇要看缘分。刘江和艳艳说不到一处,没有缘。你娘家村子大,女孩多,帮刘江物色物色一个姑娘。大妈要求不高,人懂道理,手脚勤快就行。”

大青见刘妈真诚托她,一种责任感涌起,她说:“刘妈,你放心。我帮你留意,一定为刘江讨一房好媳妇。”

晒场这边,陶晓伟在稻把上牵牛,耕牛悠闲地踏着均匀的脚步,半闭眼睛,嘴巴不停地反刍,挂着满口的白沫。他看见廖佳艳来到晒场,精神一振,拿起鞭子抽在牛背上,“驾!”一声吆喝。耕牛睁开大眼,加快步伐。今天廖佳艳穿一件粉色花格上衣,在刘江晒位那头非常醒目。陶晓伟两眼不离地看着她,她动作缓慢,禾叉起禾时深时浅,样子很吃力,看来不善使用禾叉。陶晓伟环视一周,见二姐在另一边逗笑,冲她喊换人牵牛。二姐来了,他把牛绳塞到她手中,立刻往刘江晒位跑。

“你来了?”陶晓伟朝廖佳艳笑,手拿一把铁叉加入一旁帮刘江翻稻禾。

廖佳艳一见是陶晓伟,脸一下蹭红了,嗯一声,忙乱地点头。

刘江见了,打趣说:“廖佳艳,你身上带磁铁呀,你一到,陶晓伟就来帮我翻稻禾啦。”

“还不是见你家忙不过来吗?就你嘴贫。”

翻完稻禾,廖佳艳恢复常态,她接连向陶晓伟打听公婆山的奇异风景。

“陶晓伟,哪天你有空了,带我们上公婆山玩玩。说不定还能看到神龟出现呢。”

“那是自然,公婆山山顶两座山头太逼真了,连神态都像。”

“真的是人变成的吗?”

“带你去看了就知道。”

“陶晓伟,人家都说你是养鸭王子,怎么现在不养鸭了?丑小鸭变成白天鹅了?”

“我们公婆山有天鹅湖,我这只黑天鹅了哪里都不想飞,就喜欢这里。”

陶晓伟告诉她,家里本来男丁劳力就少,重活全靠父亲一人扛,现在莲花村大量种植甘蔗,劳动量大,他不能自顾一人放鸭当自由王子了。

两人越说越有劲,沿晒场边躲开众人,到一棵树底下坐着说笑。廖佳艳跟陶晓伟在一起,觉得很快乐,心里充满诗意。

二妞牵牛,陶军红和大妞两人翻稻禾。二妞朝远处坐树下的陶晓伟看了看,想大声喊他。陶军红摆手止住她,说:“时间不忙,我们翻稻禾就行。”天黑前,陶家脱好稻粒。二妞喊回陶晓伟,廖佳艳找到阿兰。陶家人把稻谷收拢成堆,覆盖稻草,收拾工具,一路说说笑笑回家。

夏收连着夏种,农村进入双抢最繁忙的时候。今年双抢,莲花村的人家最快活。不知不觉间,村前延伸到桂花山脚的一大片稻田插上了不少秧苗。莲花村是山区,保水的稻田基本集中在这里田野。村庄东侧和村后还有一小片狭窄的稻田,水坝的溪水穿过水利,能够灌溉到,也属于保水稻田。

田野里,远远看去,有的稻田插秧早,稻禾飙长快,绿油油的一片;有的稻田插秧迟,秧行歪扭,秧苗淡黄。各家稻田参差不齐,形状各异,就像一幅藏着梦想的拼图。莲花村其他不保水的旱田和山腰的梯田全部种上甘蔗。如今,甘蔗已经长得一人多高,绿油油的。风一吹,翻起层层绿浪。除了村前这一道稻田豁口,莲花村三面全被甘蔗林包围,藏在甜蜜的世界里。

七月十五中元节鬼节以后,稻田的秧苗已经茁壮成长,密密麻麻,封住了秧行。连续几天阳光灿烂,秧苗开始进行第二轮分蘖。

农忙一过,张兴动员全家人,把通往村口的道路拓宽,让拖拉机直接开到家门口。张兴把门前平整好,铺上水泥,显得平坦宽阔。张家老房子多,张兴打通了前排的两间旧房,在村里代销起肥料来。

九娘看到儿子办起化肥代销店,想起了张旺的话,有了拖拉机,赚钱更快,终日笑眯眯的。人逢喜事精神爽。九娘心里快活,脸上就含笑;脸上带笑,心就容易生善意。她见孩子们放学从门口经过,总喜欢友好地逗笑一阵;看到人们收工穿过家门,也少不了友善的攀谈几句。大青笑她说:“妈,以前你就爱愁眉苦脸的,现在大家都说你变个人似的。”

“你就会笑话妈,以前愁没有钱,心里没底,整日发慌,怎么不愁眉苦脸?现在不一样了,日子好了,自然快乐。”

李广兴听说张兴新进货一批化肥,就让儿子李构去赊一包尿素,趁田水干涸正好给秧苗催催肥,好尽快分蘖。李构不理睬,顾自个取一杆气枪上山林打猎。李广兴见儿子不听话,摇摇头,抱怨儿子不孝,只好催老婆去代销店赊尿素下田,他自己先到田里查看查看。他家的稻田在村前那片田野的中央。他在田边等半天,才看到老婆挑着化肥姗姗而来。

“怎么磨磨蹭蹭的?半天不出了门,等太阳落山呀?”他没好气的唠叨。

“就你行?那你干嘛不去赊肥料?人家先弄给付现钱的。我要赊账,只能等到最后了。”老婆两头受气,也不服。

“李构上山疯玩去了。我早说,孩子不打不骂不行。你就是喜欢护着。现在见了吧,养出一个懒人。都是你宠出来的。”

“什么都是你行,得了吧?自己一事无成,就会赖我。儿子女儿我都护,你看玉莲不听话吗?周末回到家,样样抢着做。要我说,玉莲随我,听话勤快。李构像你,一身倔脾气。”

两个人各自取半袋肥料,一边用手抓取化肥往秧田撒,一边不停地相互拌嘴埋怨。一直忙到太阳就快落山,两人才撒完肥料。

这天,陶军红家晚饭吃得早。他看大妞二妞收拾饭桌,还没有上灯,就对陶晓伟说:“晓伟,三角田这两天快干了,趁天还全黑,你就去给它赶点田水。”

“好的!”陶晓伟扛一把铁铲就出门。太阳已经落山,西天一片灰蓝,远近散布一些云团,镶着一道金边,像是静静地守候着什么。天空深邃,显得非常神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