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山空

  • 走过那春天
  • 路黎子
  • 2188字
  • 2020-05-24 18:48:44

第二天天没亮,六个人又急匆匆出发了,每个人都挑着一对空箩筐。

天色还很灰暗,山间雾气弥漫,几米远就看不清前面的情景。一路上,时不时听到近旁有村民吆喝耕牛,模糊中只能看到人影牛身在移动。小伙子们加快了脚步,很快就没入了通往公婆山方向的迷雾中。

因为有了第一天的经验,他们挖金钟根更容易了。顺着藤找到根茎,根据根部地形凸凹松实判断根薯位置,下铲果断,挖起来也不难。山间多为砂质土塘,土肉深,比较松軟,只要用力够,用铲扒开金钟根周围泥土,露出金钟根块根,瞅准,一铲铲断底部的直根,再铲掉四周细根,最后一大铲直透薯根底,把泥土翻动,两手用力一揪金钟根根茎,哗啦一声,整条金钟根根薯就被拔出来。金钟根薯灰白灰白的,两手张开,两足细长,那就是最珍贵的人形金钟根了。

太阳升到中天,阳光直射。这里很少有人到来,一片沉寂,只有他们六个人此起彼落的砍刀声——金钟根藤茎老,坚硬,要费大力才能砍断。

刘江人壮力大,肚子饿得快,他嚷嚷着要吃东西。吃过干粮,他们六人马不停蹄,继续挥汗如雨的挖起来。

太阳西沉,树影斑驳。陶晓伟抹掉脖子上的泥汗,停下手中的活,他拉上张旺迎着傍晚余晖,查看周边的情况。山坳灌木丛的这片金钟根被挖掉了一小半,身后的窝窝坑坑一片狼藉,翻开的新泥像裸露的肌肤,承受着不可言说的苦痛。被砍掉根块的倒挂金钟藤条失去了活力,叶子卷曲枯萎,滴干最后一滴水分。

小青年们顾不上这些,继续埋头挥铲挖掘。

太阳坠入西山,天一下子暗下来。陶晓伟招呼大家聚拢过来。这天挖到的金钟根比昨天多,足足装满六箩筐。为了方便赶路,陶晓伟让大家平均装筐,每个人都挑着小半箩筐的担子,就着依稀的星光,直奔桂花山下的木屋。

一路上,弯弯的月牙挂在天边,淡淡的月光下,空气中弥漫着山间特有的草木芳香。草木皆有生命,一到夜间,那是完全属于它们的世界,树木尽情释放身上的油脂。

到了棚屋,大家赶紧在底层把金钟根倒出来晾开,锁上门回家。

接下来的日子,他们天天满怀喜悦地上公婆山挖倒挂金钟。

一个星期后,灌木丛里的金钟根基本被他们挖光了。公婆山附近只有这片平坦山坳的金钟根长得出奇的好,再往四周,就是高大的乔木了,树下的金钟根零零落落,长势就差多了。

挖完了灌木丛的金钟根,六个人分散开来,深入山林里寻找金钟根。公婆山山上山下沟溪纵横,树林茂密,再也找不到像山坳那片灌木丛,自然也寻不到那么好的金钟根了。六个人继续散开在树林里寻找,发现一棵挖一棵。树下的金钟根没有足够的阳光雨露,显得营养不良,叶小色淡,根茎细长,长势迟缓。这里的土质板结,挖起来也很困难。

一天下午,六个人奔忙了大半天,来到山脚一条溪流边会合。

张旺样子很疲惫,王福贵也打不起精神,刘江最后赶到,满脸泥迹。这一天,他们的收获很少,每个人框里的金钟根盖不过箩筐底,也没有挖到半根人形的。

六个人零零散散坐在溪岸休息,谁都懒得说话。

突然,张旺一拍脑袋,说:“若不是巨蟒引路,我们谁也不会穿过密林爬上山坳,看来真得感谢巨蟒了。”

王福贵大眼一转,故作神秘的样子,对大家说:“巨龟,巨蟒,巨型倒挂金钟……你们不觉得离奇吗?”

“巨型金钟根的山坳在哪个方向了?”陶晓伟朝群山围拱的公婆山望去,下意识地问。

公婆山是这片群山最高峰,远远看去,两座山顶突兀,像盘腿而坐的公婆俩人。四周围着一圈圈比较低矮的山头,越往外,山坡越矮。

张旺看得快,用手一指,说:“那边,那不是正北方向吗?天哪,你们看,山坳正是公婆山公婆两人正面盯着的山岗呢?”

六个人连忙站起身,纷纷抬眼往山坳那边看。果真,那片金钟根疯长的灌木丛山坳就在公婆山注视着的正北方向,就像公婆山前方摆放的一方案桌……

张旺喃喃地说:“爷爷常说,万物皆有灵,山间多奇事,让我们多怀一颗敬畏的心。”

大家也想不出什么理由,都嗟叹了一番,在每个人的心里,幼年起对公婆山的那种神秘和敬畏又添加了一分。

其他山头也许还有上等金钟根,六个年轻人不放弃,继续天天在公婆山周围树林里寻挖。运气好的时候,他们一天可以挖到大半箩筐的金钟根。运气不济的日子,他们小半箩筐都挖不到。人形的牛大力就没有多少根了。

王福贵总在都在抱怨,说金钟根躲到哪里去了。

陶晓伟看着日渐难找的金钟根,说:“大自然就是这样,金钟根生长十多二十年才形成人形尊品,时间很漫长。我们仅用一个月时间挖掘,山就空了,不要怪它了。人啊,不能太贪心。”

张旺也有感触,说:“还是爷爷说得对,常怀一颗敬畏的心。”

为了不惊动村里人,他们挖来的金钟根全部存放在覃光明的棚屋里。晾干的金钟根堆放在顶层,后来,底层也几乎堆满了。

看着堆积满屋的金钟根,六个小伙子人人心里喜滋滋的。前后将近一个月的劳动,他们收成了一棚屋的药材,上等人形金钟根占有一成还多。

覃光明笑着说:“满屋的药材,比我们家收到的玉米还多呢!”

王福贵掩不住内心的喜悦,眼里放着光:“这批金钟根晾干一买,我们能够赚多少钱呀!”

张旺也咧着嘴笑:“我从小跟爷爷上山挖金钟根,从来没见过这么多这么好的金钟根呢。往常,爷爷总是说,公婆山灵异,有神龟隐居,周遭村民不轻易上公婆山,才给我们留下这么多宝贝。”

王福贵高兴起来,调侃地说:“感谢神龟!感谢巨蟒!神龟保佑,灵蟒引路,我们发财了。神龟神龟,灵蟒灵蟒,我们爱你。”

陶晓伟见他们寻开心,正色说:“造化神奇,大自然奥秘,在大自然面前,人太自私渺小了。我们坐吃山空,要对自然多一份敬畏。”

大家一听,连忙点头:“对!对!敬畏自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