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画一道线赚一万美元

  • 走过那春天
  • 路黎子
  • 2303字
  • 2019-12-29 13:45:57

第二天是礼拜天,虽然不是节日,但是,很多干部职工不上班,喜欢出来采买东西。陶晓伟唤上晓杰,天未亮就一大一小一前一后挑着水桶上路。

晓杰已经上五年级,十二岁,个子不高,水桶不时触着路面突兀的泥块,哐哐响。陶晓伟担心桶里的鱼逃出,不停地叮嘱他小心点。

十多里远的山路,他们用一个半钟头的时间就赶到了南街。也许是礼拜天,早市已经热闹起来,采买东西的人都赶着时间行色匆匆。

太阳刚刚从东山升起,黄橙橙的朝阳斜射过来,把街上行人的身影拉得长长的。陶晓伟找到一个街边摊位,还没来得及把两担鱼桶摆好,就有三四个五六十岁的大妈围拢过来。还好,陶晓伟早在几个街日前就打听好各种鱼的价格,今天不显得慌乱。

“塘角鱼和鲶鱼八毛,鲤鱼和鲫鱼六毛,泥鳅和螃蟹四毛……”他麻利地喊着价格,整理手中的杆秤。

这时候政策已经放开,但是老百姓还没有习惯过来,失落的,观望的,等待的人都有……大家一如既往按部就班耕田种稻,特色种植养殖的人不多,物质还很困乏。城里的人一看到有鲜活的鱼卖,价格也不贵,便纷纷围过来买。

一个白头发的大妈用木棍撩了撩塘角鱼,想压低价钱:“小哥,塘角鱼七毛买吗?我买三斤。”

很多人都知道,塘角鱼最滋养人,尤其是滋补孩子。陶晓伟笑着说:“大妈,你看我这里的塘角鱼多肥壮呀,肯定是两年龄以上的老鱼,哪里都找不到这么好的货,八毛不贵。”

白发大妈见摊主虽然年轻,也是懂事的人,不再砍价,挑选了七八条肥硕的塘角鱼,过称,交钱,开心地走了。

不到中午时间,陶晓伟兄弟两人就卖完了所有的鱼。晓杰由于兴奋,脸涨得红红的,他长这么大,从来没有靠自己的劳动赚过那么多的钱。在米粉店等候吃中餐的时候,晓杰取过装钱的书包,仔细地点数了一遍,他的声音有点颤抖:“哥,四十六块呢!我们发财了!”

陶晓伟担心他这么小的年纪赚钱不好,谈谈地说:“这点钱算什么?你好好读书,等长大了走出我们小山村,掌握本领,到城里建设祖国,就不怕没有钱花。”

晓杰一脸地不以为然,双眼兴奋地看着书包里的钱,好像不相信是真实的。

陶晓伟全看在眼里,他知道,生活在贫穷日子中的人,心里最向往钱。

午后,兄弟两个进入一家饭店,陶晓伟叫了两碟炒粉,让师傅多给晓杰加一份肉。晓杰埋下头津津有味地吃起炒粉来,满嘴都是油亮亮的。

晓杰打着饱嗝,陶晓伟带他来到街口的书店,帮他买了两本书,一本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另一本是《假如给我三天的光明》。他不想让弟弟生活贫穷了,思想也贫穷。

最后,兄弟两人喜滋滋来到百货店。陶晓伟给两个姐姐各挑一件碎花裙子,买一个印有红旗的崭新书包给晓杰,自己选了一件夹克背心,一共花了十七块钱。

在回家的路上,陶晓伟问晓杰:“晓杰,你上五年级了,毕业班了,作业多吗?会做吗?”

“哥,作业容易做,都跟例题道理一样,我在学校就做完了。”

“晓杰,准备上初中了,努力点。人为什么穷?就是因为缺乏知识文化,知识就是财富。你知道斯坦门茨吗?”

“什么?什么斯坦?”晓杰想都没想,说:“爱因斯坦,谁不知道呢?外国科学家嘛。”

“爱因斯坦是世界公认最伟大的科学家,今天哥说的不是爱因斯坦。是德国的斯坦门茨。”

晓杰听清楚了,不是他们老师介绍过的大科学家:“这个斯坦门茨,没有人说过。他也是科学家吗?”

陶晓伟慢慢地说:“对,哥给你讲一个斯坦门茨知识就是财富的故事。”

20世纪的时候,美国的福特公司遇到一个业务飞速的好机会,客户订单雪片般从世界各地寄来,工人一天三班,加班加点,片刻不停,每一辆刚刚下线的福特汽车都有很多人等着抢购。

一天,公司关键车间的一台电机突然出了故障,整个生产车间都运转不了,其他相关的生产工作被迫停下来。公司紧急调来大批检修工人反复检修,又请了多位专家来帮助检查。可是,怎么也排除不了故障。公司总裁非常焦急,很生气,别说停一天,就是停一分钟,对公司都是巨大的经济损失。

有人给总裁提议,请著名的物理学家斯坦门茨来帮助,他一定有办法解决难题。

斯坦门茨一到,面对巨大的电机敲敲打打,仔细检查,然后要一张席子铺在电机旁,聚精会神地听了3天,又搭上梯子,爬上爬下忙活多时,最后,他在电机的一个部位用粉笔划一道线,写下一行字:“这里的线圈多绕了16圈。”

人们按照他的指导,处理了电机线圈。故障立刻被排除了,生产恢复正常。

公司经理问斯坦门茨要多少酬金。斯坦门茨说:“1万美元。”

1万美元?旁边的工作人员不敢相信,就这么简简单单画一条线,就索要1万美元工钱?1条线,1万美元,那是一个车间工人200年的工资收入呀!

斯坦门茨看大家发呆迷惑的样子,转身开了个账单:画一条线,1美元;知道在哪儿画线,9999美元。

福特公司经理看之后,醒悟过来:知识就是财富。公司不仅照价付酬,还重金聘用了斯坦门茨。

晓杰听完,眨眨眼睛,说:“斯坦门茨画一条线就值一万美元,太贵了吧。哥,一万美元值多少中国钱呀?”

“十多万元中国钱,等于我们普通人家全家人将近干一千年的收入!”

“什么?画一条线就值我们干一千年?”陶晓杰瞪大了眼睛。

陶晓伟加重语气,说:“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它告诉我们,知识就是财富。”

晓杰点点头:“哥,这个道理我懂。可是斯坦门茨收钱太贵了……哥,张爷爷,覃伯伯他们都说,你就是被生病耽误了,不然你一定考上最好的大学。我一定努力,我不会让你失望。”

陶晓伟一边走,一边问:“哥相信你,你一定会学得比哥有出息。今年你就要上初中了,有什么科目有困难吗?”

陶晓杰想想,说:“就是英语读不准,学校的时间总不够用。好在陶晓华教室在我们隔壁,我常常跟他读英语。”

陶晓华是三叔的儿子,跟晓杰同龄。

“你和晓华,谁的成绩好?”

“我数理化好,就是英语科弱。晓华英语强,都是数理化都不行,考试都是我赢。”

“兄弟之间要互相帮助,互相提高。”

“知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