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侦查

  • 走过那春天
  • 路黎子
  • 3003字
  • 2020-05-22 19:58:28

三发带着陶晓伟四人回到家,家里人都下地种菜淋菜去了,他们几个人自己动手起火做饭。过了好一会儿,王福贵和张旺兴冲冲骑车驶进三发家大门,两人架好车,张旺扛一纸箱菜,王福贵扛一箱太白酒和一箱啤酒。

三发见了,责怪地说:“我家杀牛,还不够我们大家吃吗?你们还客气什么?还买这么多东西,浪费钱。”

王福贵就爱哈哈笑:“老同学多年不见,带点酒孝敬孝敬伯父。”

张旺打开纸箱,取出一只宰杀好的鸡,一只烤鸭,还有一堆青菜。一伙人又说又笑,开始整菜,有的架火,有的切牛杂,有的洗菜,有的掌勺。

弄好菜,三发家人还没回来。王福贵说:“三发,你爸下地远吗?你去叫他回来,我们等等再开饭。”

“太阳西斜了,正是淋菜好时间,我爸妈没回家那么快,天快黑了才回来,天天都这样。我们大家就不等了,别耽误你们赶路时间。”

一桌人笑呵呵舀汤、倒酒,津津有味地吃起来。酒过三巡,王福贵问三发:“三发,你读书的时候,就是数学特好,其他英语语文物理化学怎么总是拖后腿呢?”

三发喝酒脸不变色,就是舌头有点打圈,他含糊地说:“那时我就说嘛,我不打算读书了,什么不会就罢,只要精通数钱就行,以后开银行开钱庄,一天早中晚都发财。你们倒好,就给我取外号三发。”

“哈哈哈!”大家开怀大笑。

一班人特开心,轮流着敬酒,集体喝过,个人喝。碰完杯后,就猜码;个人猜完,到集体猜,轮番进行,举杯不停,气氛热烈火爆,谁都不肯服输。

酒精冲撞着神经,王福贵又吹嘘起来:“我们老同学难得团聚,我知道你家杀牛菜吃不完。但是嘛,张旺爷爷经常告诉我们,无鸡不成宴。你看见餐桌摆上鸡肉,那就意味着我们事情圆满成功,发财了。”

三发一个同伴见他说得深奥,好奇地说:“我们看见贵哥你们个个骑新车,就知道你们兄弟身手不凡,准是发财了。”

王福贵见有人吹捧他,更乐了,牛吹得更玄:“你们不知道,我们公婆山地通大海,有神物出入,是神物指引我们发现倒吊金钟……”

“什么倒吊金钟?能让你们一起发大财?”

王福贵故作神秘,让大家停下猜码,把发现神龟和挖掘金钟根的事说给大家听。一桌青年个个脸涨得红红的,注视着他,听出了神。

陶晓伟见他吹得离谱,端起酒杯建议干杯,打断他的话。

三发听王福贵说得离奇,干完杯,又揽住他肩膀,一边举杯劝酒,一边不停地探问,弄清楚他们几个发财的来龙去脉。他感叹地说:“什么时候也让咱们大伙也遇到这种喜事。”说完,举起酒杯吼一声:“干杯!”

“铿锵!”众人碰杯,仰头,一饮而尽。

覃光明惦记着三发那副牛角,他举着酒杯和三发由干了一杯,说:“三发,牛角没有人买吗?你干嘛不卖掉它?”

“傻兄弟,牛角有谁买呀?我顺车带回来扔柴房了。你要是喜欢你就拿去。”

“兄弟,我在山里有间棚屋,想挂上牛角冲冲煞。你真用不到的话,我就带走了。”

“拿去,拿去。喝酒!”

太阳沉入山头,映红了西天。三发的家人还没有收工回来。刘江张旺喝得头重脚轻,实在喝不下,嚷着怕天黑,想趁早上路返回。王福贵和陶晓伟一合计,大家都喝差不多,天黑路远,早点赶路也好。于是吩咐三发代各位向他父亲问好,推出车匆匆驶上路。覃光明笑眯眯把一副牛角绑在车后架,喜滋滋追在后面。

回到莲花村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五辆车五只电筒光影摇曳,沿着歪仄山路驶入村头。

村里没有拉上电,远看一片漆黑。村民白天劳作辛苦,晚上一到八九点钟,大部分人就早早吹灯歇息。只有个别户人家还透着昏黄灯光,传来低低的说话声。山村显得非常寂静。

王福贵等人的自行车在村头吭吭一响,电筒光四处闪烁,惊起一阵狗叫。

张学问年纪大,睡得晚,他知道这班青年回村了,急忙披衣起来,查看情况。张兴许是太困,没有动静。张学问不愿叫醒他,一个人举着油灯进堂屋端坐等候。

不一会,张旺轻手轻脚推车进门,架好车,见堂屋灯光微弱,走进去。“哈咳……”爷爷干咳一声,把他吓一跳。他仔细一看,爷爷拿眼注视着他,眼中带有几分威严和愠怒。张旺心里冷不丁又颤了一下。张学问长时间在灯光昏暗处,眼睛看得清楚,张旺的这些反应,他全看在眼里。他不说话,用手指指一边的长凳,示意张旺坐下。张旺下意识地乖乖坐好,等着爷爷发话。

“啊旺,爷爷是为了你好。你不要再瞒着爷爷了。”

张旺咧咧嘴,想笑,但笑不出:“爷爷,我会有什么瞒您呢?”因为见爷爷严肃,他的声音有点僵。

“那好,爷爷问你,你常常白天不沾家,在外面都干些什么事情?实话告诉爷爷。”张学问提高音量。

“爷爷,我不是早跟你说吗?我们一班人上公婆山挖倒吊金钟。这几天刚买完药材。”

“你跟爷爷常上山挖药材,你知道,爷爷不是外行人。你老实说,挖金钟根能卖多少钱呀?”

“爷爷,我们这批金钟根赚大钱了,我们六个人,每个人分到二百九十多块呢。”

“张旺,爷爷真想不到,你变了,会编故事哄爷爷开心了。你们一共六个人吧,一个人分到手将近三百元,那就是一千八百块钱,天啊!卖金钟根能赚那么多钱?我算是大开眼界了。”

张旺见爷爷不信,急了,说:“爷爷,你不信?我们真是卖金钟根赚的钱。自行车全是卖药材钱买的。”

张学问看到孙子铁了心骗他,不承认错误,伤心地摇着头,表情很失望,半天不吭声。

昏黄的油灯下,张旺看见爷爷一脸严峻,无奈地说:“爷爷,这全是真的,我没有骗你。不信你明天去问王福贵陶晓伟他们。我们六个人,就剩陶晓伟不买车,他要攒钱盖房子。”

门外漆黑一片,一股寒风袭来,张学问打了个冷战。他艰难地站起身,走过去关上门,心里寻思着:今晚孙子是不会承认了,明天跟新老村长合计合计怎样才好。他头也不转,背对孙子说:“休息吧,明天再说。”

第二天天没亮透,张学问就在厨房拦住张兴,把情况告诉了他,说:“这班臭小子肯定想好计策对付我们了,我们简单盘问不行,要想个好对策。”

张兴问道:“张旺说,自行车全都是拿卖药材的钱买的?他们卖一批金钟根就赚一千八百块钱?这分明是哄骗我们嘛。”

这时,老村长也来寻他俩,他轻脚走进厨房,警惕地环视一周,没发现张旺,才说:“昨晚九点,他们一伙人才打着电筒回到村。”

“我昨晚盘问张旺一遍,他什么都不承认,就说是挖金钟根去买,赚了大笔钱。这小子现在还在呼呼睡觉呢。”

三人正商议着,大门外有人吵嚷,只听到李广兴高声喊:“张兴队长,河湾村有人来找。”

张兴走出门外一看,是河湾村老徐头,邻里邻村,都是熟人。老徐见了张兴,焦急地说:“张兴村长,我家牯牛今早不见了。昨晚天黑不久的时候,全村的狗叫得厉害。天气冷,我懒得起床查看。今早起来一看,牛圈门被撬,牯牛不见了。查看牛脚印,是往莲花村方向拉走的。你帮我查查看,你们村有没有哪户人家多一条牛?”

张学问一听,笑了;“徐叔你傻呀,谁家偷牛胆敢拉回家里放的?脑子进水呀。”

张兴严肃地说:“老徐头,我知道了,如果是咱莲花村人干的,我一定帮你查出来。”

老徐头再三道谢,匆匆赶往别处寻牛。

这里三人也忙着分头帮老徐头找牛,把侦查张旺他们的事放到一边。

中午,李家祥挑柴回村,看到张兴到处打听偷牛的事,对他活:“我刚才从桂花山经过,看见覃木工棚屋墙上挂一副牛角,样子很怪异。我还纳闷,原来没见过棚屋挂牛角呀,谁挂上去的呢?”

“哦,有这事?”张兴回家里推出自行车,猛踩一把往桂花山棚屋驶去。

果然,远远看到一副牛角交叉挂在棚屋门顶的墙上,怪吓人的。张兴骑车直奔过去,屋里没人,门锁着。他细看那副牛角,是公牛的角,断痕也是新的。

张兴心里腾起一股怒火,果真是这班家伙干的!他愤怒地加大力气踩车,飞一般驶回村庄,把车往墙根一靠,叫来爷爷和老村长,吩咐人去寻这班家伙,务必把他们带来堂屋讯问。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