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 ??疑心

  • 走过那春天
  • 路黎子
  • 3191字
  • 2019-12-30 15:14:42

莲花村村民发现,张旺这班小青年近期神神秘秘,连续两天不见踪迹。经常是未见人,先闻声,嘻嘻哈哈,笑声不断,好像遇上什么天大好事。

这天早上,天刚麻麻亮。李广兴起一个大早挑水,古井就在屋后,隔着王福贵的家,他刚把水桶倾入井水中,“叮铃铃!叮铃铃!”耳后就传来一阵清脆的自行车铃声,还没等他转头看,车子冲出村口,只留下一串铃声。

王福富平时没有出车这么早呀?李广兴觉得奇怪,刚想着,“铃铃!铃铃!”又一阵急促的车铃声从村中传来。他正纳闷,铃声又起,这回竟然是几辆车铃声交叠一起,欢乐地唱个不停。李广兴转身看了个正着,四五辆车相互追着驶出村头,骑车的就是那班读高中的小青年。车子呼啸而过,洒下一串笑声。

李广兴疑心了,他想不到这班小青年怎么一下冒出这么多辆自行车。联想到他们一段日子来神神秘秘,早出晚归的情景,李广兴确信自己的判断。他挑满水缸,径直赶往张学问家寻队长。他知道,生产队解散以后,队长的作用就虚了,但是,好歹是一村之长,他不管村里事还有谁来管呀?再说,张旺是张兴亲弟呢。

李广兴一路寻思着。张兴正从牛圈牵出耕牛,刚要把犁头背上肩,看见他发呆的样子,喊住他:“广兴叔,今天不下地吗?一大早在我家门前琢磨什么呀?”

李广兴见是张兴,一脸神秘地说:“我正要找你呢,你这个队长还管不管事呀?”

张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田地分归各家各户了,我这个队长不管大家出工,也不派农活了。但是咱们莲花村有什么事情我肯定要管呀。你看今年甘蔗价格提高了,我不是发动大家耕田翻地,要种甘蔗吗?公社引进优良品种,我在咱村一个劲宣传呢?怎么说我不管事呢?”

李广兴见状,说:“好,你管事就好。你留意到吗?近期来,这班读高中的小青年不安分,早早出门,深夜归来,不知道在外面干什么坏事呢?这不,今早,我在古井挑水,就看到他们几个一溜骑四五辆自行车往外面跑,不懂干什么事去了?你是队长,你想想,他们怎么会一下子买得起那么多自行车呢?你要管管他们,要不,犯事大了,就麻烦了。”

张兴一听,也想起来了,这班小家伙神神叨叨,好像有什么事瞒着大伙。他严肃地对李广兴说:“广兴叔,你不说我还真没注意。现在想想,真是这么回事。张旺天天跟他们混在一起,做什么都躲着一家,我看这里面有事情。”

起风了,天气变冷起来。张学问从村后扛两根竹子回屋前,打算一边烤火一边削竹篾编箩筐,听到他们两人的议论,心里也不踏实。他想到村民常常议论说,地里的庄稼时不时被人偷,镇上举行公判大会,走私抢劫偷窃的重犯当场宣布死刑,群众追着前往刑场看枪毙……

他越想越觉得现在风气好像变了,莫非村里这班小青年也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可是,我张学问看着他们长大的呀,他们没有哪个有那份歹心肠。古话说,万恶懒为首。是不是我人老眼花了看不准了?除了陶晓伟和刘江干活不省力,其他几个都是怕干苦活的货,连张旺也是这样。

想到这里,张学问越想越生气。他对李广兴和张兴说:“张旺昨晚天黑才回家,骑着一辆新单车,凤凰牌,比他大哥的车还漂亮。我就纳闷了,说他几句别糟蹋钱,问他去哪里拿钱买新车。他说是自己的钱,叫我不要管他,还说除了老陶家的晓伟,他们个个都买了新车。”

李广兴连忙接话:“对了,对了,今天一大早,他们一伙青年人就骑车冲出村外了,鬼鬼马马,不懂做什么事?”

张兴刚想说,被爷爷抢过话头:“我早就发现他们行动诡秘了,原先说是上公婆山探奇,后来见他们行为鬼鬼祟祟。我跟王宗良在碾房说过这事,王宗良说,大刘讲了,刘江天天不沾家,跟一班青年爬公婆山挖药材。这事我相信,张旺跟我说过。张旺自小跟我上山挖药,他懂点行。”

这时,老村长过来寻张学问聊天,见他们谈论,笑着说:“你们别疑神疑鬼,这班青年为莲花村做不少好事呢,谁我不敢说,他们六个的为人我是相信的。村里好些人看到他们在公婆山挖药材呢。”

张学问摇着头说:“村长,你不说还好,你一说我就更不放心了。挖几天药材能赚几个钱呀?就是天天上山,挖它半年,也不见得能买得起半截车子,更别说买四五辆新车了。我们留心点,这班青年有问题。”

张兴听他们越说越可怕,说道:“这样吧,我们白天上工忙,就由老村长和爷爷两人白天留意观察他们的动静。我和王福富晚上再侦查他们有什么行动。这事我们大家悄悄进行,暂时不要声张。”

张学问点点头,说:“好,我和老村长白天盯紧他们,谅他们几个臭小子也翻不出什么花样来瞒住我们。”

老村长家在村里头,离刘江和覃光亮家近,张学问就吩咐他盯好这两人,其他四人他来侦查,分好任务后,大家分头各自准备。

其实,王福贵张旺他们刚新买自行车,内心快乐,六人约好上镇里吃早餐,玩一两天,放放松。他们在集市漫无目的转悠了小半天,中午,一行人来到供销社旧楼录像厅。此时,供销社业务岌岌可危,市场被大批个体经商户抢占,这些脱颖而出的个体户,嗅觉敏锐,行动敏捷,轮到哪个镇值圩日,他们像蝗虫一般蜂拥而至,大包小包,日用百货,应有尽有。供销社已经没有市场,显得冷冷清清。有人在这里开设录像厅,红红绿绿的招贴画粘满一楼墙面。

覃光明凑上前去,看一阵,说:“今天放映《蜀山剑魔》。大家来看,练武人意外打通神奇穴脉,获得神通功夫,称霸武林。这个故事传奇。要不,我们看一两片录像再说,反正有的是时间。”

王福贵不爱看电影录像,第一个反对:“这些影片打打闹闹,拖泥带水,有什么好看?我们到田野去玩吧?”

张旺揉揉小腿,说:“跑半天了,腿累坏,还是休息一下,看一场录像吧。”

刘江、陶晓伟也赞成,王福贵无可奈何,摇摇头,跟着大家步入录像厅。

老板穿一件油腻腻的皮革大衣,站在门边满脸堆笑地招呼客人。走进厅内,光线暗淡。陶晓伟眯一阵眼睛才适应过来,他环视一周,是一个大厅改成,很宽敞。六人逗笑了一会才安静下来。《蜀山剑魔》影片故事果然出入意料,他们看得津津有味,只有王福贵靠在椅背上呼呼睡着了。

看完一场武打片,几个小青年跃跃欲试,兴奋异常。灯一亮,门口的皮大衣大声叫起来:“下一场《大内高手》,连看两场只收半价,哪位要看,半价就行。”连续喊了几遍。

张旺看看大家欲犹未尽,说:“再看一场吧,时间还早呢。”接着又看了一场录像。中途王福贵醒过来,搓着眼睛抱怨:“怎么还没有放映完呀?这个蜀山老怪这么能打?”

话音刚落,前排一人转过头来:“王福贵,是你呀!今天你也来看录像,太巧了。”

王福贵眯眼一看,乐了:“呀呀,是三发!太高兴啦!毕业那么多年没碰过头呢。怎么样?在哪里发财啦?今天有兴趣来看录像?”

三发名叫农银发,是王福贵高中同班同学。他见王福贵嗓门大,引得周围的观众不满地看过来,以手指示意禁声,小声地说:“看完录像再说。”

《大内高手》终于播放完毕,一串长长的职员名单缓缓上移。王福贵等不及了,跨过前面座椅跃进前排,一把搂住三发肩膀,兴奋地说:“五六年了,你还是那个中分发型,没变。”三发也高兴地抓住他的胳膊,说:“你还不是这么急躁?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出了大门,大家彼此都认出来,同是一届高中生,一起打球玩耍过。三发介绍完一起来的两个同村同伴,说:“我家老公牛失足掉落陡坡,我们三个人来买牛肉,临近年关,牛肉特别好卖,中午就买完,时间还早,就来看一场录像,没想到遇上你们。走,一起到我家喝一场。我家就住镇外,不到两公里远。对了,王福贵,你家不是在那个公婆山那里吗?不近呀,走路来吗?”

“是在公婆山那儿,你还记得我家呀!记性真好。我们一起骑自行车来的。”

三发同伴拉出放在走廊一端的板车,车上叠着几个空箩筐,旁边一只空筐上立着一个剥去皮肉的牛头,血淋淋的,眼窝深陷,面目狰狞恐怖。两只牛角被卸下,竖立一旁。

张旺见状,说:“是一条老公牛。”

王福贵说:“好,我们一起上你家玩玩。张旺,你跟我一起去添点东西,陶晓伟几个随三发先走。我们稍后点,我认得三发家的路。”说完,五个人走到一旁树根下开锁取车。

三发一见,惊叫起来:“你们个个都买新自行车啦?好羡慕呀!”

王福贵指指陶晓伟说:“就他没买,留钱建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