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定要休了你(求推荐票!)

  • 卿卿向我怀
  • 孟妆
  • 2075字
  • 2020-04-07 12:30:00

二老爷休妻的想法最终败在乔老夫人坚决态度下,而徐姨娘也越发地被老太太不喜——她一直认为是徐姨娘教唆了二老爷。

至于齐氏,病情虽有好转,身子骨却没来由地差起来。除了玉如肯待在她身边伺候着,其他婢女们的心早就散了。

如今李嬷嬷又已死,她身边没再没个知心的人,二老爷又整日宿在素心院对她不闻不问。

这日子过的同从前是天壤地别……

浓烈的日光撒下来,晒得人头皮发烫。玉如去厨房里端午饭了,只是过了几炷香的时间也不见她的身影。

齐氏也不在乎她要不要回来。她阖着眼半躺在靠榻上,髻上的簪钗尽数褪去,面上泛着苍白无力,听了院门口的响动眸光半分也未抬。

来者环佩珰琅轻响,繁复的裙装行走间衣裾擦声轻细,显然仪态十足。

“母亲。”

齐氏睁眼,怔怔地看着面前的人。

乔梦弯唇一笑,声音是从前那般轻轻柔柔,“梦儿给母亲请安。”

“你来做什么?琴可学了?大字可练了?”齐氏转了脸色,愤声而道,她还踉跄着起身,探了手要去拽乔梦的袖摆。“你父亲呢?带我去见他!”

乔梦笑意不变,眸光同她对上片刻,在齐氏惊疑的目光下,她矮身顺势向一侧倒去。

雪白的掌心被地上细碎的石子擦破,沁了颗颗血珠儿出来,乔梦笑意陡然一转,面上已然带了委屈,眼尾的泪半坠不坠。

见她跌倒,乔梦身后的崔儿立马上前来扶,她使了手劲儿一下子推开齐氏,“姑娘,您怎么样?”看着那伤口,她急得快要哭了。

“你个贱婢!胆敢推我——”齐氏被推得狠狠撞在榻角上,腰间撕裂般的疼痛传来,疼得直让她面容狰狞。

崔儿无措地看着齐氏,立马又跪了下来,满眼是泪地嗑头,“夫人您饶了姑娘吧!不要再打了!这几日您喝的汤药都是姑娘亲手熬制的,求您……看在这份上不要打了……”

后头的婢女们面面相觑,都跪了下来。

齐氏破口就骂:“贱婢!我何时要打她了?”她气得胸口气伏,喉间痒意不停,不由地咳了几声。

“母亲!您别动气,要打要骂直管冲梦儿来便是……”乔梦连忙起身要去扶齐氏,齐氏正是气头想也不想,手就是重重一甩。

乔梦猝不及防被她又推倒在地,再抬头时已经是满目的痛苦之色,只她的泪水仍在眼眶打转,不肯落下。

崔儿和其余的婢女们都惊呼着扑过去,就听院外一声冷冷的斥声:“胡闹!”

二老爷快步走了进来,冲着齐氏就是一叠声的训斥:“我劝你行事别太放肆了!瞧瞧这府里哪个还容得下你?除了梦儿每日一心一意照顾你,来给你请安!你就是这么待她的?”

“老爷?不,不是这样的,我没推她……”齐氏眼前一亮,听了他的斥责又连摆手解释,说着她瞪着乔梦,“还不快向你父亲说道!我何时推你了?”

乔梦捂着脸被婢女们扶起,她泪眼朦胧地抿了抿唇,哀求道:“父亲,母亲她确是未推女儿,是女儿自个儿不慎……”

“梦儿你下去。”二老爷淡淡地打断她的话,乔梦轻轻抬眸看了眼齐氏,柔顺地应了声“是”,便带着婢女们离去了。

未走远两步,就听见锦华院里头传来低低断续的喝声。

“我原想着梦儿好歹是你亲女儿……哪里知道你对自己亲骨肉都这般歹毒!又如何容得下徐氏和慧儿?”

“别以为娘拦着我便不能休你了!迟早有一日我定要休了你这毒妇……”

随后便是齐氏声嘶力竭的声音。

乔梦直着腰板正视着前方,眸子里是平静的笑意。

-

消息再传入乔眉耳中时已演变成——二夫人已经疯魔了,连五姑娘都不认……

“姑娘,二夫人许是真病了,五姑娘找了许多方子给她熬药,也不见起效。”拜月说着话,手里磨砚的动作却不停,“可如今锦华院里是越发不好了,今个儿听了下人说五姑娘去请安又不受二夫人待见了……奴婢是怎么也想不明白的。”

“你要明白什么?”拜情领着丫头们传了菜上来,她笑骂,“主子们的事儿,你听听便是!”

乔眉搁手中的笔,后面的婢子们就上前来替她净手,她道:“这些日子不要去理会锦华院了,二婶落得这样的下场,我们虽不能置喙,但每个人心里都是明镜儿地清楚。”

齐氏从前行事本就喜张扬,她大好时府里头上下的奴仆们哪个敢在她跟前撒野?如今这样不好了,牛头马面也都想在她头上踩几脚,其实最重要的是——齐氏母家还懦弱。

齐氏父亲齐究本是北州一州判,七品的芝麻小官儿。自齐氏嫁入景国公府后,便船高水涨等于有了太子这个靠山,一跃成了五品的知州。

齐氏有一妹妹,是齐究的继室所出,不过齐氏待这个妹妹极好,连带着也十分喜爱她的儿子——齐勋章。

如今齐氏在景国公府有难,此时齐府上下竟无一人前来探看……

乔眉夹了块鱼肉,骨刺已经全部被剃去,透着莹白的色泽。

除了这些,还有齐勋章。

他是齐氏的侄子不假,可是又怎么会和隆格尔的公主扯上联系?隆格尔和西凉是绑在一起的,所以他可能是西凉的人么?

乔眉没了食欲,她刚放下筷子,门口就进来了一人,她依旧端着那幅惯来的冷面孔,又冲乔眉行礼道:“姑娘,东宫派了人来给您送帖子。”

来的是如雪,她方才被乔眉使唤去给周氏送了碗玫瑰花羹,现在才回来。

如雪将请帖递给乔眉,道:“奴婢送了花羹回来,路过园子的时候被门房给叫住,说这是太子殿下给您的。”

“人可走了?”乔眉打开赤色烫金的请帖,看完上面遒劲有力的大字后问道。

“回姑娘的话,已经走了,他们不曾进府里头来,只将帖子给了门房就离去了。”

乔眉抿唇露出浅浅的笑意来,帖子被风吹弯了半角,露出“生辰”二字来被眼尖的拜月瞧去,她看着乔眉面上的欢喜,也不由地捂嘴而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