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加冠之礼(青云加更)

  • 卿卿向我怀
  • 孟妆
  • 2080字
  • 2020-04-07 14:30:42

请帖上写的是过两日就是谢怀锦的十八岁生辰礼,他身为太子,这次宴礼昭仁帝自然要为他办的风光。

所以帖子都早早地下发了六部各世家族中,乔眉手中这份虽然来的晚,却是谢怀锦亲笔所书。

京城的子弟皆知,太子名冠天下可不单单是凭着莽夫之勇。三岁识千字,五岁能赋诗,谢怀锦自七岁被封储君开始,能同昭仁帝道谋论,点江山,使得太傅和诸多老臣赞不绝口。

那时的谢怀锦不仅仅是姑姑跟前自小沉稳出众的小皇子,亦是所有京城世家公子的梦魇。

后来姑姑去世,谢怀锦便甚少提笔,更别说同那些公子一般附庸风雅。

他开始重拾武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立下赫赫战功,并权掌十几万兵马,公子们的目光则由钦羡转为了敬畏……

乔眉停下追忆,她捏着那写了墨迹的请帖开口道:“把菜撤下去吧,拜情你去拿那幅松鹤图来。”

桌几上的盘子很快被婢女们应声端走,拜情小心地捧着图放在乔眉写字的桌案上,拜月一边理了理案上的墨宝,一边仔细地看着那徐徐展开的图,她忍不住道:“姑娘,这图您当真要送给太子殿下?”

话落,乔眉直瞪她。

案上那图展开后,是一幅偌大的锦绣图,用的是上好的织锦布,配着浮云线。

这乃乔眉花了两个多月时间一针一线绣上去的,绣制的是松下白鹤孤唳,景致选得极美,不过走线有些粗糙毫无美感可言。

先前她用了好一段时间来练手,还被乔玉嘲笑这白鹤是鸳鸯……

奈何她女红不佳——从小齐氏和乔老夫人就由着她的性子来,被针扎了几次手后她就再也没上过女红课。偏偏那时周氏还说不得她,一说就是要引齐氏好一番嘲讽的。

再瞪一眼拜月,乔眉振振有词道:“送礼最重要的是什么?是诚意!看你家姑娘我为了这图绣了整整两个月,这诚意简直太够了……”

“噢……”拜月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乔眉又捏了针线,艰难地绣完图中诗句的最后一笔。

泛着暖意的日光透过斑驳的窗柩撒下来,映在乔眉娇俏的脸上,衬得她莹白如玉。

-

谢怀锦的冠礼初典是在皇家宗庙中举办,收到请帖的都是在朝中德高望重又看着他长大的。

当日,巳时刚过,宫墙中阁便击了楼钟,铃声四散开来响遍京城角落。

宗庙是南启皇室神圣之地,非皇家血脉不能踏入其中,因而朝臣们只在外敞跪了一地,乔眉也在其中。

来的人不算多,约摸着十来位,只此景国公府一家是带了家眷前来。

因着谢怀锦在帖中只提及了景国公一房人,府中其余人是不能前来的,而乔老夫人是昭仁帝亲封的一品诰命夫人,按理又是太子的外祖母,自然是要到场的。

乔眉偏了头偷偷看去,高阶之上,男子身影跪得挺拔如松竹,旁间内侍捧了赞词奉至昭仁帝手中。

鸣钟击磬声又响,乐声悠扬婉转,台基上点起的檀香,烟雾缭绕。

隔得又太远,听不清其中言语。乔眉只瞧得昭仁帝口中每道一句,那身影似骨子里头都带着清冷跪下去,一叩首,直至宗庙里头。

这简直……是叫人受罪吧。

乔眉暗暗腹诽着。

如火般的烈日渐渐露了边,好在在宗庙里的礼节不算繁复,只需嗑几下头便完事,否则顶着这样大的太阳,他们这些臣子们要晒干了……

众人起了身来,昭仁帝和谢怀锦已经入了宗庙再祭拜,他们一众人则由着内侍的指引去了东宫的西殿候着。

东宫里头分东西南北四殿,南北两侧是太子的居所和议事处,西殿最敞广,正适用如今这场合。

不多时昭仁帝才出现,众人就要下拜行礼,哪知他一抬手就道:“众卿今日无须多礼!”

待昭仁帝落座后,他们才往西宾席上而坐,而北侧坐的则是勤王和被封为敬王不久的五皇子,景国公亦领着乔眉她们在北席坐下。

乔眉抬眼看去,昭仁帝身旁只跟着一头珠翠、华服加身的娘娘模样的人,却不见谢怀锦的身影。

“眉眉,来,来朕这里。”昭仁帝撞见了她的眼神,不由呵呵一笑。

“乔眉见过陛下,陛下万福安康!”她脆生生地道,乖顺地出来行礼问安。

“你这丫头!”昭仁帝笑道,“怎么,连姑父都不叫了?”

乔眉也咧嘴而笑,顺势应声:“姑父,今日乃殿下大礼,乔眉得守礼才是。”

她又眼尖地看见从旁侧出来、已然换了赤黑色莽袍滚边服饰的谢怀锦,他的墨发直垂,神情泠然。

对上他毫无欢喜的沉沉眸子,乔眉缩了缩脖颈连退回席间。

只见谢怀锦行至殿前,又跪拜在侍者放好的软垫上,远处钟声再响一刻,赞者便开始唱礼。

“一礼,冠礼申举,以成令德。”

“喏。”

谢怀锦有些清冷的声音再响起,再叩首下去。

“二礼,孝事君亲,友于兄弟。”

再拜。

“三礼,毋怠毋骄,着南启海宴河清。”

礼成后,身边的侍者们鱼贯而出,将冠礼之物奉至昭仁帝跟前。

昭仁帝执起玉簪,眼中渐渐有了笑意,手下却凝重而轻柔地为谢怀锦绾发。

尔后九旒冕冠被郑重地戴至谢怀锦的发上,头上的墨发被轻轻扯动,不过细微的痛意,他拢在金线莽纹袍摆下的手却指骨屈起,紧捏成拳。

昭仁帝没有发觉他的情绪,只重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臂,以示期叹。

“锦儿长大了。”

谢怀锦收敛起方才眸子里的神绪,声音复起,依旧浅淡而冰凉:“可惜母后没能看见儿臣这一幕……”

话落,外头先前安排好的舞姬纷纷进了殿内,丝竹声起,乐声曼妙嘈杂,遮掩了他后面的话。

但昭仁帝听清了他前头说的,以为他在伤感悲怀乔后,心中亦有些悲从中来,眼里思绪复杂。

他将谢怀锦扶起,示意内侍将人带下去更换衮服。

大殿之上,一时之间歌舞升平,蒙了面纱的舞姬们曼挑身姿,竟让这样庄重的气氛里带了丝萎靡之气。

在座的多是朝中老臣,见了此景皆有些摸不着头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