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黄鼠狼

  • 走过那春天
  • 路黎子
  • 2099字
  • 2020-05-24 18:58:44

到卫生院,医生训责说,孩子高烧四十度,再晚点就烧坏脑子了。

第二傍晚,孩子的高烧才退完。

天气一天比一天冷,眼看,元旦就快到了。元旦一过,农村最隆重的节日春节就接踵而来了。

王宗良家碾房平时遗落不少碎米谷糠,王妈人手脚勤快,经常把碎米谷糠收集起来,装满一竹筐,用来喂养猪鸡鸭,每年春节前都饲养一批大阉鸡过年。

一天早上,王宗良刚要提铲下地,老婆王妈在鸡舍惊叫起来:“天啊,十只大阉鸡怎么不见两只了?有贼,昨晚有贼偷我们家的阉鸡了。”

王宗良快步走过去,点着数,十只大阉鸡呀,怎么只剩下八只了?他仔细检查一遍鸡舍,门和锁扣完好,没有撬过的痕迹。

王妈喋喋不休地骂:“昨天,李狗在我们家屋前转来转去,我就疑心。没料到死李狗真敢来偷阉鸡呢。”李狗是古井边李广兴的儿子,大名叫李构,平日懒惰,大家爱叫他李狗。王妈越骂越气,拿一根耘田棍,一路骂着往村头李广兴家走。

“李狗,是你偷我们家的阉鸡吗?”

李狗还在昏睡中,迷迷糊糊听见有人指名骂他,揉着眼睛出门看。王妈见他,厉声骂道:“李狗,你把我家的阉鸡偷去哪了?”

“什么?偷鸡?我没有偷。”

“你不偷是谁偷的?连续几天了,你天天在我们家外面转悠,不是你偷是谁偷?”

王宗良怕老婆一人去问罪吃亏,扛着铁铲追过来。王妈见老公来,骂得更大声。

李狗见她骂得凶,生气了,大声嚷着:“你们王家讲不讲理?你不要乱诬赖人!我没有偷你家的鸡!”

“喏喏,你还大声呢!不是你偷,你天天在我家屋外瞄什么?”

“我在找黄鼠狼路径!犯你什么来着?”

“什么黄鼠狼耶?你才是黄鼠狼!从小不好好干活,懒惰。就是你偷的,偷吃我家阉鸡不承认!”

李狗见王家老妈子骂得难听,一口咬定他偷鸡,恼怒了,冲上来想打人。王宗良见了,拿起铁铲,大声喝住:“李狗,你敢打人?你不学好偷东西,还敢打人?”

李广兴刚在古井打水,听到自家门前吵吵嚷嚷,急忙挑水赶到家。他看到王宗良夫妇上门打骂儿子,气不过,闷着头把水倒入水缸,举着扁担冲出门:“你们王家人打上门来了,欺负我李家人少,我李广兴也不是任你欺负的。”

王妈看李广兴要护短,更不饶人:“李广兴,你懒儿子不学好,偷我家的阉鸡,你还敢包庇他?还想行凶打架,天下没有王法啦!大家来看啊。”

李广兴也不示弱,大声吼起来:“你看见李构偷你家阉鸡啦?分明是欺负人。要打就来呀,把全家人拉来我都不怕,我李广兴不怕你。”

此时,邻居听见争吵,围上来不少人看热闹。有几个年纪大的人上前拦住他们劝架。可是没有用,两家人都气炸了肺,冲动地推开劝架人,非要动手不可。

正在千钧一发之际,王福贵追上来,大声喊:“妈,是黄鼠狼,你错怪李狗了。”四个人拉来架势,正要扑打,听到喊声,齐刷刷转过头看他。

“是黄鼠狼,是黄鼠狼干的,从排水口钻进来,水沟有脚印,洞口有血迹,还掉有不少鸡毛。”

冬天,黄鼠狼找不到什么吃的,饿昏了头,冒险到村子里偷吃鸡。王妈听了,还不相信:“真是黄鼠狼?你没看错?”

王福贵口气坚定:“真是黄鼠狼!是它们偷吃了咱家阉鸡。”

这回,王妈很尴尬,脸僵硬着,半天才对李广兴说:“大兄弟,对不住,我老糊涂了。”李广兴不出声,眼看向另一边。

王妈转身向李狗:“李狗,大妈错怪你,别记心上啊。”

李狗顿了一会,说:“我承认我懒,但是我没有偷东西,你不能诬赖人。要不是王福贵发现是黄鼠狼干的,我就冤枉了。”

“误会!误会!”旁边的几位老人家齐声说,围观的邻居哈哈笑起来。

因为这里的动静大,此时,张旺、陶晓伟、覃光明也跑来看稀奇。张旺听到黄鼠狼进村偷吃阉鸡,说:“冬天黄鼠狼养得膘肥,正是下锅的好时候。我正愁不懂去哪里找它们呢,没想到它们先找上门来了。”

四人一起来到王福贵家屋前。鸡舍一角留有一个方便冲洗的排水口,墙外连着水沟,水沟干涸,积有一层松土。他们蹲在水沟旁查看,果然有几行黄鼠狼凌乱的脚印,洞口沾有血痕,遗落不少鸡毛。

村里的人对黄鼠狼不陌生,很多人都捕捉过这种野兽。大家简单商议一下,利用黄鼠狼贪婪惯性和嘴馋的特点,决定在排水口旁设陷阱。

天黑了,鸡鸭家禽全进了鸡舍。四个人用小铲扒开水沟浮泥,埋下捕鼠铁夹,伪装好现场。王福贵担心狗不小心踩踏铁夹,用两张凳子搁在一旁。四人布置停当,放心地进碾房打扑克。

中途,王福贵心急,好几次溜出来查看,黄鼠狼没有上钩。

过了十二点,大家累了,黄鼠狼还是没有出现。张旺说:“黄鼠狼太狡猾了,半个晚上竟然没上钩。我们弄的陷阱肯定没问题,我就不信,它们昨晚吃甜嘴了,今晚不来偷吃鸡?”

陶晓伟打着哈欠,说:“这些贪婪的东西肯定放不过阉鸡,陷阱我们弄好了,只要黄鼠狼一钻入水沟,保证它们跑不掉。大家都累了,我们回家休息,每天早上再来收它们。”

第二天早晨,王妈第一个起床煮粥,门还没开,就听到鸡舍那边有声响。她打开大门,走过来看,两个铁夹各夹住了一只黄鼠狼。黄鼠狼看到有人近前,紧张地挣扎不止,弄得铁链吭阬哐哐直响,链条被它们来回缠绕凳子,越绕越短,最后两只黄鼠狼勒在一起,瞪着贼溜溜的鼠眼看人,吱吱地叫。

王妈见它们撕牙咧嘴,不敢靠近,对屋里喊:“啊贵,黄鼠狼被夹住了,两只呢。”

王福贵闻讯一跃而起,三两下披上衣服跑出来,看着两只抖成一团的黄鼠狼,气愤地说:“胆敢偷吃我家阉鸡,这就是贪婪的下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