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乔慧回门

  • 卿卿向我怀
  • 孟妆
  • 2118字
  • 2020-04-27 11:49:45

林嬷嬷又是一鞭子抽在如兰笔直的背上,她冷笑了几声:“你可知冲主子耍心机,就是皇帝也容不得你!”

如兰一个趔趄扑在地上,又细又碎的石子嵌在她的掌心,疼得她说不出话来。

“为人婢子,理应安守本分,对主子忠诚。”林嬷嬷说着,眼神又凌厉地一瞥,“不要以为四姑娘平时对你们宽待,有些人胆儿就可以肥了!大夫人在这头是时时瞧着的!”

“奴婢谨遵嬷嬷教导。”婢子们又叩首下去。

“好了嬷嬷,”乔眉觉得时候差不多了,便开口制止她道,“她们毕竟还年幼,有些道理到底是得在我身边待久了才知晓的。”

林嬷嬷点头放缓了态度,“姑娘说的在理。”

环顾一周,乔眉的目光在她们身上一点点掠过,“拜月早就同你们说了,今日是我要挑两个贴身婢子。”

“你们也别怪嬷嬷下手太重,也是我娘要考验你们心性如何,才出此下策。”说着乔眉亲自起身扶起如兰来,又将手里的精致玉瓶放在她手中,“这个拿回去细细涂着,留了疤就不好的。”

如兰攥着那瓶子,愣愣地看着她,又恍然才醒神,复而跪下去,“多谢姑娘,多谢姑娘!”

“好了,快起来罢!”乔眉又伸手去扶了如雪,让两人站起来这才盈盈而笑,“我本来就属意你们两人,只是别的人也万不能有了其他的心思。”

明眼人都瞧得清楚,乔眉这是提了如雪和如兰,只是她们二人是二等婢女,提为一等本就不稀奇,只是她们空出来的位子……

乔眉又扫了眼其他的丫鬟们,“在拂秀院你们是知道的,我娘拨下来的银子、吃的穿的哪个不是府里头最好的?”乔眉眸中含笑,声音慢慢,“但是,若有人还是宁可去攀结其他院子里头的姐妹,我也只好效仿一下我娘的做派了。”

前世她就是被贴身的婢女们背叛,这一世她要从训服她们开始。

其余的丫头们都齐声应着:“奴婢不敢!”

“今日便先到这里罢。”乔眉放下了话头,底下的婢女们都有些摸不着头脑地互望了一眼。这挑好了一等,那二等呢……

林嬷嬷皱着眉:“还愣着做什么?还不都散了!”

“是,是!”剩下的人都揉着腿起身,皆向如雪和如兰投以羡慕的目光。

乔眉道:“你们俩就先由拜情和拜月带着,名儿我便不再改了。”

如雪依旧清冷地福了福身子,道了声是,而如兰面上则绽开了笑容,“是,有劳两位姐姐。”

天边低垂的晚霞照印着她笑弯了的眼,同如雪相比,如兰确实显得近人些。

-

王爷的侍妾本在大婚后是没有回门的说法,但耐不住勤王宠爱乔慧,拘着礼俗过了三四日便带着乔慧回来了。

一众儿人都出府来见礼,二老爷是笑得最欢的。他膝下没有同大哥一样的子嗣,唯靠着两个女儿出人头地。

嫡女乔梦不争不抢半分没学到齐氏的性子,只整天躲在闺房里绣花练画,齐氏还美名其曰梦儿是要嫁到宫里头去的!若真是这样那倒还好了,只现在整日在家里头哪里能同皇子公子们相识?

反倒是他这个庶女,误打误撞和勤王结下良缘,虽圣上只拟了个侍妾的名头下来,但到底还是攀上了皇家啊!

想着,二老爷摸摸胡须,欣慰地看着眼前的一对璧人。

走在前头的是勤王,他面上依旧是温温和和之态,举手投足间尽是皇子贵气。

落后一步跟着的是乔慧,她一身紫金色华府,腰佩玉锒铛,头戴金晃晃的簪子,面容含娇似怯,倒显得比往日里要荣光极了。

他们身后跟了十多个侍婢随从,奴仆的手里又抬了一大箱子的物什。

齐氏眸色几变,立马就换了笑脸道:“勤王殿下当真是龙章凤姿呢!慧姐儿真是好福气!”

听了这话,最前头站着的乔老夫人顿时沉了脸,二老爷也扭头瞪了她一眼,偏偏齐氏还不自知。

乔慧立马微低了头,耳边的锒铛耳坠显得她又柔弱又无助。

拉过她的手,勤王面上带着的笑意也浅淡了些,想起这几日乔慧明里暗里透露出:齐氏不大待见她,若说了不妥的话要希望殿下饶了自己这位嫡母。

“乔老夫人,近来身子可爽朗些?”勤王径直略过了齐氏,冲乔老夫人颔首问礼,“慧儿可是一直都惦念着您,本王的耳茧都要教她念叨出来了。”

他肯给个台阶凑笑,乔老夫人自然欢喜,一时之间无人去管齐氏,任她扭碎了手帕子也没人注意着她。

乔慧也随着他一一再行礼问安,“祖母、父亲、母亲……姨娘。”

听及乔慧那声“姨娘”,徐姨娘顿时又掩了帕子泪如雨下。

“兰儿,还不快扶姨娘回院子。”乔慧眸底露了不耐,又很快消失,她又吩咐着身边的兰儿。

兰儿也红着眼,她上前揽着徐姨娘往后院走去。她这几日在勤王府过得不大好,因着乔慧不喜她,所以尽管她是府里宠妾的贴身丫鬟,随便一个婆子丫头都能打骂她……

这边乔老夫人带着一众人去了前厅,按主次之分落座,乔老夫人同勤王坐了上席,乔慧则陪在勤王身边。

二老爷便率先开了口,带了一副长辈气派,“慧儿,你嫁入勤王府须得谨守本分,不可在府内争风吃醋,尽早啊为王爷开枝散叶!”

此时他是得意的,多年来他被压在大哥下头,如今好歹慧姐儿嫁了个王爷,他好不容易扬眉吐气一番。而眉姐儿虽内定了要入主东宫,但到底还是得等上个几年半载。

乔慧的脸不由地一僵,又很快恢复常态,脸上浮起红晕道了声“是。”

勤王府的确是不止她一人,在勤王还未封王时便宠幸过几个丫头,都抬做了侍妾。而她是最晚进府的自然只得到她们的白眼相待,除了有几分王爷的宠爱…可近来勤王又常忙于政务……

乔慧使劲儿地捏着帕子,垂下眸子遮掩了里面的思绪。

“岳父不必如此苛责,”勤王朗笑着改了口,“慧儿做得极好,本王甚欢喜她这样。”

乔慧眉眼柔柔地看着他,一下子厅堂里洋溢了几分笑意,或是明面笑的真诚,又或暗地里不达眼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