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 走过那春天
  • 路黎子
  • 2359字
  • 2020-05-24 19:11:04

天气越来越冷。白天太阳灿烂,气温急速攀升,室外温度高,火辣辣的阳光照在人身上,让人以为季节错乱,不少人身穿短袖,在冬日的阳光下奔忙。到了下午,太阳下山,气温骤然变冷,很多人急忙披上外套。莲花村的人们真幸福,一天之间经历了夏冬两季,体会寒暑两重天的日子,这种奇妙的体验不是每个地方都有的。

这天早上,红彤彤的冬日刚刚爬上山头,刘江第一个扛着工具来到陶晓伟屋后。不一会儿,张旺覃光明覃光亮也到了,最后来的是王福贵。陶晓伟父亲原想在东厢房旁边加起一间房子加盖一间房子就行,刘江看到挖出的新土堆积在门前老高,没地方倒,就说可以填平西厢房一侧的斜坡,这样东西两边都可以加盖一间新房了。

这时,陶晓伟拉着板车过来,刘江对他说:“陶晓伟,依我看,可以在东西两侧都加盖新房呀。泥砖我们自己打,横条椽子自己备,砌砖大家一起动手,其他也花不了多少钱了。你家六口人,两个姐姐都大了,要建房就建两间吧。有什么困难我们大家一起克服。”

张旺在屋前屋后查看一圈,也说道:“屋后两排大树,两边加盖新房才圆满,捂住风水。还是建两间房才好。”

陶晓伟听了,说:“我爸就计划起东厢房一间,现在要建两间,就怕材料和费用不够。”

刘江爽快地说:“材料不够,我们继续打呀;费用紧张,还有我们大家呀。就起两间。”

张旺见陶晓伟犹豫,说:“二叔那边由我说,我们先行动,把门前的土搬运到西侧,平整成宅基就行。”

刘江推动平板车,覃光明往车上铲土,大家一齐动手,三人铲泥,三人推车,来回跑。路途很近,大家干得起劲,小半天功夫,一大堆泥土就被搬走了一半。西厢房一侧填上新泥土,旧房两边加大,变得平坦宽敞,整个房屋格局立刻提升。

张旺眯着眼来回细看一会,满意地说:“这就好了,房子和屋后的土坡对应,显得很完好,合风水。”

王福贵见他说得神秘,问他道:“张旺,你张口闭口说风水,你当真懂得?”

张旺反问他:“风水是一门历史悠久的玄术,从古到今,上到帝皇,下至百姓,谁人不讲风水呢?”

陶晓伟想了想,说:“风水嘛,说起来确实是这样,风水深入中华民族民俗生活的方方面面。但是我们多数人只知道有风水之说,并不知道其中的道理。”

张旺说到风水,话就来了,他一边往板车铲泥,一边说:“风水是一种神奇的自然之力,是宇宙的大磁场能量。风就是元气和场能,水就是流动和变化。在风水学里,人是自然的一部分,自然也是人的一部分。风水的核心思想是人与大自然的和谐,天人合一是风水的最高境界。我从小跟随爷爷到处跑,也了解一些。”

看到大家有兴趣,他故作深沉的样子,说:“获得风水的力量,就获得宇宙自然的助力,有不可估量的神奇作用。”

板车满了,刘江和覃光亮奋力调转车头,两人在前面拉,陶晓伟在后面推,三人努一把力,把板车推到西厢房边,倒掉。

张旺继续说:“传说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小时候,母亲陈氏遭遇瘟疫死了。那时朱家非常穷苦,家徒四壁,没有钱请人埋葬母亲。朱元璋和兄弟朱兴隆两人,用一块破席子裹紧母亲,趁天未亮,匆匆扛着往村前一座山头走,想葬在山坡上。走着走着,突然一个晴天霹雳,一场暴雨说到就到。兄弟俩冒着大雨赶到山脚一条河边时,发现河水滚滚,淹没了桥。两人没有办法,看到岸边有一处突兀的土坡,就把母亲放到坡顶,先回家避雨,打算等河水降了再渡河埋葬母亲。大雨持续下了整整三天。等到河水消了,兄弟两人赶往河边一看,惊骇不已,那块突兀的土坡堆积得更加高大,不知哪里来的蚂蚁在这里筑起了一个巨大的窝巢。朱兴隆正要气愤地上前扒拉土堆,朱元璋拦住他,说:‘人葬不如天葬,这是天意,我们就让母亲在此地安息吧。’朱元璋就靠着这个自然天葬的母亲墓葬,尽得风水神力庇佑,短短几十年时间,由一个穷苦人家变成一代雄才皇帝。”

王福贵惊异地说:“还有这样的传奇呀,这么说,风水的力量不可低估。陶晓伟,叫张旺帮你好好看看,把风水布得准点。有风水的助力,一定要造成一番辉煌出来。”

陶晓伟听了,哈哈一笑,说:“王福贵,你也相信张旺那一套风水了。风水是玄术,说不清道不明。对风水,不可太冲撞,也不能全信它。自己的辉煌,还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决定在自己的脚下。”

中午吃过饭,六个人继续在说笑中搬运泥土,平整宅基。不知不觉,门前的土堆搬完了,西面的宅基也平整成形。

天黑时候,陶军红踩踏泥浆收工回来,看到焕然一新的房屋地基,皱着眉头问:“你们怎么一天就整出西厢房宅基啦?不是只建东厢房一间房子吗?”

张旺拉住他,如此这般说了一通。陶军红咧嘴笑道:“真这样吗?那就两边都扩建吧。”

第二天,陶家开始打泥砖。本村陶军红一班老伙伴,陶晓伟姑家舅家的亲戚都来帮忙,连带陶晓伟一伙青年伙伴,人还真不少。大家在村旁铲平一片空旷地,将稻田里踩踏成浆的泥团挑上来,用模具打实成形,晾干成砖。等彻底硬化以后,堆码起来。连续三四天,大家起早贪黑,奋力工作,终于打出足够砌两间房子的泥砖。

还有几天就是除夕夜了,年的气氛越来越浓。村里的当家人都忙忙碌碌筹办年货。虽说大家屋里都接通自来水,但是,多数妇女还是喜欢挑着簸箕藤篮箩筐到村头的古井边清洗。一来这里宽敞,洗好的东西可以任意摆放晾干;二来,年关就到了,人人心里藏着一份喜悦,要跟众人分享。所以,每天古井边聚着洗刷东西的村民,大家一边干活,一边开怀说笑,村头一天笑声不断,迎接新年的到来。

大年夜终于到了。六个小伙子异常高兴,大家商量好了,要过一个丰盛的年关。除夕早上,六个人约好,一起骑着自行车赶集,备足年货。王福贵驮着陶晓伟一溜烟先出发,其他人踩着车,鱼贯冲出村头,拉成一个长阵,在阵阵欢乐的铃声中,驶往县城。这一年,几个青年人年货买得特别多,个个都买了比往年多几倍的鞭炮。莲花村的习俗,大过年的,谁家门前炮纸红,谁家放的鞭炮多,谁家在新的一年运气就旺。莲花村村民惊喜地发现,今年村里贺年鞭炮声经久不息,放得最多的就是那几位读过高中的小青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