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一等婢女
  • 卿卿向我怀
  • 孟妆
  • 2127字
  • 2020-03-29 12:30:34

想着乔眉微微一笑,“无碍的,若要再添丫头,还得向娘禀传一句,再者也得合了和拜情的眼缘才是,否则你们处不好那倒成我的罪过了。”

拜月吸吸鼻子,眼里盛满了感动的神色,“是……”

外头烈日当空,已至晌午。乔眉又待了会子便带着婢子们回了拂秀院正院。

今日乔眉没去清平院同周氏一起用饭,自景国公随太子去南州赈灾回来后,昭仁帝就下令无须他再回北州接乔奕的职,而是直接在京城圈了处不轻不重的官职给他。

如今景国公清闲得很,自然平日里要多陪陪周氏,而乔眉当然也不能过去打扰他们。

放下手中的筷子,立马有丫鬟上前来为乔眉端上漱口净手的水,乔眉看了看她,小丫头长得机灵,但是眉目又是顺敛恭敬。

其实方才拜月提的事儿她也不是没有想过,但自去年落水一事后周氏就对她的丫鬟挑选格外上心。虽那次那些个婢子没招供出来,她却依旧认为她们有二心,是被人指使的。

所以拜情拜月两人能从庄子里被挑出来,都是经过林嬷嬷一个月的暗中观察才选中的。

乔眉由着婢女们为她擦净了手,道:“这几日吩咐下去,让厨房里多备道汤送到拜情那儿去。”

婢子们都恭谨地应喏下去。

-

过了几日,拜情身子大好后,乔眉便让人集了院中的婢子,无论洒扫还是服侍的。

只是婢子们都集结了一起时,林嬷嬷却突然来了拂秀院,带走了乔眉。

当即院子里的丫头就嘀嘀咕咕起来。

“珠儿,我听拜月姐姐露的口风,说是四姑娘要从我们里面提两个做一等婢女!”说话的是个其貌不扬的丫头,她掩着嘴偷偷地道,面上有些雀跃。

尽管她说得小声,却还是让旁边的给听了去,有个身材苗条的便扬了嗓子嗤笑她:“灵绣你该不会也想着姑娘能选中你吧!”她又同身边的人道,“她可是个洒扫丫头,比我们这些二等、三等丫鬟差了不知道多少倍!如雪姐、如兰姐你们说是吧?”

她后面那句话带了些讨好的意味,如雪和如兰是二等侍婢,在乔眉跟前也是露得上脸的人,所以鸳儿觉着要挑肯定是挑她们两个。

“姑娘怎么决定的,哪里轮得到你在这妄言?”如雪是个冷冰冰的丫头,说这话时又直又冷漠,半分颜面都不给鸳儿。

“你……”鸳儿瞪着眼,到底是不敢出声骂她,只自己抽抽噎噎地哭了起来。

原先被她嘲讽的灵绣见她掩面落泪,就犹豫着要过去安慰她,却被身边的珠儿一把拉住,她冲灵绣不赞同地摇摇头。

如雪却是揣了手,静静地一派冰冷之态,倒是如兰走过去温柔地安抚鸳儿,她眼里露着笑意却透着几分讥讽,“快别哭了,待姑娘回来了看见可怎么好?如雪说的也没错,怎样安排是姑娘的事儿,哪容得你我置喙?”

鸳儿接过她手里的帕子,听了如兰的劝慰却哭得更甚起来,她小嘴一撇抽噎着:“如兰姐姐,连你也这么说我?那我不活了!”说着她就要往西边的那棵杏子树上撞去。

如兰只手一松,她便愣在当场,旁边的丫头没一个拦着她,鸳儿再一扭头就见如兰似笑非笑地瞧着她。

种了一圈儿花草的围坛边,乔眉静静地看着院子里的一幕幕,周氏摇摇头,语气有些坚决:“那个穿翠色衣裳的丫头不能再留着你院子里头了,不知天高地厚!你可是要入主东宫的,同宫里的那些贵人打交道岂非儿戏?万一哪日她一句不慎的话连累到你可怎么好?”

周氏说的正是鸳儿。只是听了她后半句话,乔眉有些惊讶地看着她,周氏问:“怎么啦?你可是觉得不妥?”

摇摇头,乔眉笑了,“娘亲说的对!女儿也正有此意的。”

“好啦,你娘我便不管你院子里的人了。你也大了,也该学会去识人,让她们真正为你所用。”周氏拍拍乔眉的手,点头而笑。说罢她便留下了林嬷嬷,带着丫鬟们回了清平院。

只留乔眉有些哭笑不得,前世和今生加在一块儿,她怕是比周氏还大些呢!

拂秀院里有拜情和拜月两个一等婢女,两个二等,四个三等,还有四个洒扫丫头。

不过乔眉对下人向来宽待,所以除了一等婢女以外,其他丫鬟都分工不甚明确。

乔眉复而迈进了院子里。

“都嚷嚷什么!”林嬷嬷率先唬着脸大声训斥道。

“姑娘——”婢女们通通都跪了下去,不管是脸上带了泪,还是眼底有幸灾乐祸的,都伏下头去——毕竟谁都不想在这节骨眼上,给了乔眉不好的印象。

众人的心思都泛络起来。若是能升了一等婢女,每月的月银有足足二两不说,厨房里头的婆子丫头们再也别想给她们脸色看!

乔眉轻撩裙摆坐在拜月为她搬来的锦绣华藤椅上,拜情则为她撑了伞遮阳,乔眉也不出声让她们起来。

过了片刻,已经有些丫鬟开始跪不住了,膝下都是些碎碎的石子,扎人得很。

林嬷嬷得了乔眉的眼色,便开始训道:“怎么,方才不是闹得起劲儿?才跪个半刻钟便受不住了?”她手里执了根马鞭,围着婢子们转了一圈。

忽地,她停下来,高抬起手狠狠地抽了下去!

“啊——”鸳儿猝不及防被鞭打在了背部,好在她粗活做惯了,皮厚实得很。只头脑晕晃了一下,她立马就清醒过来,鸳儿连转过身子来嗑头,“嬷嬷恕罪……姑娘恕罪……”她的泪都凝在眼梢,不敢落下来。

其余的小丫鬟们瑟瑟发抖着,头伏得更低了,任膝下细碎的痛意也不敢挪动身子。

林嬷嬷摆摆手,便立马来了两个膀圆腰粗的婆子,拖着鸳儿下去了。

“你们进拂秀院那日,大夫人便给所有人立了条例规矩!其中最重要的一条——不妄议主子!”林嬷嬷将马鞭在手中敲得啪啪响,“我瞧着如今有些人是忘了。”

婢女们齐了声答:“奴婢不敢!”

林嬷嬷眯着眼继续道:“先前害姑娘落水那几个丫头,她们的下场你们许是知道。且看看今日这人,你们猜着她要如何?”

众人两眼相望,似乎看到了鸳儿的结局,不由地战栗起来。

“还有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