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山不在高

  • 走过那春天
  • 路黎子
  • 2174字
  • 2019-11-08 23:34:56

这座山地势不凡,山貌奇特,气宇超脱,山体东、南、西三面平缓,密林隐蔽,藤蔓缠绕,多少年没有露出一点山的肌肤,好像隐藏着什么千年秘密。山的北面备受风雨侵蚀,悬崖峭壁,怪石突兀。特别是那山顶,形状古怪,造化神奇,如一对恩爱夫妻一前一后自然端坐,北妇南夫,神态庄重,眺望北方。

这就是十万大山西南一隅的著名奇山——公婆山,属于我国少有的热带雨林气候。

公婆山是中国与越南边境线上的界山。一条羊肠小道从山脊穿过,将公山婆山硬生生地分开,千百年来,公山婆山只能隔路相望。即使日久天长没有多少人走过这条路,小道被丛林藤蔓覆盖,但是,石径古迹依稀,尤其是峭壁处石阶凿刻粗犷,黑藻斑驳,仿佛让人听到千年来古人踏石留痕的铿锵脚步声。

因为公婆山一来是两国界山,二来山势险峻,地形复杂,长年来人迹罕至。最高峰公山婆山,四周坡头围拱,丛林密布,藤条缠绕,终日雾气缭绕,紫气升腾,显得非常神秘。

不知多少年来,周围百姓流传这样一句谚言:公婆山无云,晒谷翻要勤;公婆山带帽,大风大雨到。意思是,公婆山顶一带天空如若没有乌云,那就是意味着一天放晴,阳光普照,人们可以大胆翻晒稻谷。如果公婆山山顶有云朵停留,状如带着一顶帽子,那就要小心了,天气很快就变化,大风大雨就来临,人们赶快收起晾晒的东西。

千百年来,附近方圆百里的人们虔诚信奉这句谚言。老辈人都说,公婆山灵验得很,要知道哪天是放晴还是下雨,看公婆山就行。

十万大山西南一侧,地处地球北回归线以南,这里气候炎热,雨水充沛,草木一年四季不知歇息的疯长,丛林茂密,鸟兽密集,虫蛇遍地。

大自然神奇造化,给人们留下一处尚未被破坏的动植物自由快乐的天堂。

骄阳似火,烈日炙烤,树叶卷曲,人皮肤晒黑晒裂,那是一般人记忆中热带的标签。可是,骄阳烈日下的公婆山,如世外桃源,完成不像别处热带地区那样酷热,湿闷难耐。这里植被繁茂,山洁水清,地灵气爽。

夏日,条条山谷雾气袅袅,清泉涧溪流水淙淙,送来习习凉风。春冬,这里是一片繁花盛开的地方。

公婆山是典型的砂页岩地质山地,地下暗河相互连通,泉眼密布,泉水冬暖夏凉。春冬时节,泉口溪流暖气升腾,气温暖和。整片山林草木常年得此庇护,不受霜冻风寒,一年四季不知疲惫地疯长,抽枝发芽,开花挂果,形成一片花果山一般的世外之境,真正是飞禽走兽避暑纳凉最好的天堂。

顺着公婆山端视的方向,簇拥着一片格外葱郁的密林,密林一盘一盘向中间收拢,如莲花花瓣似的,在中心托起一座高耸的山峰。人们根据山形称为莲花山。

莲花山前方不远处,拱着一个很规则的绣球一般的山,山上长满桂树。附近的人就把这座漂亮的圆顶山叫做桂花山。

莲花村就坐落在莲花山山脚,全村几十户人家大门一律朝北,背靠莲花山,面朝桂花山,这是村里世世代代流传下来的祖制,没有哪一户人家违背。

因为家家户户的房屋朝向单一,村里的路弯弯拐拐,很不顺畅。

陶晓伟家在村头,他就问过张旺的爷爷张学问:“为什么我们村里的房子都一律朝向北方向?像覃光明、秦飞鹏家的房子地势就不应该朝北,很别扭。”

听人说,张学问不是老人的真名,只是他在村里学问高,能识字断句,懂古训古例,大家尊称他张学问,叫着叫着,真名反倒没有人记得了。

张学问伸手往公婆山方向一指,一脸神秘地说:“看到那边公婆山了吗?那是神山。祖上说了,公婆山庇护着全村人,保证一年到头风调雨顺,家家户户富贵兴旺,谁敢违背她的心向?祖训说,我们莲花村谁家建房朝向不随大家的,就要逐出莲花村。”

陶晓伟又问了几位村里的长辈,大家说的都是张学问这个版本。村里人从小就听说公婆山的古训,流传着公婆山各种各样离奇的传说,时间一久,老老小小每个人对公婆山都生出一种神秘和敬畏的感觉。

放暑假了,陶晓伟回村放鸭子。他带上几天干粮,挎包塞满高中的课本,把鸭子赶到公婆山下的沟溪,任由鸭群在溪流中捉食。他有时候静坐树根,有时候横卧树上,自由自在地背书学习。

公婆山一带沟溪发达,纵横交错。平日很少有人到来。这里土质肥沃,荒草遍野,芦苇和芒草疯长,高高挺立,叶子绿油油的,闪动着亮光,随风飘拂。

鸭群钻入溪流,争先恐后,展翅蹬腿,一头扎入水中,抖动着脖子,张嘴左右摆动形成一个扇面,飞快地寻觅着鱼虾螺仔,样子快活极了。

陶晓伟仰头一望,天上一片晴朗,澄蓝澄蓝的天空,一尘不染。

太阳白花花地直射下来。要是在别处,一定酷热难耐。可是公婆山这里,水汽氤氲,烈日被云气隔阻,并不显得燥热,反倒觉得温润清凉,舒服得很。

陶晓伟爬上一棵粗壮的柚子树,找了一根正好可以半躺着身体的枝丫,看了一眼觅食的鸭群,挪好身子,打开书本津津有味地看起来。

鸭群吃饱喝足了,有的还在河里欢天喜地地戏水,更多的鸭子在水边一字排开,屈着长长的脖子,悠闲地梳理着背后身上和翅膀的羽毛。

夕阳迫山了,陶晓伟还是忘我地看书,饿了吃一把干粮,渴了剥开柚子吃。这里的野生柚子肉质洁白,晶莹透亮,味道酸甜适度,吃了舌尖生津,最能解渴。

只要一打开书本,陶晓伟就忘了天南地北,心里只有他的几何证明、电流安倍和化学方程式……他就是那种勤奋好学的好孩子。

莲花村的人们都说,陶晓伟的心大着,长大要飞出这个山旮旯的。

天灰暗下来,鸭子紧张了,嘎嘎叫个不停。陶晓伟这才溜下树枝,用塑料布简单支起一个小帐篷,找几根枯枝,在旁边点燃一堆火。

鸭子看到人烟,安下心,聚拢到一处,脖颈交叠,静静地睡觉。

陶晓伟吃了几片干粮,就着火光,又进入他自己的世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