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徐姨娘争宠

  • 卿卿向我怀
  • 孟妆
  • 2133字
  • 2020-04-27 11:47:45

自乔眉在欢喜楼同谢怀锦见面那次,已过了些许日子。府里风平浪静,就连齐氏也消腾了许多。

如今正值酷暑时节,景国公府虽有冰块的份例,但府里不是每人都能有的,只有正儿八经的主子才能分得。

这不,乔眉就听了一耳朵因这事引起的纷扰。

在耳边说话的早已不是以前喜欢絮絮叨叨的拜月,她现在因着带了新的婢子的缘故,性子越发内敛稳妥起来。

“姑娘,您可听说了近日二夫人病倒了?”为乔眉揉着肩说着话的正是如兰,身边打扇的是如雪。

这样的天里乔眉向来嗜睡,她有些昏沉地道:“娘没派人来同我说,这是怎么了?”

如兰笑着就要开口,却被如雪一个眼神喝止住。大夫人不让姑娘知道这事儿自然是有她的理由,如兰就这样口无遮拦地说出来,怕不是想要挨罚不成?

只是如兰领会不到她眼神里头的意味,反而回瞪了她一眼,冲乔眉接了下面的话:“二老爷这几日夜夜宿在素心院里,二夫人郁结着就病了。”

自乔慧出嫁后,徐姨娘竟破天荒地求了二老爷,说祺哥儿被二夫人养育得极好,她很是放心,所以想搬回素心院里住。

徐姨娘要走,齐氏欢喜得很,在她顺势下二老爷自然应允。

可哪里知道,一连数日,二老爷就一直待在徐姨娘房中,旁人路过素心院也听得见里头的欢声作乐,笑语连绵。

听了如兰的话,乔眉原本因困意而变的慵懒的双眸转为了清澈,她用素手掩口打了个哈欠,看向如兰的眼里泛了点点水光。

只那么扫了她一眼,乔眉便起身,抛下了一句不咸不淡的话,“自个儿去拜情那领罚。”

如兰木木地看着她进屋的身影,又无措地看了眼如雪,哪知如雪竟连个眼神都不曾给她,揣着扇子冷漠地跟在乔眉后头。

冰凉的戒尺一下一下在如兰手上招呼,动手的是冷着脸的如雪。

“你,你好狠……”如兰咬着牙,当戒尺落下时她下意识地要缩回手,却被两个丫头给摁住。

如雪眼皮半分未抬,她的声音又轻又冰凉,“我先前制止过你,是你不听。”她又是重重一挥手。

“你!”如兰痛得说不出话来,在一下又一下,她眼底的激动和不服已经慢慢褪去,凝成了些些恨然。

“姑娘,是奴婢没教好她。”拜情深深俯首下去,话中有自责。

乔眉扶她起来,淡声道:“哪里能怪你?嬷嬷选人时就将话说得明明白白,她听不进又能如何?”

更何况,如兰是拜情带着的,拜情自从待在她身边就始终谨言慎行,哪里有过妄议主子的时候。

五十下打完时,如兰的手已然肿得不成样,她双膝跪在庭院前,腰板挺得直直。

院中洒扫的丫头都纷纷往这里看来,尔后又抱做一团窃窃私语。

乔眉见了,不由摇摇头,“拜情你去给她十两银子,打发她走吧。”她前世待在齐府,受尽府中上下白眼,也见惯了这些手段。

天边的日头渐热,撒下来的光擦过四角房檐,打在里屋光洁的地面上,折射着莹润而燥热的光。

旁边的婢子们都收了扫帚,推推搡搡地走了,向来开得极好的鸢尾透着股子衰败。

“你且起来吧。”听了这话,如兰连连欣喜抬头,“拜情姐姐,可是姑娘饶过我了?”

拜情微微皱了眉,手里的银两递至她跟前,“姑娘让你现在离开府里。”

脸上的神情滞凝下来,如兰脸色顿时变得苍白,要知道在景国公府里给姑娘当丫头远远比外头讨生活要好的多。何况她还没有家人,又该到哪里去……

见她迟迟不接,拜情直接将银子往她手中一放,转身离去。

无人瞧见她身后跌坐在地的如兰,眼里已经泛起了憎然,她使劲地攥着裙角,恨恨地瞧着里屋。

-

素心院里常传来缠绵的嬉戏声,更有不绝于耳的丝竹声,早就传进了李嬷嬷的耳中。

只不过二夫人前几日刚因喝了太多冰饮子而寒气入体病倒了,所以她才千叮咛万嘱咐地让院子里的婢女们,皆守好口风,万不能再刺激着二夫人。

可哪里知道!

李嬷嬷为榻上的齐氏掩了掩被褥,随即大手一挥让身边的婢女们,把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丫鬟拖了出来。

“嬷嬷,嬷嬷您饶了奴婢……”那丫鬟扑过去抱着她的腿,连声祈求。

李嬷嬷冷笑一声,手中动作不停,抓着她散下来的长发,冲着她莹白的脸就是几个耳光!

“贱婢!说,是不是素心院那小贱人派来的?”李嬷嬷还欲再打,那丫鬟就哭着道:“是回心,是她同我说的……嬷嬷求您饶了奴婢……”

那被她又指认的婢女一脸惊慌,她跪下来,似是气急:“嬷嬷明察,奴婢不曾同她说过这些事,您吩咐的不能传入二夫人耳中,奴婢谨记在心……”

屋里头又传来隐隐约约的咳嗽声,李嬷嬷直接挥手让人把她们都锁进柴房。

进去时,齐氏就已然不大好了,贴身婢女玉如拿着帕子的手都在抖,她哭丧着喊:“快,快叫大夫……”

“还不快去请许大夫来!”李嬷嬷低声喝道,玉如连连跑走了。

连扶了齐氏坐起身来,李嬷嬷见了那帕上的血迹,方才的凌厉早就无影无踪,她垂着泪道:“夫人,您别再气自个了!您得想想您还有五姑娘,她,她大了后总得向着自己的亲娘!”

齐氏眉目间都是苍白无力,她摇摇头,不知在否定着什么。

“我终究是,嫁了个负心人……”

齐氏泪眼朦胧。

当年她同二老爷相识时,她不过刚刚及笄,二八年华里,那是她最美好的样子,也是她最幸福的模样……

当年应允的白头偕老,如今还没白头,就成了个笑话。

“怎么会,”李嬷嬷为她拭去眼角的泪,“二老爷他只是被徐氏那个小贱人迷了心智……”

齐氏陡然笑出声来,眼泪又一边垂下,“哪里只是徐氏,他还有张氏、赵氏、李氏……”

李嬷嬷自知失言,不再说话了。

外头阳光依旧明媚,齐氏又记起了那日她逼着乔梦打扮得花枝招展去见周子玠……她眼角的泪又涌出来,同那日乔梦流下的,一模一样。

“梦儿,要是男儿该多好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