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花宴又见(一)

  • 卿卿向我怀
  • 孟妆
  • 1805字
  • 2020-02-25 12:30:34

每逢百花争艳的好时节,每年一次的赏花宴会如期来临,主场的是如今掌管后印的李贵妃。

虽说世人皆惊叹昭仁帝爱妻之心,后宫里纳的妃嫔十之八九酷似先后乔氏,就如现在这位贵妃娘娘。

乔眉抬眸看了她一眼,确实容貌明艳,举手投足间是端庄有度。当看到那张足有五分同姑姑肖像的脸时,她又不禁收回目光,心下一嗤,对昭仁帝那凉薄的爱。

姑姑亡去近十年,可这十年间他不依旧三宫六院、广纳妃嫔?

看着这一圈儿娇花般的贵女们,李贵妃一笑,示意身边的大宫女端来行令赏花的梅子酒。

“大家不必拘礼,都坐下吧。”

乔眉随周围的人一同行了礼,道了声“是。”

李贵妃又环顾了她们一眼,将视线在乔眉身上顿了顿,又笑眯眯地开口:“乔四小姐的身子可大好了?”

一瞬间,四周众娇花的目光齐刷刷地朝她射来。

乔眉却端的是从容的姿态,只敛首道,“劳娘娘挂心,臣女的风寒早已痊愈。”

一旁便有人出声:“娘娘,您快些出题吧,今年的击鼓传令想来有些人是不行的。”

说话的姑娘名唤李芊月,她长得圆脸杏眸,五官算得上端正,头上挽的飞天髻,戴的六宝玲珑簪子和身上穿的镂金百蝶穿花云缎裙,无一不跟随京城潮流。

她甫一说话,身边的姑娘就皱了皱眉头,有些不耐起来。而在上头的李贵妃更是脸色抑不住地僵硬。

李贵妃乃是农家女出身,数年前地方大荒,逃难至京城,因为容貌同先后有几分相似,被当时微服出宫的昭仁帝一眼相中带回了宫中,就此荣宠加身。

因为李贵妃娘家人在荒灾中皆数饿死,昭仁帝为了以示他的宠爱,便封了李贵妃的表亲为伯爷,赐了寻阳伯府的牌匾。

而李芊月正是寻阳伯府里的大姑娘,李贵妃的表侄女。只不过家里头有人一朝封了贵妃,她便跟着沾了光。可到底是个农家来的,见不上台面,屡次在一些宫宴中出丑,惹得一些贵女很是瞧不起她。

若是如此倒也还好,可偏偏这是个不安分的,仗着自己的姑姑在后宫中独得恩宠,嘴皮子便厉害起来,如今京城里的姑娘们是见着她便绕道而行。

此时李贵妃气得差点没白眼一翻晕过去,她如今得昭仁帝宠爱,在宫中已然站稳跟脚,却时常被其他宫里的妃嫔暗地里嘲笑有个举止粗俗的侄女!而现在这么众目睽睽之下,居然敢一下子挑衅众多贵女!

“芊月!放肆!”李贵妃好不容易稳住神态,厉声喝道。

李芊月不服气地扭头,狠狠地瞪了眼乔眉。

乔眉掩下眸底的神色,前世的李芊月也是如此,莽撞愚蠢,把许多人尽数得罪后却因为有个李贵妃,依旧能嫁得极好,在她死之前李芊月都活得一路顺遂。

李贵妃终于将面容缓和,她继续笑道:“今日百花之宴,按旧例今年还是行酒令。”

酒令分为雅令和通令,今日行的就是雅令中的花枝令,行令方法是要先推一人为令官,或出诗句,或出对子,其他人按首令之意续令,所续必在内容或形式上相符,不然则按规定饮酒。

李贵妃身边的女官将帖牌掀开,露出一个“绿”字。

女官身为令官,率先道了一句:“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

尔后屏风后有宫女开始击鼓助兴,第一个便是乔眉,她微一沉思便道:“绿芜风来,柳眼春相续。”

那位女官微点头,视线在乔眉身上停转了片刻。

李芊月却哼声。

鼓声几转,第二位便接:“好风南去,秦桑低绿枝。”

很快便到李芊月,前些时候她一直在家恶补诗词,为的就是在这花宴上扬眉吐气。她很快就道:“青草绿时,王孙可归否。”

只是她一说完,空气都滞静了几分。

众所周知,数位皇子中,唯有太子是领半壁军权,南征北战,时常不在京城。而李芊月却赫然将这小心思放在诗意上,生怕旁人不知晓似的。

乔眉也低头抿唇,如今她倒是明了,这位李姑娘不满她,许是因为爱慕太子,前世的她无意太子妃,所以李芊月也未将她放在心上。

沉默中李贵妃陡然起身,一个箭步上前便给了李芊月响亮的一掌,“混账的东西!”

“本宫便是这样教你的?!”她憎恶乔欣然,恨她死了也要将活着的人的心带走,但她更厌东宫那人,只他活着一日,皇帝就不会将视线放在她的容隐身上!可她万没有料到她的好侄女竟然爱慕太子!李贵妃气得头痛欲裂。

李芊月猝不及防摔倒在地,头上的赤金簪子滚落下来,她狼狈地抬头,茫然地瞧着李贵妃,思绪翻转间陡然恍神,连忙跪着上前,她急道:“姑姑,芊月没有,芊月不是那个意思……这诗,这诗是……”

她的声音骤然被打断。

“太子殿下到——”

众人很快将视线从李芊月身上撤去,在座的姑娘或羞涩或大胆,对象都是不远处缓步走来的那人。

谢怀锦踱步过来时,只冲李贵妃微微颔首,李贵妃怒火中烧的神情瞬间熄敛下来,掀起假笑:“太子怎么来了?”她自然知道皇帝希望让乔家四小姐嫁给太子,不过能让谢怀锦得利的事情,她又怎能不阻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