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谢予之 (求打赏!)

  • 卿卿向我怀
  • 孟妆
  • 2050字
  • 2020-04-08 12:30:00

虽说在南启像谢怀锦这般,幼时便封了储君之位的皇子少有,更别说身为太子还未行冠礼的更是寥寥无几。

皇室虽没有特拟太子冠礼的礼节,可观历朝历代的皇子及冠都是肃穆之礼,哪能如此歌舞并起……

太傅任承德乃是三朝元老,已是耄耋之年,克己知礼了一辈子,他委实看不下去了,便率先出席打断了奏乐声。

“陛下,这歌舞实属……”

只是他还未说完,昭仁帝便朗声一笑,解释道:“这是炩妃所调教的舞姬,歌舞皆来自异域,太傅可觉得尚可?”

他身边的炩妃粲然而笑,一双眸子灵动得很,可她却没有同其他妃嫔一般再道句谦让的话。

那边太傅撑着身子再回席间,脸上勉强一笑。他都不便说什么,其他人自然更不敢置喙了。

乔眉侧眸看去,台上的女子巧笑嫣然,眉目很精致,却带了些飒朗,和南启人并无什么不同。

里头谢怀锦已经稳步出来,他一身衮服未除,只摘了那九旒冕冠露出束发的玉簪子,瞧着风神俊朗。他微微向昭仁帝颔首后,便落座在他下首。

这样伴着歌舞的宴礼没了肃穆的氛围,却让一众老臣们更提不起兴趣来。

唯有勤王看着这舞,觉得稀奇,时不时同身旁的敬王说上几句。

乔眉从他面上寻不出半分低沉之气,也不知前段时间在景国公府闹的糟心事,是被乔慧劝服了还是移情了旁人。

而他身边的敬王谢予之则一脸笑意,细看眼里竟还有丝讨好的意味。

乔眉眸子里慢慢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冷意。

前世齐勋章只不过玩弄她的真心,真正害死了景国公府数百口人的凶手正是谢予之!

她捏着酒杯的手微微颤抖,周氏一头碰死在金麟殿时她未亲眼所见,可她爹!景国公是谢予之下令被斩首的!

她永远忘不了那日,她在林嬷嬷帮助下好不容易逃出齐府,却眼睁睁地看着她爹被押送刑场,是青竹死死地拉住她,她才没能冲上去……

“卿卿怎么了?”周氏同她都坐在景国公身后,她很快地注意到乔眉的不对劲,连忙握着她的手低声来问。

她额间渗了点点汗意,听了周氏的问话,才陡然惊醒过来。乔眉接过身旁拜情递来的帕子,边拭汗边撑着笑意道:“娘,我就是太热了…有些不舒服……”

“乖,再忍忍。”周氏因知乔眉自幼就苦夏,所以未做多疑。可她面上也浮现了些许焦急,这宴礼说不准还要磨延上许久……

乔眉感觉到侧方投来的一道目光,她不做理会,只扬起脸冲周氏安抚地笑笑。

谢予之此人,她虽从未同他接触过,也自前世一生能观看出他就是个披着羊皮的狼,深谙扮猪吃老虎的行径。

他明明有位列四妃一之一的母妃——淑妃在后宫做靠山,可平日里母子俩却低调得很,还有丝在外来人看来不争气的意味。

就比如今日,勤王谢清木只不过是曾经养在先后名下的皇子,生母只是个低贱的宫女且早就尸骨未存了,他竟还要笑意晏晏地为谢清木斟酒,一派低下的模样。

而周边的人却是见怪不怪了……

谢予之具体布了什么局她不清楚,可要乔眉来猜,她觉得无非就是同西凉或者北疆勾结,早早就有了谋逆之心。

身边拜情用帕子为她轻轻地撩起风来,只是她动作却也不敢太大,乔眉倒是渐渐平静下来,她摁住拜情的手,细声道:“好了,你休息会。”

台下依旧舞乐并起,舞姬们身上的裙装如花团锦簇一起,活力柔美。

台上谢怀锦突然出了声:“父皇,儿臣有些疲乏。”

他此言一出,却博了谢予之和谢清木艳羡的目光,纵观这天下有谁敢这般直言不讳地向昭仁帝说话?怕只有他们这个二哥了吧……

昭仁帝却是知道他这个嫡长子,向来隐忍耐苦,若非真的不适他断然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他又向谢怀锦看去,只见他半阖眸子,显然是疲累极了,当下昭仁帝的心就软了半分,他冲身后的内侍道:“快把太子扶下去歇着。”

谢怀锦走了,宴礼自然也要散了。

昭仁帝率先携炩妃离去,老臣们也零零散散地朝两位皇子躬身拜退,乔眉他们也随着一众朝臣们准备出宫。

只乔眉他们一行人方绕过抄手长廊,迎面就来了位宫婢,她盈盈向众人一一见礼,“奴婢溯洄,是炩妃娘娘宫里的人,”说着她看向后面的乔眉,“娘娘方才见乔四姑娘温婉可人,心中便觉欢喜,因而特派奴婢来请姑娘去宫中一叙。”

这话说得让人挑不出错来,周氏有些担忧地看向乔眉。这炩妃娘娘是前不久地方官员进献给昭仁帝的美人,转瞬间就得到了昭仁帝的宠爱,还为此冷落了李贵妃。

可谁知道她是来者善意还是别有所图?

乔老夫人倒是一脸看得开,炩妃如今得皇帝喜爱,若她能对乔眉上心些,对景国公府也有利处。

片刻间众人思绪千转,乔老夫人道:“眉眉能得娘娘欢心是她的福分。”说着便让乔眉随那宫婢而去。

后头景国公拍拍周氏的手,以示安抚。

延青宫距昭仁帝的寝宫极近,可见炩妃得宠并非虚言。殿门徐徐打开,殿内还轻飘了丝熏香的气味,像是不久前掐灭的,里面的摆置一眼瞧去就觉得华贵堂皇。

乔眉微微掩了眸底的神绪,目不斜视地随溯洄踏进殿内,小榻上一人半阖了眸子歪倚着,腰后垫了冰蚕丝簟,宫婢环绕为她捏肩揉臂。

“娘娘,乔四姑娘来了。”溯洄轻轻开口道了句。

“乔眉拜见炩妃娘娘。”乔眉垂首下去先见了礼。

炩妃睁了眼,娇笑着起身,摆手让宫婢们退去,只余了溯洄一人在身侧伺候。

“是乔四姑娘,快来!”炩妃落落大方地笑,连招手让乔眉来榻边落座,一边她又让溯洄去端小食来。

褐色的眸子里头是乔眉的看不懂的善意,她微低头,谨慎地道:“臣女不敢,怎么能和娘娘同坐一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